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妃不要丢下我 > 章节目录 第91章 阿遇
    “那谢谢大娘了。”白槿知道,自己有个名字也是好的,至少外人问起总比说不知道自己是谁强。

    “我们在桥边相遇的,姑娘就叫桥遇吧。待你恢复记忆再告诉我你叫什么怎么样”

    白槿笑笑,“好。”桥遇,这个名字也很好听呢。

    王子顺闻言,也替白槿开心,“姑娘,这下你有名字了,桥遇也是很好听呢。唉我日后可不可以叫你阿遇”

    大娘知道白槿的顾虑,拍拍白槿的手,“顺子这孩子心地好的,姑娘你可以放心。”

    闻言,白槿笑笑,连大娘都信得过的人那一定是不错的,况且他还帮助过自己倒水,便也同意他这么叫了。

    夕阳西下,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过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里,白槿一直安心上药,同时王子顺也经常往这跑,给她带来各种稀奇的玩意儿,来来往往的也熟了。

    按照大夫所说再过几天便可以看得见了。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也总比什么也看不见好。不过这记忆她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有时候用力的想便会觉得心很痛,总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个影子一直在脑中出现,想必那一定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吧。既然重要为何想不起来,万分熟悉,到底是谁

    “阿遇,你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王子顺拿着两个糖葫芦,放在白槿的鼻尖,让她闻。

    “这是什么啊”

    白槿伸手去摸,王子顺急忙阻止,“唉这个可不能摸,摸了就不能吃了。”

    白槿笑笑,“什么东西是摸了不能吃的”

    “这个是糖葫芦,我今天去村外送鱼回来顺便看到的。我想你一定爱吃这个,给你买了两个。”

    王子顺将糖葫芦放在白槿的手里,献宝一样的看着她。白槿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很熟悉,她是不是以前吃过这个但是她的确是第一次吃啊。

    “很好吃,只是我觉得我以前好像吃过这个,但不记得在哪里了。”

    王子顺点点头,“也有可能吃过,不过没关系,慢慢的你就能全部想起来了。”

    “走,我带你出去转转,这么长时间你都在家里,外面现在暖和了,阿遇你应该多出去走走。”

    白槿被王子顺扶着,虽然看不见,但外面确实很暖和。如今快到五月份了,天气也没有那么凉。

    “阿遇你站在这别动。”

    白槿感觉到王子顺松手,自己有点害怕,“你去哪儿”

    远远的听见王子顺的喊叫声,“你站在那别动,我一会就来。”

    白槿伸着两只手胡乱的挥动,“子顺哥。”没有动静,白槿看不见也不敢乱动,只好老实的站着。

    不一会,听见有人跑过来,白槿知道一定是王子顺。

    “阿遇,伸出手来。”

    白槿不明所以,听话的伸出手,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手里划过,“啊”吓得白槿一个激灵,后退一步摔倒在地上。

    王子顺见状立即扶她起来,“别害怕,是水,你摸摸。”王子顺将树叶中的水往白槿手边靠靠。

    白槿伸手碰了碰,这才放下心来,“下次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是什么,刚才我以为什么东西凉凉的在我手上。”

    王子顺笑道,“好,下次我告诉你,这次吓到你了我跟你道歉。”

    “没事,字顺哥带我走走吧。”

    “好,我带你去树下,过几天你眼睛能看见了就好了,这杏渔村很热闹的,你一定会喜欢。”

    白槿摸着树干,手掌心传来的纹理感让白槿发自内心的笑了笑。闭着眼感受世界真的很奇妙,她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杏渔村,看看救她的大娘,还有照顾她的子顺哥。

    王子顺见白槿微笑着,虽然用纱布蒙着眼睛,但他能感觉到她的眼睛有多么漂亮,因为阿遇心地善良,善良的人眼睛都很美。

    “阿遇,若是你以后恢复记忆了,你会离开吗”

    白槿歪着头,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若是想起来,也许会离开吧。对着王子顺笑笑,“应该会吧,若是那里有对我很重要的人,我应该会的。”白槿如实回答,没有隐瞒。

    这个想法没有必要隐瞒,他们都是自己恩人,没有他们,自己也许早就死了。

    王子顺听白槿这么说,心里有点失望,但也是很清楚没有记忆代表着什么。

    夜晚,外面下起大雨,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雨。白槿在睡梦中急躁不安,梦里有着好多她不认识的人,但又认识。她被绑在架子上,有位衣着华丽的女人瞪着她,给她喝不知什么的药。那药很苦,很难喝。突然间梦境转换,白槿看见慕君年被追杀,她撕心裂肺的吼叫,却于事无补,最后看着慕君年跳进悬崖,“不,慕君年”

    白槿一个力挺,瞬间醒来。微喘着气,回忆着那个让她心痛的梦。慕君年是谁我为什么能梦到他。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要给她喝药白槿捂着头,痛苦不堪。她是谁她到底是谁慕君年是谁,为什么心里空空的,她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阿遇,怎么了”此时大娘来到白槿身边,出声慰问。

    “大娘,我我做噩梦了。我梦见有人给我喝药,我还梦见一个叫慕君年的男人,我心里好难受,我想不起来我是谁,我不知道慕君年是谁。”

    大娘将白槿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没事没事,就是做噩梦了,想不起来我们不想,阿遇不用怕,总会有一天什么都会记得的。”

    白槿点头,这一晚,大娘一直陪在白槿身边,不曾离去。

    很快到了白槿拆掉纱布的日子了,大夫将纱布拿下,让白槿试着睁眼。白槿内心激动,一点点睁开。长时间的黑暗,刚睁开眼有点抵挡不住明亮。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仔细一看像是眼中蒙了一层布的感觉,但是真的看见了。

    大娘在一旁点头笑着,王子顺也在。

    “大娘,我看见了。”白槿心下雀跃,立即站起给大娘一个熊抱,“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

    白槿高兴的像个孩子,从未见到过阳光,第一次见对什么都感到稀奇。因为失去记忆以来这是她第一次重见明亮。

    大夫摸着山羊胡点点头,“姑娘,虽然现在能看见了,但是你的眼睛受损,不可太劳累,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白槿咧嘴一笑,“谢谢大夫,我知道了。”

    大夫走后,白槿这才仔细的看周围,普通的茅草房屋,屋内样样俱全,共有两个房间,她就住在里屋,隔壁是大娘住的。东西虽然模糊但也能看出个大概,大娘一身素净,满头白发,没想到这般岁数了,听声音已经猜出很苍老,今日一见确是。王子顺长得倒是呆头呆脑,个子很高,正愣愣的看着白槿。

    白槿被看的不舒服,笑问,“子顺哥,你为何这般看着我”

    王子顺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下,“早就知道阿遇长得美,这拆了纱布眼睛是真的很美。”他还从未见过这般清澈的眸子呢,像是一潭湖水。这么美的眼睛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给弄坏了,幸好阿遇还能看见,不然真的可惜了。

    白槿委婉一笑,“子顺哥说话就是好听,也会哄我开心。”

    大娘见两人熟络,这么长时间也晓得了王子顺的心思,会心一笑,“阿遇是个好姑娘,如今阿遇能看见了,顺子你带着阿遇出去走走,看看这杏渔村。”

    王子顺点头应了。

    白槿见大娘不去,问,“大娘不跟我们出去走走吗,我看着天儿挺暖和的。”

    大娘看着他们笑呵呵道,“我就不去了,你们两个年轻人出去我这个老婆子跟着就不好了。”

    白槿还有些不明白,王子顺见大娘给他使眼色,也就懂了,拉着白槿出了屋子。

    “阿遇,我带你到村口看看,你就是在村口的小桥上昏倒的,然后被大娘救了。”

    白槿被王子顺带到桥边,看这那横在两条路中间的桥,白槿笑笑,“子顺哥,桥的那边是哪里啊”

    王子顺挠挠头,“那边啊,是去龙焰国的,其实这杏渔村是龙焰国和流云国的交界处。往东走便是进了流云国了,你说的那边是龙焰国。”

    白槿点点头,原来自己是从那边过来的,这么说她本是龙焰国的人了

    “子顺哥,为何这两国交界处会有这个村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杏渔村在这有很多年了,我从出生就在这了,没有去过龙焰京城,也没有去过流云京城。”

    “子顺哥,我现在能看见了,要不我们哪天去流云国看看如何”她倒是想去流云瞧一瞧,她总觉得那里会有她认识的人。

    王子顺挠挠头,看着白槿的目光闪烁发亮,“好啊,只是我们没有多少钱,去了也是玩不了多久的。”

    白槿清澈的眸子动了动,也不知道她昏倒在这时候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