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妃不要丢下我 > 章节目录 第93章 道袍老头
    今日阳光正好,白槿收拾完后和大娘一起去上山采茶。王子顺已经先到,杏渔村的村民每年都会上这里来采茶,挑出好的拿去卖,剩下的就留给自己用。村里的人都知道大娘家救了一名女子,长得好看水灵的,今日见到白槿惊艳不小。

    白槿望着茶树,想要亲自去采摘,可被人拦下。

    “姑娘,我上去帮你摘,你在下面接着便是,这茶树挺高的可得小心了。”

    这男子白槿并不认得,大娘见白槿疑惑,笑着介绍,“阿遇,这是你赵婶家的公子,你啊就放心交给他,让他帮着我也放心。”

    白槿点点头,“原来是赵婶家公子,阿遇先谢谢你的帮忙了。”

    赵岩连忙摆手“不用谢,能帮到阿遇妹妹是我的荣幸,我还怕阿遇妹妹不用我呢。”

    王子顺见白槿跟赵岩说笑,立即将赵岩手上的竹筐抢走,语气不善“我跟阿遇都说好了,我来帮她摘,赵岩你就不能不抢活”

    “我说王子顺,你家的茶叶都还没摘呢,你上这来干什么呀,我这是看阿遇没有人帮,这茶树这么高万一摔下来可就不好了,你看你娘都叫你了,还不快走。”

    赵岩说完一把将王子顺手里的竹筐抢来,然王子顺岂能如了他的意二人就这么拿着竹筐夺来夺去。

    白槿见状,立即劝道“你们都别抢了,在抢这竹筐就该坏了。”

    赵岩家里有两个孩子,没了赵岩他弟弟也会帮父母采茶,而王子顺就不一样了,家里只有他个独子,王子顺娘亲喊了半天也没见王子顺回去,一来便看见两个大男人在抢竹筐。

    王子顺的娘一个气急揪着王子顺的耳朵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我说怎么干叫你不回来呢,原来又跑这来了,赶紧给我回去”

    王子顺捂着耳朵,样子滑稽“娘你快松手,我耳朵快掉了,阿遇我一会再来。”

    白槿望着王子顺一顿好笑,她还是头一次见呆头呆脑的王子顺这么滑稽的一面呢。

    没了王子顺,赵岩心里倒是开心坏了。拎着竹筐,对着白槿笑道“阿遇妹妹,我来帮你,你和大娘在下面等着便是。”

    大娘一直在一旁笑着,眉眼弯弯,拉着白槿的手示意她不要去管,跟着她一起等着便是。白槿不明白大娘为何这样做,看着两个男人争先恐后的抢竹筐,即使赵岩来帮忙,也未说一句谢谢,倒像是在一旁看戏的。

    大娘没有理会白槿疑惑的目光,只是对着白槿笑笑,拍拍她的手背。

    微风吹来,吹动白槿额前的发丝,今天是个好天气,大娘说过采完茶还要挑出好的。这些都可以拿去卖钱。山头很高,白槿跟大娘说了声,便独自跑到了山头。

    脚下的地要比茶树那边远很多,白槿跑了好长时间才到。仰起头的确如王子顺说的那样,能看见流云的风貌,原来流云国这么热闹,要比村子里的还要热闹。站在山头仰望着天,觉得天都是好的,什么都是好的。流云,这个她想要去的地方,也许会成为她的遗憾,她不能抛弃大娘,不能独自去玩,去看。

    想到这白槿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空,蔚蓝的天空,几片白云飘过,心情突然间也不是那么糟了。各家都忙活了一天,临近傍晚时才下山。大娘见白槿还没有回来,不禁有点担心。

    赵岩和王子顺等了片刻也是没有见到白槿,放下竹筐,道“大娘,阿遇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们等了这么久也没有看见她回来,我和赵岩去山头找找吧。”

    大娘点点头,“好好,你们快去找找,阿遇这孩子这么久没回来山头那里离这挺远的,想必是迷路了。”

    “好,我们这就去,大娘你先跟我娘他们回去,找到阿遇后我们就带她回家。”赵岩出声安抚,话撂下便和王子顺去了山头找白槿。

    此时的白槿正往回去的路上,看着太阳快要落山了,她还在没有出去,心里有点着急了。还真是遇见鬼了,这条路明明就是一条,怎么变成了两条路而且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这么晚没有回去,大娘一定很着急。

    白槿找了一条路一直走,看着天已经黑了,心里有点毛毛的。该不会怎地遇见鬼了吧,这怎么走都走不出去。面前的路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一个变成两个,现在是三个了,这三条路通往哪里

    天已经黑了,风一吹动,树叶沙沙作响,白槿环抱着双臂,浑身的汗毛都竖起。瞎选了一条路走,远远的看见前面有亮光,白槿的心一下子飞起来了,要到家了

    抬起脚往那亮光的地方跑去,到了那里白槿皱了皱眉头。这不对劲,刚才走路的时候还是黑天,太阳才刚落下没几个时辰,这再走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白天了。

    白槿看着周围,四周满是花朵,像个花海,没有一处人家在这里。这是哪儿啊,她怎么会到这里她不会死了吧,这是天堂

    “哈哈,我的公主,你来了。”

    身后响起苍老的声音,吓得白槿一个回头,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老头。一身道袍手里拿着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盒子,仙风道骨的模样让白槿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人。

    “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公主,你认错人了吧。”

    道袍老头见状也不生气,自言自语的说“命中由此一劫,看来是应了。”

    白槿听着这不明就里的话,心里巴巴了句“这老道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说话颠三倒四的。”

    道袍老头摸了摸胡须,“公主不必怀疑,只是你命中应有的劫难,失去记忆并不代表永远的失去,很快你就会恢复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失忆”

    “公主恢复记忆便知晓我是谁,不过公主恢复记忆时可不要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不可堕入让自己和众人血流成河。”

    白槿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她到底为什么失忆。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明白,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说的这些话我就当做没听见,我现在生活的很好,那些已经失去的记忆就失去吧,我也不想想起。”

    “哈哈,公主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了,这不是你不想就不想的,到了时机你自然就会想起。今日你就在这里呆一宿吧,明日自然会回去了。”

    道袍老头说完便消失在白槿面前,仿佛这是梦一般,他只是自己梦境中一个幻影。只是周围的景色让白槿相信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还有她梦里的那个身影是谁,慕君年又是谁所有的疑问都在白槿的脑海中划上问号,真的如道袍老头所言,到了时机自然就会想起

    白槿这边想着慕君年,然慕君年这里就不会这么安静的了。

    慕君年回到龙焰国,第一时间便是去皇宫。这么久以来没有慕君年的消息,众臣都猜疑太子是否凶多吉少,毕竟皇后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慕君年出事什么的,这说的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龙焰帝坐在大殿上,身体不好,但也是凭着一口气吊着,他要保护他的皇儿,只要他不死,那他的皇儿就是安全的。等待慕君年羽翼丰满,真正的能坐上这个位置时那他也就心满意足了,这口气咽下也算值了。

    众大臣在朝堂上让龙焰帝新立储君,龙焰帝大怒“你们都想要造反吗太子健在,朕也健在,朕还没死呢你们就有拥立储君之心,朕看你们是不是都不想活了”

    众大臣齐齐跪下“老臣惶恐,陛下息怒。”

    龙焰帝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心里哀叹,他的皇儿到底怎样了,是他这个做父皇的没用,只要慕君年的尸体见不到,那他就一直为他霸这这个位置,任何人都抢不走。

    就在龙焰帝哀叹时候,大殿门口传来一句让众人又惊又喜的声音。

    “本殿下还没死呢,各位大臣未免有点心急了些吧”

    慕君年风尘仆仆的走进大殿,朝服也没有穿,一身粗布衣衫足矣让人知晓这两个月来发生了什么。

    慕君年走到大殿中央,对着龙焰帝拱手道“儿臣数月不上早朝,没有告知父皇,还请父皇责罚。”

    龙焰帝看着自己儿子回来开心的不得了,怎么还舍得责罚,立即眉眼展开笑道“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慕君年一回来,龙焰帝放下心来,众大臣交头接耳,议论不解。他们中有很多都是皇后的党羽,丞相虽然死了,但朝中也不是没有人了。

    小道消息说太子殿下外出时被人下了毒,落入悬崖,凶多吉少。一直以为慕君年这回是活不成了,大皇子一定是最后的储君人选。朝中的人都是看形势来保命,这慕君年一下子回来,自然立储君的事就吹了,下了早朝慕君年被龙焰帝叫去御书房。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