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01 我要穿越回去
    “苍天啊!!!”

    “大地啊!!!”

    “整整一年了!!!”

    “让我回去吧!让我回到那个和平安全的国度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降错人了。”

    “我不想在这里苦其心志清水寡欢啊!只想回去上上班打打混看看手机啊!”

    “我不想在这里劳其筋骨力劈群山啊!只想回去手机里电脑里打怪升级啊!”

    “我不想在这里饿其体肤修炼成神啊!只想回去吃好喝好梦里为救世主啊!”

    “我就知道秋风瑟瑟肯定没好事,要风度不要温度,装得过头最后凉凉。”

    一个身高一人多高,相貌勉强跨入帅的行列年轻人,正站在一处塔下对着东方嘶吼释放着心中的不甘。

    直到声嘶力竭之后,双眼中慢慢地流出悔恨的泪水,随着泪水的下滑,思绪又一次被拉回到一年前。

    秋风瑟瑟的那一天是sh市举办动漫展的日子。

    作为角色扮演的漫粉郝楠,闹钟一响准时出门往公交站台赶去。

    到了公交站台发现等车的人比平时多很多,大部分都是学生。

    十分钟后公交车准点到站,郝楠紧跟着众人连扯带拉上了车。

    身高较高的郝楠在车上有点鹤立鸡群感觉,车上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离他远点。

    经过几站路后上车的人越来越多,再高也没用还是被挤成了肉夹馍。

    在中间几站路郝楠有感觉被咸猪手摸了几下。

    环顾四周发现大部分是女学生也就没当回事。

    毕竟自己今年才大学毕业,实习还没有多久也算半个同学吧!

    勉为其难地坚持二十分钟到站下车。

    下车后,郝楠快步向展览馆方向走去,一眼望去还是晚了,门口已经排了很长队伍。

    左右张望着发现通往正门台阶处右边的角落有一道暗门,门口坐着位看不清面容的门卫。

    “你好!同学,哪道门为什么没有人进”郝楠随手拍了下正在排着队的学生好奇的问道。

    “哪道门啊!”同学反问。

    郝楠手指向右边的角落:“你看就是那道门,旁边还坐着门卫”。

    同学顺着郝楠手指方向望去,只看到四周都是围栏,那有什么门存在啊!

    转头看了眼一脸诚恳的郝楠,不像撒谎啊!

    回头揉了几次眼,再次看去还是只有围栏。

    心里嘀咕:“耍我,陪你玩玩正好打发排队枯燥无味。”

    “怎么样看到了吧!”郝楠急切的问道。

    “可能是我不够帅,看你一表人才,帅气逼人,要不你去试试能不能进去。”

    “如果可以进去我请你吃中饭”同学调侃的回答。

    郝楠面露喜色:“好,一言为定,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等你进去了,我在告诉你名字,放心不会耍赖,我会一直在这看着你”同学答道。

    郝楠从队伍里退出,愉快地哼着小调向着那道门走去。

    走到门前停下脚步,没有直接进去,而是上下打量着门卫。

    穿着亚麻的长袍,双手环抱,头低下有点像在打瞌睡看不清脸,满头银发让人感觉很沧老。

    “大爷,这道门可以进会展中心吗?”郝楠小心翼翼的问道。

    门卫大爷直接无视,估计是睡着了这让郝楠一下子左右为难起来了。

    一,不好意思打搅大爷睡觉,二,又不知道大爷什么时候醒。

    做了一翻思想斗争后,郝楠决定先进去从里面绕道大厅补票,然后再回来向大爷赔不是。

    郝楠回头看向那位同学,左手做出自以为是很拉风的拜拜手势。

    右手做着夹筷子往嘴里送的动作,做完转头迈步向着暗门走去。

    同学对着郝楠背后举起右手竖起中指,可还没等手放下。

    郝楠活生生的一个人就在他眼前先是右脚消失,随后左脚和身体一起消失在围栏里。

    “你.....们看到了吗?”同学惊恐地询问身边的人。

    “看到什么啊!”

    “右脚消失了,左脚消失了,头消失了,身体消失了,整个人消失了,”同学语无伦次的喊道。

    周围几位同学齐声骂道:“神童啊!为了不排队这么烂的借口你都能想出来”。

    同学露出惊恐的表情边骂边向外跑去:“你们特么的才是神经病儿童。”

    此时踏入暗门的郝楠,顿时两眼一黑,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手机,心里一沉:“不好手机被偷了。”

    回想起公交车上的咸猪手,该死的肉夹馍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人在吗?”

    “喂!那个谁谁谁啊!不要再躲了,我看到你了”郝楠装腔作势的喊道。

    等了片刻,没有人答复,而且周围寂静的有点不同寻常。

    郝楠这时心跳加速,额头上少许的汗水溢出,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自我安慰:

    “也许这个地方只是隔音效果好,可能是漫展临时加的一个整人环节。”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右手用力压在左胸口处边喊边后退:“不要玩了好不好,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知道你们能看到我,你们赢了成功的吓住我了。”

    赶紧开灯放我出去啊!告诉你们前不久我刚摔坏脑袋,我脑袋不好,我心脏也不好。”

    后退地距离远远超过了进来的距离,并且自己进来后并没有改变过方向。

    可是没有预期的那样退出后面的门,门好像凭空消失了。

    额头上汗水越来越多,外套里面的衬衫已经湿透,感觉到自己心跳也越来越快,呼吸有点急促。

    郝楠转念一想:“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被吓死,赶紧得想办法扼制内心的恐惧”随即眼前一亮,停下脚步。

    突然毫无征兆地嘶吼起来:“啊,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也不知道自己嘶吼了多少遍“好汉歌,精忠报国,沧海一声笑,”直到嗓子很难再吼出声音才停下。

    深呼吸几次,盘膝而坐心跳慢慢地恢复正常,“好想喝母亲煮的绿豆汤啊!”

    口干舌燥战胜了恐惧,身体慢慢向右边倒下。

    片刻功夫,电锯般的打呼噜声响起,如果这时排队的哪位同学在旁边肯定会说:

    “我喊你哥行吗!你是恐龙心吧!不,是鲸鱼心。”

    就在这时,郝楠身边不远处,亚麻长袍满头银发的门卫显出身形,抬起头缓缓睁开深邃的眼睛朝着郝楠望去。

    “不错,第九个”门卫话音刚落,化成一道赤金色的光进入郝楠的胸口。

    郝楠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刺痛,立马坐起随手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怎么会睡着了,胸口一阵刺痛又是怎么回事,可惜看不见,难.....道有什么东西趁我睡着要吃我的心”,郝楠断断续续的道。

    立马起身脱掉外套及衬衫扑打着胸口,摸了又摸确定没有任何东西,这才放心把抖了又抖的衣服重新穿上。

    用力揉了揉眼自语:“咦,前面是亮光吗?还是我的眼睛产生了幻觉”。

    再次看去,确定是亮光,立马竖起大拇指喊出“优秀”。

    一边向着亮光跑去,一边朝着四周黑暗的地方挥手喊道:“刚进来时,就知道你们在观察我,肯定有夜视镜吧!不错吗!这次动漫展比以往的有创新”。

    亮光越来越大是门,郝楠立即加速以百米速度冲刺出去迎接胜利。

    “碰”,好像撞到人了。

    “不好意思,太激动,你知道冲关胜利的.......兴奋吗!”郝楠看着被压在身下的人结巴地问道。

    一对马尾辫,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小鹿眼一眨一眨望着郝楠。

    清甜的声音响起:“谢谢你救了我。”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能不能说pt话或者yy也行”,郝楠一脸懵a的问道。

    郝楠不知道在他撞到女孩的瞬间,一头猪从他的背后冲撞过去,如果知道话,还有勇气再来一次吗?

    身为21世纪的中二男青年救美那肯定是必须的杠杠的啊!

    这时一声惨叫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郝楠立即转头朝声音地方望去,看到一头被各种箭射成刺猬的猪,鲜血大量由体内向外涌出。

    郝楠下意识说出:“是道具吗?好逼真啊!”

    抬头环顾四周,稀稀疏疏的树木,凸起高耸的山坡,厚厚的野草,凌乱的石丘,这是布置的电影场景吗?也太逼真了吧。

    脑袋顿时一片空白,随即心里一紧:“sh市怎么会有长满尖刺的猪,高楼大厦也换成山坡,树木,野草,石丘。”

    “剧情不对,应该是短枪长炮的记者,采访我挑战成功啊!”

    难道是rb的整人节目,来sh市了。

    就算真来sh市也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整我这个平头老百姓啊!

    郝楠又是摇头又是点头,陷入思绪中完全忘了身下还压着的小女孩。

    突然感觉有人在推他,思绪立马回归起身说出“对不起”。

    小女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脸色微带粉红看向郝楠心里默念着:

    “修长的身材,一头乌黑短发,乌黑明亮的眼睛,面容清秀,着装稀奇古怪,说着奇怪的话,总体来说还行”。

    郝楠同样看着对边的小女孩,心里嘀咕:“年龄大概十三四岁,身高却有1.68左右,肯定激素吃多了,不然不会发育的这么好”。

    忽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果果,给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告诉过你不要一个人出来采药,刚才多危险啊!”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出寨子”,一名面露慈祥背后批着白色披风的两米大汉,朝着果果的方向边走边说道。

    “父亲,我没伤着不要担心”,说完,原地转了一圈证明自己无碍。

    “多亏这位哥哥救了我”,果果嘟着小嘴指着郝楠说道。

    “这位小兄弟,仪表堂堂,气宇不凡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鄙人唐海,盛平寨大当家,我左边这位是二当家唐卓,右边这位是三当家辛豹,感谢你救了小女一命”。

    “不知小兄弟贵姓大名,来自何方,”唐海拱手粗声粗气打量着郝楠说道。

    郝楠完全听不懂大汉在说什么,只能顺着大汉手指的方向望着三人,三人的穿着打扮很像在演古装剧。

    正在叽里咕噜人,除了2米的身高外长的还中规中矩。

    左边大汉长的像激素使用过多的黑色健美大师,目测估计有两米五开外。

    右边中年男人面黄肌瘦,身高偏矮看上去像长期营养不良。

    郝楠继续一脸懵逼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有没有人会pt话yy也行”。

    大当家看着叽里咕噜的郝楠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摇头表示不懂。

    同样,郝楠看着大当家也一样。

    果果看着两人在叽里咕噜,什么都没搞明白,顿时捂住小嘴偷偷在笑。

    大当家索性挥手回山寨,指着郝楠又指了指自己再指往来时方向。

    郝楠这次算是明白大当家的意思,让自己跟着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