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比赛分三场,三局二胜。

    第一场,准确率和控制力。

    比赛物品是距离300米外的吊环。

    吊环中间的孔洞正好够箭穿进去,力道控制的好可以卡在中间,这样算赢。

    相反导致吊环损坏或箭没有卡在孔洞中都算输,每人有三次机会。

    第二场,力度。

    考虑到你们没有觉醒神魂,分别给你们300米处放5块测力石,碎的多赢。

    第三场,致命率。

    后山放出的凶兽,毙命要害个数多算赢。

    “听明白了吗?”

    “现在有意见可以提。”

    冯春煌自信的说道:“大当家,如果我们都把5块测力石射碎怎么算。”

    二当家不满的抢先答道:“你们两个兔崽子,谁能射碎第5块测力石,我......特么的吃掉,”

    “无知不可怕,可怕是即无知又无能,自己还不知道。”

    大当家轻咳一声:“第五块测力石是测试神魂觉醒者的力度,”

    “本来不想放第五块的,纯属预防,你们就当摆设吧!”

    “还有没有问题,没有就准备开始。”

    大当家见两人都沉默,开口道:“好,先去去吊环靶场区。”

    片刻,众人来到吊环靶场区。

    郝楠和冯春煌各向前五步,走到放着弓和箭的木桌前。

    大当家声音响起:“你们面前弓和箭都是一样的材料,现在你们检查下有没有问题,”

    两人各自检查完:“没问题。”

    “好!比赛开始!你们谁先来。”

    冯春煌抢先回答:

    “我先来吧!”

    “看好了,学着点,让你借鉴点方法省的别人说我欺负你。”

    说完左手举弓,左脚向前迈出一步双腿微躬,右手拿箭搭弓瞄准吊环。

    众人的声音响起:“真不愧是黑风寨少当家,这姿势标准又威风。”

    “狗屁,不是和我们训练的一样吗?没看出那威风。”

    “你不要酸了,你能拉出那么满,”

    “你看他手都不抖下,换成你这样的平举早把自己脸弹伤。”

    “就是!就是!”

    大当家看向二当家说道:“这小子基本功不错,”

    “老三怎么没有来?”

    二当家答道:“嗯,是不错,我在他这个年纪没有他这么标准。”

    “老三啊!听说身体不舒服在厨房熬药。”

    “嗯,不要管他了,”

    “自从若兰不在了,他什么事都喜欢亲力亲为。”

    话音刚落“嗖”的一声响起,接连着响起“铛”的声音。

    众人说道:“可惜了,撞在吊环上!”

    “不错了,第一发就中了吊环离孔洞很近了。”

    冯春煌看向吊环:“可恶,就差一点!”

    当即拿起第二次箭,搭弓就放。

    “嗖”的一声箭穿孔而过。

    “哇!中了!厉害才第二支箭。”

    “你白痴吧!穿孔怎么了?没有卡住还是输,控制力不行。”

    “对的!不要一惊一乍,”

    “什么叫才第二支箭!”

    “他会告诉你在黑风寨用了多少箭练习吗?”

    二当家看向小黑问道:“你可以在陌生的场地,能做到他这样吗?”

    小黑目光坚定,点头回答:“我会做的比他更好!”

    “哈哈,不亏是我儿子。”

    冯春煌扫了一眼,一脸平静的郝楠。

    心生鄙夷:“装!再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当即自我满足地拿起第三支箭搭弓就放。

    “嗖”

    “咔”

    两道不同的声音响起。

    “哇!卡住了第三支箭做到了!”

    二当家好奇地转头看向说话的守卫问道:

    “你是不是被黑风寨收买了,为什么每次都是你第一个发话。”

    “比赛结束后,小黑审查下他的背景。”

    众人脸黑无语。

    冯春煌满意地放下弓,不屑的看向郝楠说道:“到你了。”

    郝楠没有废话,拿起弓和箭,没有众人期盼的威武姿势,而是很懒散地举起弓。

    “丢人啊!”

    “你们看看太随意了能碰到吊环才怪!”

    二当家气愤的说道:“又是你,暂时称呼你为第一人,小黑结束后用刑审查。”

    第一人大喊:二当家,我冤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砰”一声传来。

    “不可能吧?吊环碎了。”

    “有可能的,你们傻吧!”

    “这个吊环不是新的,刚刚已经承受三次冲击。”

    “那这怎么算?”

    考核控制力“当然算一次了。”

    “第一人”的声音又抢先响起。

    二当家狠狠瞪了“第一人”一眼,声音响起:“大哥,这......”。

    大当家看向众人:“既然考核控制力,算一次。”

    随即看向“第一人”说道:

    “你这么有见解又这么老实,新的吊环你和小黑一起去挑选,”

    “如果再碎了你就等着分析自己。”

    郝楠听着他们的对话,大概了解自己的力道。

    刚刚那一箭只用了三成的力道。

    心里暗自窃喜:“自己不但多了恶魔果实的能力,就然身体都被改造了。”

    通过在永夜深林射杀凶兽的锻炼,自己身体力量突飞猛进。

    正好弥补恶魔果实只能用三次的弊端。

    吊环很快在众人帮助下换好。

    郝楠再次举起弓箭,没有着急地射出,而是调整了呼吸。

    二当家突然想起什么,立马转身对着第一人吼道:“你闭嘴。”

    第一人被二当家的怒吼惊到,微微张开的嘴瞬间定格住。

    众人见状彻底无语。

    郝楠松开右手“嗖”众人闻声向着吊环望去,只见箭轻松地带走吊环的下半部分。

    众人齐声问道:“第一人,你换的吊环是纸糊吗?肯定做了手脚。”

    “是不是想坑郝楠,你到底收了冯春煌多少神币?”

    冯春煌郁闷!大当家郁闷!

    二当家看向小黑,小黑直摇头!

    郝楠更郁闷自己只用两层力了。

    大当家无奈的摇了摇头,喊上小黑亲自去选吊环。

    冯春煌嘲笑声响起:“莽夫,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果果气愤地反驳:“郝楠哥哥才不是莽夫,肯定是你用神币买通了第一人!”

    冯春煌看着靠近自己的第一人,骂道:

    “你tmd离我远点,本来就解释不了,你还靠过来。”

    随即看向果果举起双臂做着上举的动作:

    “笑话!我冯春煌真男人,真实力,才不屑玩这种小把戏。”

    郝楠看向极度不要脸的冯春煌,厌恶的说道:

    “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激动啥?等你最后赢了在自嗨!”

    大当家选好吊环让人装好后,自信的说道:

    “这次是我亲自选的,郝楠你继续。”

    郝楠拿着弓箭闭上眼,再次调整呼吸,

    二当家突然又想到什么。

    立即转身,发现第一人已经被五花大绑,嘴也被封住。

    这才呼出一口气,满意转过身去。

    郝楠睁眼松开箭。

    “嗖”

    二当家兴奋地跳起:“好,卡住了。”

    可声音还没有完全消失,就看到孔洞四周出现裂缝。

    “咚”的一声,箭和碎裂吊环掉落地上。

    众人不由自主的看向第一人。

    第一人迎着众人的目光,发着“呜呜”声,不停地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