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15 乌云密布
    “咚”

    “咚咚”

    一间木屋门被敲响。

    “谁”

    “春煌侄儿!你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

    “我拿些吃的送来,以免被同行误会盛平寨虐待你。”

    “嘎吱”

    门由里而外推开。

    “是你,我以为你忘了,”

    “进来吧!”

    三当家进来后放下端来的食物。

    伸手在怀里拿出一张折叠好的凶兽皮交给冯春煌:

    “你今天就回去,务必亲手把这个交给你义父!”

    冯春煌接过凶兽皮放到怀里:

    “好,我吃完就出发,”

    “郝楠你给我等着!”

    三当家皱眉说道:“我不管你怎么处置郝楠,”

    “其他人的处置方法,带话给你义父让他不要食言!”

    说完转身推门离开。

    冯春煌看着转身离去三当家:

    “你放心!你的话我一定带到。”

    ......

    聚义厅。

    大当家看向三当家说道:

    “刚才小黑让人传来消息,冯春煌已经急匆匆离开了。”

    二当家不满地抢先答道:“太不懂事了,都不向我们打声招呼。”

    “幸亏大哥没有同意他和果果来往!”

    三当家连忙解释:“大哥当着那么多人直接拒绝他,”

    “加上比箭术又输给了郝楠300神币,所以没脸面过来了。”

    “嗯,”

    “等黑风寨送来承诺的赎金,在传出消息联合抵御边疆城。”

    “希望这次冯春煌的败兴回去,能让黑风寨明白他们是有求于人!”

    ........

    冯春煌出了盛平寨。

    一路无歇赶回黑风寨,生怕路上遭遇突发状况。

    抵达黑风寨后,立即下马吩咐门口守卫:

    “你快去禀报义父我回来了。”

    “你快去拿些水过来。”

    接过守卫拿来的水,冯春煌边喝边往黑虎堂赶去。

    张虎听完守卫汇报,起身走出大堂,等在门口处。

    看到边喝水边赶来的冯春煌激动说道:

    “煌儿,让你受苦了!”

    “父亲,为了黑风寨,这点苦不算什么。”

    “好好好,进大堂说。”

    走进大堂张虎当即吩咐其他人都出去。

    期待的看向冯春煌问道:

    “东西带回来了吗?”。

    冯春煌从怀里掏出折叠好的凶兽皮交给张虎,自信的回答:

    “带了!孩儿接到后是片刻未留,一路无歇赶回来。”

    “好”

    “没有被怀疑吧?”

    “没有”

    “辛豹会帮我解释好回来的原因。”

    张虎打开凶兽皮看完内容:“煌儿,你这次立功了,”

    “等拿下盛平寨,你看上什么为父都可以满足你。”

    冯春煌兴奋的说道:“请父亲把盛平寨大当家的女儿和一个叫郝楠的小子交给我处置。”

    张虎哈哈大笑道:“没问题,”

    “你现在下去,让守卫们全部武装待命,就地休息,丑时出发,”

    “具体任务你先不要透露,等时候到我会宣布。”

    “是”冯春煌拱手行礼退出大堂。

    大堂偏房走出两道身影,

    一位身形苗条,面带妩媚的年轻女子。

    一位皮肤白皙,面容英俊的年轻男子。

    妩媚女子轻声说道:

    “二叔,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通知吴大伟。”

    “好”

    说完一男一女向着客房方向而去。

    客房门外响起妩媚的声音:“吴郎,箐儿有事相告。”

    “箐儿,你快进来。”

    两人推门而入,看到吴大伟正左拥右抱吃着侍女送进嘴里的水果。

    张翠箐面无表情说道:“你们几个先下去。”

    侍女们没有立即出去,而是纷纷看向吴大伟寻求意见。

    吴大伟点了点头,侍女们这才起身离去。

    “箐儿,这些日子你一直不让我碰,让我很费解?”

    “我们都已经有肌肤之亲,为什么还要等我娶了你才可以?”

    张翠箐耐心的解答:“那一次的肌肤之亲,我们都是在醉酒下发生的,情有可原。”

    “如果是在清醒的情况下,我们还没有成亲,且做鱼水之欢事,会被帝国有心之人所不耻。”

    “我一介弱女子面子丢了是小事,”

    “丢了吴家及嫡系大少爷你的脸面是大事!”

    “吴郎不要急啊!我已经都是你的人呢,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了。”

    “对了!你的龙须虎有消息了吗?”

    吴大伟心塞的说道:“我派吴大,吴二去了永夜深林几次都没有发现。”

    张翠箐好奇的询问:“那头龙须虎会不会进入永夜深林危险区了。”

    吴大伟满脸自信的说道:“不可能的!

    “我得到的消息,这是头未成年的龙须虎,是赏金使者小队从凶蛮区域用大量食物诱捕到。”

    “准备带回商盟高价出售,可是半路被它挣脱枷锁,咬死了几个赏金使者,才逃到永夜深林。”

    “蛮兽天生知道危险,并且还未成年不可能去危险区域。”

    “前段时间还一直有消息传出,在永夜深林边缘处发现龙须虎。”

    “可是等我一来到这地方,再也没有人发现龙须虎了。”

    张翠箐疑惑说道:“未成年吗?”

    “我记得前几天二叔收义子,”

    “盛平寨三当家辛豹送的礼物,正是未成年龙须虎龙须一对。”

    吴大伟闻声拿起桌上果盘,茶杯狠狠摔在地上怒声说道:

    “我说怎么一直没有发现,敢情已经被杀了,”

    “本来想抓活着的龙须虎回去证明自己,”

    “特么的!现在倒好,只剩下两根毛须了。”

    “又是盛平寨坏了我的好事。”

    张翠箐关心的说道:“吴郎,消消气。”

    “我来就是告诉你,明日丑时出发拿下盛平寨。”

    吴大伟哈哈大笑:“好,箐儿,你每次都能让我刮目相看。”

    “等这次盛平寨事情结束,回边疆城我向你父亲提亲。”

    张翠磊听到吴大伟要提亲,手掌紧握,手臂颤抖。

    张翠箐立马瞪向张翠磊,在张翠箐眼神注视下张翠磊缓缓松开手掌。

    随即收回目光露出笑容:

    “吴郎,我一直在等哪天的到来,你先休息丑时大堂集合。”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张翠磊紧跟其后。

    吴大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说道:“大少爷,那个张翠磊对你有敌意。”

    “为了不让这种伤害你的萌芽成长,要不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吴大伟叫嚣着:“从小到大对我有敌意多的去,他算老几!”

    “暂时不要管他了,给箐儿点面子,丑时要出发,你和吴二都去休息。”

    吴大叹气答道:“是”

    张翠箐两人一路无话,回到偏房,

    张翠磊支支吾吾说道:“箐儿,对不起,我....又没能控制住自己。”

    张翠箐失望的说道:“翠磊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过很多,”

    “甚至.....。”

    “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张翠磊露出满脸柔情:“我从小就是孤儿,被你父亲收留。”

    “从小到大你和你父亲一直把我当着亲人对待。”

    “我很怀恋我们在帝都的日子”。

    张翠箐愤愤地打断张翠磊的话:

    “够了!!!”

    “我们已经被派发到边疆城,”

    “你哪来的自信啊!”

    “让你还有心思回忆过去的儿女情长事,不需要你暗示我什么?”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丑时要出发你也下去休息。”

    “箐儿,我.....。”

    张翠箐转身背对着向后挥手。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张翠箐,张翠磊只好无奈地退出去。

    身后的关门声响起,张翠菁两行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低声自语:

    “磊哥,是我对不起你。”

    “但我不后悔,为了让父亲能重返嫡系,我会牺牲一切。”

    “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