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丑时黑风寨大堂外,火光通明。

    张虎扫视着武装整齐的守卫,满意的喊出:

    “兄弟们!”

    “你们想知道这几年我们的寨子,为什么会越来越差,分发到手的神币越来越少?”

    “想”众守卫声音响起。

    “好”

    “今天我就告诉你们真正的原因!”

    “是盛平寨!!!”

    “你们想想他们好不好的土匪不做,改成什么破补给站。”

    “搞的商人,赏金使者,游人情愿绕几天的路程去盛平寨地盘。”

    “你们想想商人,赏金使者,游人都不经过我们的地盘,”

    “我们吃什么,喝什么啊!。”

    “你们说能不能继续让他们这样搞下去!”

    “不能!”“不能!”“不能!”众多守卫激愤的回答。

    张虎看着群情激奋的守卫们:

    “好,出发盛平寨,拿下盛平寨!”

    “拿下盛平寨!!!”

    吴大伟调侃道:“没想到大当家这么会蛊惑人心,做土匪屈才了。”

    张虎听完脸色瞬间发青。

    “咳,咳。”

    张翠箐连忙轻咳两声:

    “人都到齐了,二叔出发吧!”

    张虎看向张翠箐几人:“等会到了盛平寨你们要伪装下,不然被辛豹发现,我们就前功尽弃。”

    “放心二叔,都已经准备好了。”

    张虎向着守卫挥手,大声喊出:

    “出发。”

    ......

    盛平寨中塔传出守卫抱怨声:

    “该死,怎么下雨了,好冷啊!”

    “很快天就亮了,再坚持会等换岗!”

    “只能这样了。”

    中塔下方传来声音:“三当家,你怎么来了。”

    三当家温情说道:“天转凉了,下雨怕大家生病耽误寨子的安全。”

    “带了点酒和肉犒劳大家,可惜辛儿不在了!”

    守卫们已经习惯了,辛伟章在的时候,三当家经常送来酒肉。

    三当家放下酒肉:“你们慢用我还要去南塔。”

    “谢谢三当家。”

    望着离去的三当家。

    众守卫一边吃喝一边聊:“三当家,其实蛮可怜的!”

    “夫人死了没几年,儿子也被莫名其妙的杀了。”

    “哎!喝,喝,喝!”

    “敬,活在当下。”

    此时往盛平寨的路上马蹄声四起。

    在队伍的最前方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该死,雨越来越大了。”

    “吴郎,再坚持会很快就到了。”

    张虎向身旁的一名守卫大声问道:“什么时辰了,离盛平寨还有多远。”

    守卫大声回答:“快到寅时了,按照现在的速度前进,寅时能赶到盛平寨。”

    “好,保持速度。”

    “驾”

    .......

    三当家站在中塔下面,望着晕倒的众守卫轻声道:

    “这是为了你们好,省下不必要的流血。”

    中塔前方不远处,这时的张虎等人已经到达约定地点。

    天黑下雨视线很不好,看不清约定好的辛豹。

    张虎皱起眉吩咐:“春煌,你去中塔下方看看辛豹在不在,在的话你带他过来。”

    “不在的话你再去南塔看看,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立即返回。”

    “是”

    冯春煌很快来到中塔附近,一眼看到辛豹正站在中塔下方。

    快速来到辛豹身边拱手道:“辛叔,我义父在后面等待,请你过去。”

    “好”

    很快两人来到张虎面前,辛豹不满的开口:“张当家真够小心谨慎啊!”

    张虎哈哈大笑:“做我们这行当,小心谨慎就是命。”

    “辛当家也不要介意了,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

    辛豹扫了一眼,张虎身后上百名骑着火焰马的守卫说道:

    “张当家,你们抓紧把火焰马藏到这里木屋和马厩里。”

    “这里已经没有人,为了和你们一起抵御边疆城,防止奸细混进来,关了有一段时间了。”

    张虎向着守卫吩咐:“下马,按照辛当家指示做。”

    “是”

    片刻后众守卫藏好火焰马,重新集结完毕。

    辛豹看向整齐的守卫,问道:

    “张当家,我怎么感觉你这些守卫不像土匪,更像家族的私军或雇佣军!”

    “辛当家,不要开这种玩笑了,你看时辰也不早了!”

    “走吧!”

    “中塔,南塔的守卫都被我用了麻草药,一时半会醒不了,绑起来就好不要伤其性命。”

    张虎微笑的回答:“没问题。”

    很快众人穿过中塔,来到南塔下面。

    隧道口已经打开,门口两名守卫躺倒在地。

    张虎立即吩咐:“隧道口比较窄,分四个队伍,两个队伍一起进。”

    “我先带前面两队进。”

    “春煌,后面两队由你带。”

    “是”

    张虎很快带领前面分好的两队进入隧道。

    等到冯春煌他们进的时候。

    南塔上面有个守卫,由于下来慢了,酒已被喝完。

    只是分到了一点肉食带上塔,被冰冷的雨水打到脸上很快苏醒。

    当他看到好多武装的陌生人,整队有序地往隧道进入。

    立马拿起牛角吹出敌袭号角声。

    “嗖”的一声响起,塔上的守卫中箭掉下塔。

    冯春煌放下手中弓箭怒声喊道:“吗的!暴露了,加快速度进。”

    山上寨子,大当家,二当家闻声相继来到大厅。

    大当家满脸疑惑的询问:“怎么回事?”

    二当家露出同样的表情,回答:“我已经让小黑去查看了!”

    此时门外一道身影跌跌撞撞走进大厅,来人正是小黑。

    小黑急忙的说道:“三当家,他.....背叛了!”

    大当家打断小黑的话:“什么三当家背叛,你说清楚点。”

    小黑平复下呼吸继续回答:“三当家打开隧道门,带着黑风寨的人上山。”

    “山上只剩下巡逻的守卫正在山口处抵挡,已经快要挡不住了。”

    “我们被偷袭,好多守卫还在睡觉就被五花大绑了”

    大当家难以置信的吩咐:

    “你快去,把你妹妹接过来,郝楠也一并带过来。”

    小黑点头转身出门。

    ........

    果果哭泣的说道:“郝楠哥哥,死了好多人我好怕啊!”

    郝楠摸了摸果果的头安慰的说道:

    “不要害怕,哥哥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我们赶紧去大厅和大当家会合。”

    “恩”

    果果拉着郝楠衣角,两人一起往大厅方向而去,

    没走多远发现前方一众人中有熟悉的身影。

    等郝楠靠近后才认出是小黑被冯春煌带人围住了。

    郝楠当即连续拉弓放箭,小黑发现身边围住的守卫倒地,抓住空挡跳出包围。

    发现是郝楠解救了自己,迅速向着郝楠身边赶过来,露出惭愧的表情说道:

    “大当家让我接你们去大厅。”

    郝楠拍了一下小黑的肩膀,回答:“好,你护着果果前面走,我在后面掩护你们。”

    小黑果断地拉着果果往大厅方向赶去。

    郝楠则紧跟两人身后不间断的在放箭。

    冯春煌发现来人是郝楠和果果,面部狰狞着大喊:

    “追!”

    “谁杀了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奖50神币。”

    守卫们听到有50神币的奖励,拼着命往前冲。

    剩余的几名弓箭手和冯春煌则在后面放冷箭。

    郝楠挥舞着长剑砍掉射来的箭,不料还是被冯春煌偷袭成功,一箭射穿右肩。

    郝楠当即砍断箭羽愤怒地举起长弓,拉着满弓状态搭箭而出。

    赶来的守卫瞬间被洞穿三个,当即倒地不起。

    冯春煌见状不妙,大喊:“散开”

    可是愤怒的郝楠出箭的速度太快,还没等他的声音消散。

    郝楠又是满弓一箭朝着守卫极速而去,剩余的两守卫同样被洞穿倒地。

    第三箭郝楠直接瞄向冯春煌,冯春煌急忙左右各抓住一个弓箭手挡在面前。

    剩余的弓箭手见状转身就逃。

    “啊!”

    一声惨叫从冯春煌嘴里传出。

    虽然拉了两人垫背,结果还是被洞穿两名弓箭手后命中了左肩。

    冯春煌急忙推开前面两名弓箭手,自身倒在地上,还没来的及起身逃跑。

    发现郝楠已经拉满第四箭对着自己,瑟瑟发抖地紧闭着眼睛。

    “帕”的声音响起。

    冯春煌裤裆瞬间湿透。

    郝楠看向手中断弓轻声道:“看样子,普通的弓只能承受我全部力量的三次。”

    “小黑队长你过去处理了他。”

    冯春煌好不容易因为弓断裂逃过了一劫,求生欲再次升起。

    忽然又听到死神的召唤,当即大声求饶:

    “你不能杀我,我义父他们已经攻上山了,你可以拿我当人质。”

    小黑此时处在惊呆状态,傻傻站在原地。

    完全没有理会郝楠的话语,心里嘀咕着:

    “这小子半年里发生了什么?心境成熟程度已远超过我,力量已经超过父亲。”

    郝楠同样心里嘀咕着:“小黑怎么还没动啊!”

    “自己右肩的箭伤加上刚刚用力过度,一停下来整个右半边的肩膀,暂时失去了知觉。”

    “正在强撑着唬住张春煌,以防他清醒过来逃跑。”

    随即大声喊道:“小黑队长!!”

    小黑瞬间被惊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快速走过去把冯春煌绑起。

    看到被绑起冯春煌,郝楠瘫坐地上左手拍出残箭。

    鲜血从伤口处快速流出,看着被吓傻的果果。

    郝楠大喊了声:“果果,快来帮我止血!”

    果果闻声哭着跑过来,从腰间的兜里拿出草药帮忙止血,

    小黑则架着绑好冯春煌走到两人周围警戒。

    果果抽泣着问道:“郝楠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郝楠看着满脸泪痕的果果,柔声安慰说道:

    “怎么可能!”

    “果果比我厉害多了。”

    “你还记得我刚上山时,看到寨子里屠宰饲养的凶兽,我都狂吐几天。”

    “第一次被小黑队长拉去永夜深林狩猎,看到凶兽后不敢走动。”

    “当时有一头尖刺猪冲向我。”

    “我整个人被吓傻了,两腿动弹不得,辛亏小黑队长救了我一命。”

    “还有.....”

    差点说出射杀辛伟章及守卫的事。

    当即发出“啊”的一声。

    果果连忙追问道:“是我不好弄疼你了,还有什么?”

    郝楠尴尬地笑了笑:“还有就是果果比我厉害!”

    果果擦干泪水望着郝楠和小黑:“真的吗?”

    两人立即点头。

    果果满意地站起身:“郝楠哥哥,血已经止住了。”

    郝楠起身看着伤口处涂满了黑色的草药,心里一松:

    “这伤口完全可以五色线修复好,”

    “但是现在还不能暴露保命的秘密。”

    “加上前天和张春煌比箭术中用了一次还没有恢复。”

    “只剩下两次机会,现在情况不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留着。”

    “郝楠哥哥,你又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处理的不好。”

    身旁响起果果担心的声音。

    郝楠收回思绪:“没什么,果果这草药还有吗?”

    “草药?我平时采集的放在父亲那了,身上带着的都给你用了。”

    “好吧!我们赶紧去大厅和你父亲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