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郝楠,你已经陪我们三天了。”

    “虽然路上遇见的商队越来越多,可是没有商队愿意去明义城。”

    “你还是放下我们,自己走吧!”舒熙望着烦躁的郝楠说道。

    郝楠当即舒展眉头露出笑容:“没关系的,都是同路。”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很清楚越靠近边疆城危险越高。

    如果美妇比他先到边疆城,消息一泄露。

    舒熙她们就会成为十八盏明灯,为更多的赏金使者甚至神魂觉醒者做指引。

    到时她们的生命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郝楠打算带舒熙众小孩再找一天。

    如果再没有商队,就先给舒熙她们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自己先去边疆城,在城里帮她们找商队。

    众人又走了半天,突然前方传来阵阵喘气声及车轮滚动声。

    郝楠拉着舒熙她们向边上靠拢,望着由火焰马和木渠牛组成的车队经过身边。

    舒熙好奇地指着车队:“那鼻子冒白气的牛,比火焰马还大一倍!”

    郝楠耐心地解释:“那是木渠牛属于蛮兽,食草性格温顺耐力好,一般都是被用在长途的拖运。”

    舒熙听完解释,崇拜地望着郝楠。

    郝楠尴尬地解释:“这没什么的,我是看了兽录图才认识。”

    “学无止境,多看多学,你以后也可以做到的。”

    舒熙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好一句学无止境,多看多学。”

    “没想到在这偏僻的地方,还能遇见这么奇葩的人!”

    郝楠望向声音的来源,看到一辆马车上,站着一位手持扇子,脸蛋白净,全身蓝色锦袍的年轻人。

    郝楠对着年轻人追问:“为何说我奇葩?”

    年轻人跳下马车,身后紧跟着两名黑袍三星的神魂者,三人缓缓地走到郝楠身旁说道:

    “你是一名有学识的人,从穿衣打扮来看肯定不是流民。”

    “好好的不去找个人族势力实现抱负,而在这荒郊野外带着一群流民在流浪,你说你奇葩不奇葩?”

    郝楠不满的解释:“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抱负,再说舒熙她们是我在路上遇到的。”

    “我正在帮她们找去明义城的商队,流民也是人,而且她们还都是孩子。”

    “谁能保证她们长大后一定不会为人族做出贡献?”

    年轻人听完后,沉思片刻,打量着郝楠: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可惜他已经死了。”

    “我们途中会经过明义城,虽然我很欣赏你。”

    “但我也是一名商人,我可以带她们去明义城,神币可不能少。”

    旁边的黑袍老者急忙提醒:“少爷,你这样做老爷知道会很生气的。”

    年轻人皱起眉头:“你们不说我不说,而且到了明义城就放下了,再说了我也在赚钱!”

    郝楠感激地拱手:“谢谢你,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年轻人骄傲的指着车队中的旗子:“看到旗子上写的字吗?那是我的姓氏,名柯岩。”

    郝楠看着随风飘扬的旗子上,一个大大的缪字。

    姓缪名柯岩:“妙不可言,好名字啊!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她们去明义城总共需要多少神币。”

    缪柯岩高兴的说道:“你不和她们一起吗?我们途中会经过明义城,四方城,帝都最后到达商盟的永恒之城。”

    郝楠惊讶的解释:“我不和她们一起了,我还有其他事。”

    “唉!你们怎么不经过边疆城啊!如果经过边疆城可以带上我。”

    缪柯岩不满的回答:“随你吧!边疆城这段时间不太平,我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卷进去。”

    “既然你不和她们一起就算你便宜点,她们总共18人算你3600神币吧!”

    郝楠毫不犹豫的回答:“成交。”

    缪柯岩及身边两位老者同时呆住:“不还价吗?”

    随即缪柯岩哈哈大笑:“爽快,在商言商,一般人都会讨价还价的,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你这位朋友我交定了,还没有请教姓名。”

    “郝楠。”

    “好,我记住了。”

    说完吩咐左边一位老者去屯出一辆大一点马车。

    马车屯出后舒熙让弟弟妹妹陆续先上,自己留在后面一边擦着泪一边道:

    “郝楠........不.....郝楠哥哥,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付出。”

    “我们现在只有好好的活下去,才不会辜负你的一片苦心。”

    郝楠笑着把兽图鉴交到舒熙手中,举起右手指了指马车上的众多孩子:

    “傻丫头和你所做的比起来,我做的这些算不了什么。”

    “还有这是兽图鉴,你应该看的懂送给你了,一路保重啊!”

    舒熙接过兽图鉴放到怀里,迈步走进马车里:

    “我会好好学的,郝楠哥哥,你一定要来明义城看我们!”

    郝楠点头默认。

    缪柯岩则拍了拍郝楠肩膀:“她们交给缪会你放心,我一定安全把他们送到明义城,神币拿来吧。”

    郝楠拿出3张1000面额和6张100的面额递给了缪柯岩。

    缪柯岩笑了笑接过神币,同时递还给郝楠一个令牌:

    “我很好奇你这种人怎么能够活到现在的,如果你将来还活着并且到了永恒之城。”

    “在城门处拿出令牌,我会亲自迎接你”随即对着郝楠挥手告别,向着马车走去,车队又开始移动。

    郝楠向着远去的舒熙她们,不断地挥手告别,直到车队渐渐消失在视野中,才放下手捂住胸口自语:

    “痛,痛,痛,心好痛啊!神啊!3600神币啊!”

    “舒熙,你一声哥没有白叫啊!

    “为了你们能够在路上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哥哥可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他开的价格。”

    “千万不要认为哥哥是人傻钱多啊!”

    “希望你们以后能够明白哥哥的用心良苦!”

    随即拿出缪柯岩送的令牌打量着,想寻求点心里安慰,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

    上面只有一个栩栩如生的缪字,左下角有三个小字缪柯岩,另一面的左下角有缪会两个字。

    其他的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还有他为什么要送我这个牌子呢?。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还价,他就认可了我这个人,验证了老家的一句俗语“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还是其他原因才送给我的.......,哎!想那么多也没用,还是想想怎么顺利的进入边疆城吧!。

    收起令牌,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继续向着边疆城方向而去。

    傍晚时分,郝楠来到一处小溪处,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好多身影。

    郝楠躲在旁边的树木草丛中慢慢靠近,发现有大约30人左右在做饭。

    分6处火堆,每个火堆有5个人,中间单独搭建了一个小帐篷。

    郝楠好奇地偷瞄着,放哨的两人除了眼睛漏出来,其他的地方都包裹在盔甲里。

    听他们聊天大概明白也是找人的,但是没有找到,准备返回边疆城。

    郝楠眼前一亮,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等待机会。

    片刻后,远处火堆旁有人喊放哨的去吃饭。

    两人商量后由其中一人先去吃饭,剩余一人继续留守,相互轮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