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男主角睡不着,童昭却睡得很好。

    宸贵妃的人格意犹未尽,很想继续冒出来撩汉,被她强压下去了一一她怕不小心放贵妃娘娘出来放两天风,回来后发现手机上多了一长串的备胎军团,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宸贵妃娇笑:【怕什么嘛,女人的成功离不开男人。】

    童昭:【那是你的年代,现代不一样了。】

    宸贵妃哼一声,不理她了。

    快穿时,攻略一个世界差不多就是一辈子,人格分裂是保全自我的被迫无奈之举。

    这些人格就像是很片面又极端的童昭。

    有离不得男人,喜好肌肉猛男的她。

    也有看到公的就烦,只能稍微容忍青涩小奶狗的她。

    大清早就起来的童昭去享用了一番特供健身房,做基础的肌肉锻炼,再回到房间打坐吸收日月精华。虽然这个年代的灵气稀薄得和修真时代不能比,但只要坚持,日积月累下肯定有莫大好处。既然是自己用血泪积累下来的无形财富,不用白不用,练就对了。

    在员工餐厅,导演一眼就找到了童昭。

    他拿着自己那份饭,很自然地在她面前坐下,寒喧了几句,看她气色不错,便道:“你演的部份明天就开始播了,我的建议是不要去看评价,好与坏的声音都容易影响到你接下来的发挥……还有一些可能会令你情绪不稳的东西也少去看,像宋晚濯在演出的时候会选和外界断联,只由他的经纪人转达一些重要事项。”

    童昭点头,看着特别乖。

    其实就没往心里去。

    童昭早就看淡外人评价。

    至于宸贵妃?她是最习惯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武将在上朝时骂她,不得志的文人写诗阴阳怪气,不妨碍她独自美丽。而文臣早就解读出在狗皇帝面前刷好感度的财富密码一一给贵妃娘娘吹彩虹屁。

    “知道了,谢谢建叔。”

    “不用跟我客气……”

    话音未落,童昭的电话就响了,上面的来电显示明晃晃写着【童镇明】。

    在导演不赞同的目光下,童昭接听了这通电话。

    “喂,童先生?”

    这个疏离的称呼成功激怒了童镇明,导致他没发现女儿语气里的轻快。

    “白养你这么多年了,连爸爸都不知道叫,”他冷笑,迫不及待提醒她:“《星选少女》第一集收视达到铂金级了。”

    收视率有独特的级别区分,分别是黑铁、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翡翠和巅峰。第一集能够到达铂金级,算是预热投入得到了合理的市场回馈,只要保持水平不崩,剪辑下内容找营销推手,后续说不定能迈过钻石级门槛。

    童昭:“你要中年出道了?”

    ……

    童镇明被女儿的脑回路噎了一下:“珠珠上了那个节目,第一集她的镜头最多,成员讨论度也在前三。”

    他其实不太懂娱乐圈的事,是许珠向他邀宠,让爸爸知道投资得到了不错的回报。

    童镇明转脸就拿来刺激大女儿了。

    他知道童昭在拍本能电影,也知道拍摄期间最好不要有剧烈的情绪波动,更知道这件事能够狠狠刺激到她,让她发挥失常。可那又如何呢?不听话的小辈就该失去一切,他要让女儿知道他的大家长威风,给她立规矩。

    “哪天等你女装了再通知我吧,没有你出道的节目我不看。”

    童昭语气平淡中隐含笑意,嘲讽力max。

    坐在她对面的导演目光也从不赞同变成了惊讶。

    说完,她直接挂掉了电话,顺手拉黑,向导演解释道:“等心情好了再放他出来。”

    导演:“我以为你会骂他。”

    “骂他干什么?算了吧,血缘上的一家人,骂起来束手束脚的施展不开。我很了解他,提我妈的事不会令他有半点内疚,让他意外有气撒不出才会难受好几天。”

    说着,童昭反应过来,导演刚才跟她说的【一些可能会令你情绪不稳的东西】,应该就是指《星选少女》了。子建叔向来是和粗犷外表相反的心思细腻,对她这个小辈格外照顾,饶是童昭也不禁心潮柔软,乖乖的让导演安慰了一会,表现出很受用的样子。

    吃完饭后,童昭先走一步。

    导演坐在那慢慢品茶,没品一会清静茶,宋晚濯就坐了过来。

    “导演,你跟童昭很熟?”

    宋晚濯长得俊,是剑眉星目,很端正的英俊。

    平时说话也特别阳光开朗,属于全年龄讨喜的年轻男星。

    导演很少见到他这么迟疑不自信的样子,不由生出点好奇:“旧友的女儿想拍戏,就拉扯一把,试镜的时候让你难受了,实际拍起来调整得还不错吧?”

    “何止。”

    昨晚看样片,宋晚濯羞耻得满床打滚,辗转反侧。

    原以为这就是最难受的了。

    没想到折磨的还在后头。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了五个小时,早上醒来戏里的记忆回笼,定格在自己受尽前朝压力,每天劝自己处死反贼之女的奏折占了三分之一的剧情点,而他力排众议,不仅封了陈嫔为贵妃,还顺了她的意,以宸作封号,尊荣无限……

    淦,太上头了!

    刚才远远看见童昭,宋晚濯差点没忍住走过来想抱抱朕的心肝宝贝。

    他将自己的烦恼说出来。

    “我现在一闭上眼就想到童昭的脸,那是朕的贵妃啊,真的,光看样片可能不觉得,但明帝真的被贵妃吃得死死的,上朝的时候都在想贵妃,那我早上健身的时候想到她,也很正常吧?”

    本能演员被戏内情绪影响的情况很常见,所以大型剧组里可能会备着有专业资格的心理医生,《明帝外传》在开拍前经过评估,没有会对现实留下重大影响的剧情(例如杀人放火的犯罪情节),所以没预备心理医生,于是演员有烦恼,多会向导演求助。

    加上宋晚濯跟徐导熟,就对他尽诉心中情了。

    宋晚濯很苦恼。

    然而一抬头,就看到徐导笑得很开心。

    宋晚濯:“……把快乐建筑在我的痛苦之上真的好吗?”

    “不好意思,”徐导收了收笑容,可情绪的底色依然是高兴的:“既然你们这么有化学反应,观众一定感觉到,你也能洗脱感情戏没有感情的污名了。”

    偶像剧的本能电影出了名的好拍。

    毕竟都是俊男美女,角色模板导入脑子后,要在戏里产生点火花不困难。

    何况偶像剧嘛,角色扁平,剧情明快,人均富二代总裁明星,只要顶着一张好看的脸,演得塑料点观众也乐意接受。

    但这么好拍的题材,宋晚濯就是演不好。

    他在潜意识里对女人太挑了。

    接受模板导入后,可以在戏里谈恋爱,但是感情戏演得很没感情。

    天雷勾动的一见钟情能被他演成包办婚姻。

    可是娱乐圈里的机遇何等玄妙?

    宋晚濯碰上了一个优秀的经纪人,给他立了老干部人设,又有很多女友粉吃他这套,由于自家哥哥对哪个女星都不心动,很好脑补,粉了。后来又演了没有恋爱剧情的商战片,表现极佳,地位可算是立住了。

    只是有这污名在,感情戏多的男角色,他宋晚濯就别想了。

    听到这里,宋晚濯脸色稍霁。

    只是该硬的嘴是不会软的:“以前的庸脂俗粉怎么比得上朕的爱妃。”

    “你前阵子才叨叨着能不能把你的爱妃换掉,”导演一句戳穿,不过想到第一次试镜时童昭的表现,他又给了宋晚濯台阶下:“别想些有的没的,接下来没多少她的戏份了,你如果真对人有意思就赶紧去要个联系方式。”

    说是女配角,但贵妃的戏份不多。

    很快就因为被家族拖累,要被明帝赐死了。

    本能电影里因戏生情的例子很多,导演看宋晚濯在圈里作风比较干净正派,才出言提点。

    “再说吧,现在真勾搭上了我怕我在戏里不舍得赐死她,直接遣散后宫得了。”

    宋晚濯开玩笑的说着。

    就是怕多看两眼真喜欢上了,所以之前才不敢坐过来。

    导演笑着岔开了话题,聊起了他和男二的君臣关系。

    与此同时,童昭回房间后,上网查了一下《星选少女》的情况。

    上辈子在继妹名成利就的阴影里活了太久,该扎的心早被快穿时练得金刚不坏,足以让她这时一边啃着饱满甜脆的苹果,一边波澜不惊地刷关于许珠的微博,主要是想确认一下一切事态发展是否和穿越前一样。

    许珠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官方微博号。

    星选少女-许珠

    许珠全国后援粉丝会

    名字联想里也有后援会,估计是公司给弄的,让因为第一集入坑的新粉有地方可以聚集在一起,慢慢经营凝固成真正的粉丝。

    星选少女许珠

    白富美小公主许珠

    许珠  危晓涵

    童昭点进去白富美小公主的相关词条。

    [珠珠小公举好乖好甜啊,妈妈粉了!]

    [靠,看许珠宿舍里一整套的贵妇牌,我真实慕了,请问许珠小公主还需要妹妹吗?]

    [编排许珠奢侈铺张的yxh脑子进水了吧,人小姑娘一看就是打小用好东西用习惯了没当回事的,无语子。]

    嗯,和上辈子一样,经纪人给许珠打造的是受宠小公主的团宠形象。

    从小用好东西这倒是真的。

    童昭小时候好东西多得用不完,经常被闺蜜许珠顺走。

    妈妈知道了,还特地给好友女儿置办一套新的。

    母女俩觉得没啥,好朋友嘛。

    现在回忆起来,童昭多少有点反胃,赶紧打坐给自己念了一段清心咒,才感觉舒服多了。只是清心咒念多了,在修真│世界里分裂出来,总是沉默寡言的陆仙长人格难得地不潜水了:【背叛我的都该死。】

    每个字彷佛往外冒着冰冷的剑气。

    童昭莞尔:【行了,法治社会。】

    宸贵妃哼笑着:【先让许珠这贱人得意几天,等昭昭过得比她好,就该换她难受了。】

    陆仙长很看不惯她媚惑男人的作派,又不说话了。

    宸贵妃乘胜追击:【我在戏里演得可好了,把明帝迷成了昏头崽,给昭昭挣了大大的脸面,你能派上什么用场?没用就一边去!】

    童昭刚穿成陆仙长的时候,她正被杀妻证道。

    角色厌男执念太深,因此那个世界她孤寡了一辈子。

    沉默了一会,陆仙长才憋出了一个大招:

    【给我一把剑,血洗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