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德妃傻眼。

    幕后工作人员也懵住了。

    他们没想过,还有明帝不舍得让童昭死这个可能性。当初《明帝外传》会找宋晚濯来演,就是因为他的“本我”太贴角色了。明帝不会在是非大事上昏庸,陈家犯了弥天大罪,不杀陈氏何以服众?

    皇后尚且得了一条白绫,贵妃又算得了什么。

    何况许多宫妃背后的势力都盼着她死,好腾出位置给新人,前朝给了明帝许多压力。

    编剧下笔的时候就是把这个女n号当工具人,让主角再次蜕变成无情的君王。

    副导:“啊这……”

    因为除去主角和能够谈分成的超级大咖外,演出费用一般是事先商议好的,演多少集收多少钱,预算不能轻易更改,所以会将剧情杀设置得特别稳。编剧要你七集死,第八集就算出现也只会露一张遗照。

    众人面面相觑。

    灯光师小心翼翼地提议:“要是赐不了死,加一段临时编码进去,让童昭病死算了?”

    这也是一个解决办法。

    就是有点牵强。

    “先观望一会儿。”导演发了话,众人就不再议论了,暗自祈祷别再出岔子。

    ……

    明帝是真的不舍得下手杀她。

    由于《明帝外传》有许多正剧部份,童昭的戏份不重,但如果将两人相处的片段单独剪辑出来,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氛围有多好多甜。贵妃太会讨明帝的欢心了,总能让他平静下来,两人相识相知不过刚到一年,尚在热恋保质期内,他有十万个舍不得。

    这其实也在入戏前的童昭计算之中。

    她看过剧本,知道自己要怎么死,也预料到了皇帝会不舍得杀她。

    毕竟“宸贵妃”是她在古代皇宫里杀出一条血路的人格,如果连笼络一个皇帝的本事都没有,就甭说自己是一代宠妃了,找块田去种了吧。

    可是入舱前的童昭十拿九稳,一点不慌。

    为什么?

    因为当年“宸贵妃”执行的任务是成为皇帝死去的白月光,好感度达到100的时候,她就会寻找合适的方法死掉,这是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自毁倾向,就像一串代码,等待时机被触发。

    ……

    后宫里。

    宸贵妃不仅没有夹起尾巴做人,反而每日打扮得极为美艳,那恨不得把贵妃朝服穿出来的架势看得其他后妃眼红。

    瞪成了兔子眼也没用,明帝就是爱她。

    “玉芝,我最近时常梦到姐姐死前跟我说的话。”

    宸贵妃旁边的大宫女连忙跪下来说好话:“回主子话,那是人死前自知拿娘娘没办法,才说出来的胡话,要真有本事拿捏你半分,也不至如此呀。”

    贵妃宫里管得跟铁桶一样,宸贵妃更是言行骄狂,导致进宫后一直跟着她的下人也沾染了点对外的傲气。即使是亡后,在玉芝嘴里也是个说胡话的东西,还想诅咒她家贵妃娘娘呢!

    上白绫前,皇后指着宸贵妃大骂:“不忠不孝不义的狐媚子,能以色讨得陛下多久的欢心?本宫在下面等你……”她惨笑:“等你失宠落魄……”

    皇后恨族妹反水,恨明帝薄情,也恨陈家权欲熏心不顾在宫中的她的处境。

    “娘娘别怕,要不奴婢跟太医要点宁神的方子?”

    “我怕她?”宸贵妃失笑:“进宫后我就没怕过,活着的时候尚且不怕,死后更不会怕,论拳脚功夫,姐姐远不及我。”

    是啊。

    她本来只是陈氏旁支的姑娘,跟注定要入宫为后的贵女姐姐不一样。她小时候爬过树,后来知道要送她进宫,还学过跳舞讨明帝欢心,四肢纤瘦却有力,就算到了地府,宸贵妃也有信心将姐姐按在地上揍。

    宸贵妃闭上眼,脸上的笑色淡了些:“只是原想可以斗一辈子的。”

    午后的阳光穿过纸窗落在她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美得彷佛在发光。

    在主线里加了一个小插曲,宸贵妃又在命人弄来一些毒│药。宫女太监不以为意,他们家娘娘撒痒痒粉之类的恶作剧从没少干,就算真弄死谁又有什么关系?不过,还真没见过娘娘让谁落胎,或是让皇子夭折。

    娘娘心思好像就压根不在子嗣上似的。

    且说回前朝。

    陈家造反和另一条外敌的线是并行的,想得到另一支大姓的帮助就得处死祸水,明帝大怒后焦头烂额,头一次感受到当皇帝也不是能随心所欲的,更加坚定了要和心腹男二男三一起将所有权力收拢回手中。

    虽然没见过面,但男二男三很讨厌宸贵妃。

    认为是她坏了事。

    其中一幕就是两人提到宸贵妃,指她果然只是一介无知妇孺,居然不为了大局懂事地去死。

    导演沉吟:“这台词女观众听了肯定生气。宸贵妃真实背锅侠,她每天在宫女吃喝玩乐,招猫逗狗的,顶多欺负下其他妃嫔,怎么就该死了呢?”

    工作人员:“男性潜意识嘛,这话已经不算很过分了。”

    以前在现代剧里曾经出过舆论风波,一位中年男演员振振有词地说出轨无罪,妻子应该体谅。虽然口碑大崩,但也获得了一部份男观众的忠实支持,混得不错。

    明帝和男一男二在书房里议事,海总管战战兢兢地进来,禀告皇上宸贵妃有请,说是虽然妾身蒲柳之姿,不配让皇上垂怜,也练了新舞想讨陛下展颜一笑。

    宸贵妃就是在阴阳怪气。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陛下不去,就是她不配,她要哭哭了。

    两个大臣的脸立刻黑了。

    编剧:“……”

    编剧:“御书房这里的剧情我想了一个通宵。”

    副导:“节哀。”

    现在后台里的人就想,宸贵妃什么时候才会死呢?

    男二男三也这么想。

    恨不得亲自把便当塞她嘴里。

    这时候,“本我”张狂一点的男二就提出不如一同前往,一边赏舞一边议事,不耽误正事。男三立刻瞪他一眼,暗示他别太过分,就算君臣关系情同手足,这也太不合礼了。

    明帝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只让海公公去问宸贵妃愿不愿意让两位大臣同赏。

    宸贵妃真就同意了。

    只是想隔空羞辱一下祸水男二也没想到这女人脸皮能那么厚。

    既然大臣同去,自然就不能在贵妃宫里了。

    皇宫地方多,总之寻了一处交界园林,搭好台子。

    “新舞?哪来的新舞,没给她导入新舞的模板啊,”模版设计师这时想到关键问题了,一些角色需要展现出来的独特技能,如果演员本人不会的话,就只能导入模版,又称mod:“童昭本人会跳舞吗?”

    众人看向了惟一认识童昭的导演。

    导演迟疑:“好像学过芭蕾舞?以前看过她跳的天鹅湖。”

    ……

    画面里,圆台上款款走出的是身穿水红舞衣的宸贵妃。

    在座三个男人竟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腰。

    她太美了。

    鹅蛋脸描着明艳的妆,招人的杏核眼眼角染开一抹霞色,恍似天上神女下凡,与之不同的是,神女是高贵不可侵犯,她是艳得让人很想侵犯。

    明帝脸上露出一点后悔来。

    不该为了证明他家爱妃就是有那么好,就让这两人同赏的。

    然而不给他后悔的时间,宸贵妃已经起舞了。

    果然是一支新舞。

    三人没见过,模版设计师也没见过,更不是天鹅湖。

    是另一个时空里的宸贵妃,曾经在皇帝面前跳过的一支娇铃舞,手脚腕系着银铃,抬手舞动间有金玉交撞的脆声划破媚意。

    “……这段单独截出来,童昭会火吧。”

    不知道是谁恍惚地说了一句。

    “不是会不会火的问题,是明帝真的不会舍得让她死了,”导演叹气:“安排一下急病编码吧。”

    宸贵妃对陆仙长放过狂言,没有男人不爱她。

    这时所有看到她的人,都能感受到她身上魔性的魅力,柔艳到一个极限,让人想象她究竟经历过什么?才要将自己碾碎了一般,狠狠燃烧过留下的残香,依然辛甜得教人心神一荡。

    一舞毕,宸贵妃深深弯腰,像是欲行跪礼。

    明帝霍地站起来,快步上前要扶起她,柔情无限地抬起她下巴时,却见到一张掩盖在妆容下,苍白得绝艳的小脸,她启唇:“陛下……”一小口的鲜血就吐了出来。

    明帝又惊又急,立刻去传太医令。

    “妾不要陛下为难,”宸贵妃双眼亮极,就连登基大典上的烟火也不及她半分:“妾要陛下一直记得我,记住我,我是陛下的婉婉,要爱我……”

    她声息微弱了下去,看到明帝的脸,又露出不忍心的神色,摇头叹了叹气:“算了,还是忘记我吧。”

    毒│药是为她自己预备的。

    在分别时的爱情里没有真话,“不想耽误你。”的潜台词是“别耽误我快滚。”

    “忘记我。”则是“一定要记住我。”

    要你再也听不得银铃响动的声音。

    陈氏女这辈子只喜欢过两个人。

    一个是全族女子榜样的皇后姐姐,而家人要求她进宫让她借腹生子。

    一个是她自己。

    ……

    拍摄后台里一片寂静。

    编剧颤声:“那个,我跟观众解释,这段发刀的情节不是我写的,他们会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