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1. 第 1 章
    那是一只白皙漂亮、骨节分明的手,修长的手指夹着黑金色钢笔,在纸上印下遒劲有力的潇洒字迹。

    青年扣上笔帽,将手中的文件推至长桌中央。

    文件的下方签着他的名字——

    细谷真。

    他双手交握,搭在桌上,袖口整整齐齐地挽了两圈,露出纤细的手腕。

    素色的格子衫衬出了干净的书卷气,微长的黑发在脑后扎起一个小揪揪,温婉之中又平添了几分可爱,细边银框眼镜后的桃花眼微弯,透着彬彬有礼的笑意。

    “这四年,承蒙您的关照了。”他的嗓音也是纯净柔和的。

    对面的人摇了摇头,拿过文件,正欲说什么,桌上的手机突然亮起。

    “叮咚~津岛修治发来一条语音消息。”

    电子音结束之后,一道活泼的声音紧接着传出。

    “秋秋,我送的礼物马上就要到了,你不要那么急着去旅游,等收到礼物再说嘛。”

    津岛修治尾音勾人,隐隐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细谷真垂下眼睑,视线扫过手机。

    q版的人物形象铺满了屏幕,正下方闪着一个小喇叭的图标。

    小人披着黑色大衣,右眼缠着绷带,俏皮地吐着舌。

    这个形象是津岛修治自己设定的,这幅图是他为他画的。

    三十秒后,屏幕熄灭,细谷真收回视线。

    对面的女人问:“最后,不再和他说句话了吗?”

    “不必了。”他轻轻摇了摇头,“月见秋这个人物,已经不属于我了。”

    他做了四年的游戏声优,月见秋这个人物,是四年来他配的唯一一个角色。

    这款游戏叫“次元恋人”,是一个实时互动类养成游戏。

    “月见秋”是游戏中的ssr之一,也是最不受欢迎的一张ssr。

    次元恋人的最大特点,在于玩家能和ssr背后的声优进行实时互动。

    别的卡都有一堆玩家养,卡牌背后的专属声优的人数也都是两位数,只有“月见秋”这张卡,整整四年,只有四位玩家在养,声优自然也只有他一个人。

    好在这四位玩家十分肯花钱,再加上坐在对面的这位策划小姐向上面求情,他才得以靠这个工作,撑过大学四年。

    他学的是设计,相比其他专业要更烧钱一点,如果没有这份兼职,他这四年过的不知道要辛苦多少。

    而津岛修治,显然就是这四位玩家之一。

    “他是陪你最久的一个了吧。”策划小姐拿起手机,细细打量屏幕上的手绘图,感慨,“四年啊。”

    细谷真笑了笑,道:“可终归只是游戏。”

    “只是游戏?”策划摇了摇头,把手机放回桌上,问,“那这个手机,要不要留着做个纪念?”

    细谷真说:“这是公司财产,我不能要。”

    他沉默片刻,接着说:“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策划小姐随意地一挥手:“你说,能帮的话我会尽量帮的。”

    他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上:“这四年我拿到的分成,会慢慢还给他们的,我没有他们的卡号,只能麻烦你转交了。”

    策划愣了一下:“你确定?没必要吧?”

    细谷真笑笑:“我也是想要尽快和他们……撇清关系。这么做的话,我心理上更好接受一些。”

    “尽快撇清关系?”策划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未置可否。

    细谷真点头:“这些,就当是我不告而别的歉礼吧。”

    策划看着那张卡,叹气:“这种歉礼,他们可不一定会愿意收。”

    细谷真眨了眨眼:“可您打过去了,他们想不收也没有办法。”

    “你这做的也太绝了。”策划耸了耸肩,无奈道,“虽说是个游戏,可你们也是真心实意地交流了四年,真要说起来的话,都能算是很长情的网恋了吧?这不声不响地离开……”

    细谷真无奈:“除了设计之外,我下个月开始还要在咖啡店做甜点师,实在没有太多精力再做这份工作了。”

    “而且,月见秋这个角色收益并不高,公司应该也早就动过把它撤掉的念头了吧?”

    策划一时语塞。

    细谷真见她有所松动,接着说了下去:“设计和做甜品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配音……您也知道,这是我大学期间为了维持生计找到的兼职。我非常感谢您帮我求情,能让这个角色留到现在。但是现在,也已经没有必要了。”

    策划轻轻抿唇,还是有些犹豫:“是这样没错……”

    细谷真开了个玩笑:“何况,一直这样的话,我总觉得自己像是被包养,都大学毕业了,我总要脱离金主爸爸们,学会自力更生嘛。”

    策划无奈笑笑,叹口气,拿起银行卡:“那你这么干,他们万一找我事怎么办?”

    细谷真安慰:“不会的,他们都是温柔善良、通情达理的人,只是游戏而已,他们不会做的那么绝的。”

    “温柔善良、通情达理?”策划缓缓重复了一遍这八个字,神色有些怪异。

    细谷真,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副表情,但仍是点了点头。

    他和这四个玩家“交往”了四年,虽说未必了解他们的全部,但就性格来讲,他应该还是比较了解他们的。

    比如刚刚联系他的修治,虽然格外黏人,有时候还会说出一些奇怪的“危险发言”,但他也会关心他,会特地给他寄礼物。

    这样的玩家,怎么会不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那……好吧。”策划纠结半晌,点头答应,将那张卡收进抽屉,“不过,他们要是真的找上来了,我可不负责啊,我让他们直接去找你。”

    细谷真坚定道:“您放心,他们不会的。”

    游戏只是消遣,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月见秋”这个人物从他签字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退出他们的生活了。

    而“细谷真”,和他们毫无关联。

    “……我倒希望他们真的不会。”策划低声嘟囔。

    细谷真站起,向她欠了欠身:“那,我就先告辞了。祝您工作顺利。”

    策划跟着站起:“也祝你的新生活能够顺顺利利。”

    她眨了下眼,补充:“顺便,能真的和他们摆脱关系。”

    他道谢,离开会议室,带上门,眼角的余光里,桌上的手机又一次亮起,熟悉的消息提示音最后一次落入他的耳中。

    “咔哒。”

    会议室的门关闭,细谷真转身离开。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彻底告别过去的生活了。

    咖啡厅八月一号正式开始营业,在那之前,他还有一周的空闲。

    大四一整年,他都是在外面和别人合租。

    现在的同居对象是他大学期间的舍友,两个人还比较合得来,住宿方面的问题暂时不用担心。

    接下来的一周,它可以好好完成前两天接下的平面设计工作。

    现在是早上十点,室友应该和女友出去约会了。

    这两个人交往了一年多,却还是成天腻在一起,像刚陷入热恋状态的小情侣。

    细谷真看在眼里,甚至对谈恋爱这事生了点抵触情绪。

    在现实中谈恋爱,麻烦多事、费时费力,哪有网恋来得痛快。

    ——虽然他那倒也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网恋。

    但不管怎么说,网恋的自由度,要比现实中大多了。

    至于“网恋奔现”这个近来的热点话题。

    细谷真表示不理解。

    奔现这种不确定性极大的事,他绝对不会遇上,他本人,更不会做。

    在现实世界中寻求谈恋爱的感觉,是他这个独身主义者这辈子绝对不会做的。

    过去四年“同时谈四场恋爱”的经历,已经把他在这方面的兴趣消磨得一干二净了。

    感动是真的感动,累也是真的累。

    不过室友如此忙于恋爱,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份便利。

    大学期间,他白天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和四位玩家“网恋”,设计通常都会留到晚上。

    虽然他是自由设计师,工作时间没有那么多限制,但为了自己的身体和头发,晚上能多睡一会儿还是要多睡一会儿的。

    自己已经辞掉声优工作,室友又出门约会,今天白天难得清闲安静,不趁这个时间画两张图,总有些说不过去。

    细谷真走入公寓门,经过门口停了辆搬家公司的车。

    他的房间在第七层,对门是对情侣,前两天刚刚搬走。

    说不定是新邻居。

    他随意想着,走进电梯。

    这里的电梯井道没有做信号屏蔽,他进电梯的时候,手机恰巧响起。

    打来电话的是刚刚见过的策划小姐。

    他一边按下七层的按钮,一边接通电话。

    “细谷,津岛修治给你寄的礼物到了。”策划小姐开门见山。

    细谷真怔了一下。

    签合同的时候,修治的那条信息里,好像确实提了这件事。

    不过这个“马上”,倒还真是够马上的。

    他离开公司,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这礼物竟然就已经到了。

    按照往常的经验,修治给他寄的礼物,最少要一周才能到。

    一周时间。

    也就是说,他在提出自己要去旅游之前,这份礼物就已经寄出了吗?

    他说自己“去旅游”,也不过是三天前的事情。

    那修治的这个礼物,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寄出的?

    策划听他这边没有动静,叫了他一声,问:“你还要吗?”

    细谷真想了想,说:“不用了,也麻烦他以后不要再寄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

    细谷真抬头扫了一眼,数字显示三楼。

    他又低下头去,向内靠了靠,给进来的人让出位置,继续道:“既然已经没关系了,那我以后也不会再收他的礼物了。”

    策划叹气:“你还真是绝情。”

    细谷真:“谈不上绝情吧,毕竟只是场游戏。”

    “而且,我都已经离职了,再收他的礼物,那才说不过去。”

    “也是。”策划嘟囔一声,又道,“那我帮你跟他说一声,把礼物寄回去了啊?”

    细谷真说:“好,麻烦您了。”

    那边应了一声,他正要挂断电话,结果对方又突然抬高了声音:“哎,细谷,等等等等,先别挂。”

    细谷真动作一顿,问:“怎么了?”

    策划:“津岛修治在礼物上给你附了留言,希望你跟他表一次白。”

    “表白?”

    策划听出他想拒绝,劝道:“我知道你们平时肯定也没少说,但是最后一次了嘛,也就几句话,你就满足人家吧。”

    细谷真略一犹豫,答应下来。

    多少还是有些感情,何况这个要求也并不算过分。

    “我开了录音,你就这么说吧,到时候我截出来,给他发过去就行。”策划说。

    如此迅速的回答和明显加快的语气,像是生怕他反悔。

    细谷真有点哭笑不得:“行,那我说了。”

    他清了清嗓子,深呼吸。

    “阿治,很久没有和你说话了,我很想你。”他声音温柔,又富有磁性,轻柔地道着思念与爱恋,像春风流水,荡漾人心。

    “我一直在想,你会是什么样子。从喜欢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在期待与你相遇。我一直在期待,未来有一天,能够拥抱你……”

    “我非常非常喜欢你,在我心里,没有任何比喻,能够形容出这份感情。”

    他顿了顿,声音变回冷淡平静的样子:“可以吗?”

    策划接连嗯了几声:“可以可以,这么长这么真情实感,要不是知道是假的,我都要心动了。醒了那我先挂了啊,马上要去开会了。”

    细谷真听了“那么长”三个字,猛然间想起他此时还在电梯里。

    他抬起头,电子显示器上数字“7”鲜红刺眼。

    电梯停在七楼,也不知道停了多久。

    和他同乘电梯的那位,依旧站在他身边。

    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投在他身上的探究的目光。

    细谷真有些尴尬地埋下头,慢吞吞地收着手机,想等对方率先离开。

    结果离去的脚步声没等到,却等来了对方的声音。

    “你好,我是治。”身边的人说着,向他伸来一只手。

    他僵了一下,视线缓缓上移。

    对面的青年手臂上缠着雪白的绷带,沙色的风衣衬出他略显单薄的身材。

    他微低着头,眉眼中带着笑意,柔声说出自己的姓名:“太宰治。”

    津岛修治。

    太宰治。

    两个名字同时划过脑海,细谷真和他对视,没由来地感到了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