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2. 第 2 章
    太宰治还在看着他,眼中带笑,表情柔和。

    他压下不安感,屈起食指,自鼻梁处向上推了推眼镜,伸出手轻轻一握:“您好,我叫细谷真。”

    嘴角牵动,带出一个微小的笑容,他微微用力,想要把手抽出来。

    “真,”太宰治并没有松开的意思,甚至还不动声色地添了点力度,念一遍他的名字,然后问他,“你是画家吗?”

    莫名其妙蹦出的问题让细谷真愣了一下,太宰治收回手,向前倾身,笑着解释:“我是侦探哦,私家侦探。”

    “……严格来说,也不能算是画家。”细谷真下意识后退半步,表情带上了几分尴尬,“我目前的职业是自由平面设计师。”

    太宰治按下开门按钮,熟络地揽过他的肩,带着他走出电梯,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猜错了感到尴尬,而是自然夸赞:“诶,好厉害啊。”

    他不习惯和初次见面的人那么亲近,心下有些别扭,却又不好直接提出,只能短促地皱了下眉,忍着不适感跟在他身边。

    “我今天刚刚搬来这里,算是真的邻居呢。”太宰治偏头看他,“我在707,真酱住在哪一户?”

    过于自来熟的称呼也让细谷真感觉有些不舒服,他低了低头,避开太宰治的视线:“703。”

    “啊,好巧,我们住对门诶。”太宰治欣喜道。

    这一层只有707还空着,知道他是七层的新住户时,细谷真就已经明确他要住在自己对面了。

    干巴巴地嗯了一声,他想了想,抬起头直视对方,尽力让自己显得自然一点:“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对新邻居总要热心一点,况且,太宰治只是过于热情了,可是人或许并不坏。他虽然不习惯这种相处方式,但基本的礼节还是要保持的。

    “好,那以后就请真酱多多关照咯。”太宰治轻快应声,停下脚步。

    公寓每层八户,房间对称分布,他们的两间屋离电梯间较近,两句话的功夫,就已经到了房间门口。

    细谷真动了动肩,示意对方放手:“那我先回去了。”

    “进来坐坐嘛。”太宰治像是没领会到他的意思,并不松手,反而单手输入密码,热情地发出邀请。

    细谷真抿唇:“不了,我还有工作,以后有机会再去吧。”

    太宰治松开他,无奈耸肩,朝他眨了下眼:“好吧,不过我随时欢迎真酱过来哦。”

    细谷真点头道谢,转过身,背对着太宰治,输入房间密码。

    身后并未传来动静,他犹豫片刻,回过头去,再次朝对方尴尬一笑,推开了门。

    正对着大门的客厅沙发上,两个人交缠在一起。

    女人身上的衣服褪去了一半,被男人抱在怀里,右手搭着他的后背。

    他推开门的时候,他们正在接吻。男人听到动静抬起头,两个人的唇齿间拉出一道银丝。

    细谷真:“……”

    他一直以为他的室友是去外面约会了,现在突然直击了如此场面,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何况,这一幕,还一丝不漏地落在了新邻居的眼里。

    室友一脸歉意地朝他笑了笑。

    细谷真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迟了几秒睁开眼的女友不爽地瞪了他一眼,明显是嫌他坏了两个人的兴致。

    “真酱。”对门的太宰治叫了他一声。

    细谷真回过头。

    太宰治倚在墙边,单手撑着门,朝自己屋内偏了下头:“进来坐坐?”

    “……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回,细谷真同意的迅速。他朝室友略一颔首,在门内两人有反应之前关上了门,甩开仿佛有些烫手的门把手。

    遇到太宰治后的这短短几分钟,轻而易举地冲破他近几年来尴尬值的巅峰。

    太宰治放下撑着门的手,侧了侧身,请他入内。

    细谷真感激又充满歉意地看了他一眼,走进房间。

    人生二十二载,他头一次真心实意地觉得:自来熟,挺好的。

    最起码,能让他少一点尴尬。

    太宰治的这间房里,只有原住户留下的一套基础家具,空空荡荡,显得有些凄惨。

    他本人好像不这么觉得,甚至还非常开心地带着细谷真转了一圈。

    那对小情侣比较细心,临走的时候还把房间打扫了一遍,虽然看上去几乎是家徒四壁的模样,但总归还算整洁。

    客厅里除了桌子之外,只有一张小沙发,细谷真犹豫了一下,坐在沙发的一端。

    这栋公寓的房间都是两室一厅的规格,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合租的年轻人,比如他和他的室友。

    细谷真本以为太宰治也是找好了人一起租住,结果一问才知道,这人竟然都还没开始找合租室友,头一个月的房租,他是一个人付了两人份。

    楼下停着的那辆搬家公司的车也不是他雇的,那是原来那对小情侣请人来把需要的东西搬走。

    太宰治就穿着身上一套衣服,两手空空,住进了这个光秃秃的公寓。

    他好像是突然决定要换个地方,然后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搬了过来,连手机都没带,就更不用提了银行卡什么的了。

    细谷真看着太宰治悠哉游哉的样子,对这人的未来多了几分担忧。

    “不用担心啦。”太宰治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我已经把银行卡寄到这边来了,一会儿去拿就好啦。”

    细谷真仍不放心:“寄到哪儿了?”

    太宰治双手撑在沙发上,随口说了个地址。

    细谷真:“……寄到那里干什么?”

    太宰治说的地址他倒是熟得很——他刚从那里回来。

    太宰治眨了眨眼,神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失落:“唔,我本来……”

    细谷真看他表情不对,关切道:“怎么了?

    “我本来,是来和我对象见面的。”太宰治低落地说,“寄来的银行卡,是想当作聘礼的。”

    细谷真一愣。

    “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只能把银行卡送给他,密码……是他告诉我的他的生日。”太宰治自嘲地笑笑,低下头,手指搅在一起,“可我现在……甚至不知道这个生日是不是真的。”

    他手指无意识地抠住沙发边缘,指尖泛白。

    细谷真有些心疼,他踌躇了一下,缓缓问出口:“你是……网恋?”

    太宰治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咬住下唇,不再说话。

    垂下的黑发遮住眼睛,细谷真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干巴巴地说了声“对不起”。

    刚刚还在回来的路上吐槽,结果网恋奔现的惨剧,现在竟然就在他面前真实上演了。

    直到刚才,他还只觉得,这个叫太宰治的青年,就是一个热情乐观、长相帅气、刚刚步入社会的单纯的年轻人。

    可谁能想到,在那份潇洒乐观的笑容背后,竟然隐藏着这样的经历。

    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被他的网恋对象,骗到了如此境地。

    他心疼太宰治,也更加坚定了自己“不谈恋爱更不本奔现”的决心。

    “一切都会过去的。”他站起身,走到太宰治身边,半蹲下来,“你已经搬来了这里,那以前的那些,就都已经是过往了,你会开启新的生活,你会慢慢忘掉他,会拥有真正美好的爱情。”

    可能是因为对方体现出的感情太真挚了,细谷真升起了些许同情心。

    他撩开太宰治眼前的头发,看着他有些泛红的眼眶,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我们是邻居,我会一直在这里帮……陪着你的。”

    太宰治抬起湿漉漉的眼睛。

    “我认识做律师的朋友,”细谷真轻轻地扒开他掐在沙发里的手指,“我们可以找到那个人,然后……”

    “不要。”太宰治听了这话,突然抬起头,反过来抓住了他的手,“我不想……不想让他难堪。”

    “好,”细谷真停顿片刻,“那我们就不找他了。”

    太宰治这副如此深情的样子,让他更心疼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么单纯善良的青年,怎么就偏偏要遭遇这种事情呢。

    “真,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太宰治声音颤抖地问着,攥紧了他的手。

    细谷真用力地回握他:“不会的。”

    太宰治眼睛亮了点,扯出一抹笑容。

    “我们去把银行卡拿回来,然后我带你去买点家具,装扮一下你的新家。”细谷真把他拉起来,声音温柔,“可以吗?”

    太宰治握着他的手,点了点头。

    游戏公司离公寓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太宰治一路跟在他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言不发。

    细谷真不习惯和别人这样亲密,但想到对方刚刚遭受失恋打击,此时还很脆弱,再加上去拿银行卡,也很有可能遇到同样准备去取银行卡的那个骗子,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默许下来。

    收件处就在公司门口,他带着太宰治回到那里,敲了敲门。

    一阵响动后,有人打开了门,刚刚见过的策划小姐站在门口。

    细谷真愣了愣,有些意外。

    对面的策划小姐似乎也很意外,眼睛睁大了不少,看向他身边的人。

    然后,策划小姐的眼睛更大了。

    细谷真以为她是惊讶于太宰治这副低落的样子,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向她打了声招呼。

    “我来帮他取个快递。”他解释了一句,问太宰治知不知道单号。

    太宰治摇了摇头。

    “那……寄件人你填的谁?我进去帮你找。”

    太宰治飞快地抬头看了策划小姐一眼,又立刻低下了头,小声道:“治。”

    “什么?”他声音太轻,细谷真听的不真切,又柔声确认了一遍,“治?”

    “嗯。”

    细谷真点了点头,松开他。

    对面的策划小姐笑了笑,一指门口:“那我就先出去了。”

    她侧过身,让他到里面去找快递。

    策划小姐和太宰治都出去了,收件处只剩了他一个人。

    他弯着腰找快递,心里有点感慨。

    太宰治这个人,真的是太单纯了。

    明明是网恋,却连名字都要留真实的。

    轻轻叹了口气,细谷真蹲下身,捡起一个小巧的快递盒。

    收件处外,单纯青年太宰治和策划小姐面对面站着。

    太宰治:“录音?”

    策划小姐晃了晃手机:“录了录了,不就那一声称呼嘛,到时候连着之前的一起发给你。”

    太宰治轻笑:“麻烦小姐了。”

    他这一笑,策划小姐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摆出僵硬的职业化微笑:“没有没有,为顾客服务,应该的。”

    门口传来动静,太宰治竖起食指,贴在嘴边,眨了下眼。

    策划意会,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收件处的门打开,太宰治一秒恢复低落的样子,策划转身离去。

    “刚刚在聊天?”细谷真把找好的快递递给他。

    “嗯……随便聊了两句。”太宰治左手接过快递,右手自然而然地握住细谷真的手,还带点小心翼翼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