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3. 第 3 章
    拿到银行卡后,细谷真带太宰治去了附近的商场。

    他不常来这边逛,只能根据指示牌,把人带到了地下一层的家具城。

    家具城规模不小,高出一点的台子上摆着各家的产品,店铺与店铺之间插着纵横交错的过道。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临近午饭时间,再加上今天还是工作日,这里的客人并不多,偶尔有那么几个客人,似乎也并没有买的意思,销售人员大都无精打采,有人托着腮看剧,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刷着手机,还有人找张桌子一趴,直接睡了过去。

    太宰治跟在他身后转了半天,一声不吭,只在他问的时候摇两下头,好像对这些款式都不满意。

    他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想要买些什么,只好无奈地拉着他接着转,时不时打量一眼他的表情,以便确认对方是否看到了中意的家具。

    倒也不是没有直接问过他的选购意向,只是这人含含糊糊嘟囔半天,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只好就这样逛着。

    早上起来到现在,他还一直没闲下来过,出门前匆匆塞的面包早就消化完了。昨天的设计方案修改到凌晨三点,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又被另一位甲方折腾起来,再加上这里安静的氛围。

    他现在是又饿又困,却还得强撑精神,陪某位失恋的同志选购家具。

    偏过头,悄悄打了个哈欠,他突然感觉身边的人停下了脚步。

    太宰治晃了晃他的手臂,像是找到喜欢的样式了。

    细谷真精神一振,转过头,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静默片刻,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太宰治看向的地方,是一家极具特色的家具店。

    别家或简约古朴、或端庄华贵,只有这一家格外标新立异,到处飘着心形的粉红泡泡,让人看一眼就感觉甜到发慌。

    估计是过于追求情侣的甜蜜感,反而让人觉得十分不适。

    但太宰治好像并不这么觉得。

    他拉着细谷真走向那家店,问他喜不喜欢这家店的风格。

    他听着这人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小雀跃,想想他悲惨的网恋经历,一时不忍,说了个极度违心的“挺好”。

    销售员是个带着遮了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的小姑娘,看两个人来了,一脸惊喜,开开心心地站起身招呼。

    太宰治松开握着的手,兴致勃勃地去挑家具。

    细谷真站在过道边上,感觉有点头疼。

    他是真的猜不到这人是怎么想的。

    他现在自己一个人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室友,更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兴冲冲地挑了一堆情侣款,到时候新室友来了,说不定就要全部换掉,换的时候,那室友多半还要问他买这些东西的原因。

    这不是非得给人揭自己伤疤的机会吗。

    他想让人换一家,又怕现在提了要伤他的心。

    毕竟刚刚经历情感上的失败,现在一定还很痛苦。

    他只能安慰自己,说这人买情侣款只是为了发泄情绪,买完了会开心一点,过两天自己看着不顺眼,也就换掉了。

    反正……

    是太宰治自己住,又不是他住。

    两个人今天不过刚刚认识,他实在没必要管这么多。

    细谷真捏了捏眉心,决定暂时和自己的审美和解。

    毕竟今天是他自己莫名其妙地对这人这么上心,非要多管闲事带他来这个地方。

    真的很奇怪。

    他很少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这么多关切。

    对面店铺桌子上摆着的电子表显示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十四分。

    腹中的空虚感都快被时间磨尽了,他轻叹一声,决定今天就暂且把好人做到底,权当是为自己的新工作攒点人品了。

    太宰治叫了他一声,蹲在双人床前朝他招手。

    他推了推眼镜,认命地走过去。

    “真酱,我挑好啦。”双人床上摆着本产品宣传册,太宰治一边翻,一边指自己敲定的款式,末了仰起头,期待地问他的看法。

    他扫了一眼,仿佛通过图片就已经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略带敷衍地点了两下头,他半扶半抱把蹲到腿麻的人拽起来:“挺好挺好,你喜欢就好。”

    他能有什么看法,反正……不是他住。

    太宰治开开心心地刷卡付钱,填好了地址。

    售货员小姑娘保证天黑前到货,然后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夸他们很有夫妻相。

    细谷真有些尴尬地牵动嘴角:“我们……”

    太宰治挽起他的胳膊,笑着接过话茬:“真的吗?谢谢你!”

    姑娘摆摆手,祝他们百年好合,然后说:“你们接下来要去买日用的小物件吧?三楼有家店,卖得都是情侣款,口碑特别好。”

    太宰治非常配合地问到了店名和详细地点,挽着细谷真去坐直梯,按亮了顶层的按钮。

    电梯里,太宰治松开他,向后靠在墙壁上,无力地扯了扯嘴角,神情落寞:“抱歉,让你困扰了。我……我不想跟她解释太多。”

    细谷真被他如此迅速的情绪切换给整懵了一下,但看他这副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憋出了个“没事”。

    “陪我逛了那么久,你肯定饿了,我先请你吃顿午饭,然后再去挑剩下的东西吧。我问过刚才那个人了,她说这一层是美食街。”太宰治说着,按住开门键,示意他先出去。

    细谷真愣了一下,迈出电梯。

    其实,如果排除失恋引起的不可控情绪,太宰治这个人,还是挺好的。

    细谷真想。

    太宰治温柔善良、热情乐观,还很有绅士风度。

    如果在现实中谈恋爱,说不定会是他把别人骗得团团转。

    事实证明,虽然在性格的理解上有一些偏差,但他得出来的这个结论竟然意外地正确。

    太宰治,骗术圈王者,入圈以来,从来都只有他骗别人的份。

    他直接把细谷真带进了一家海鲜店,选了个角落的位置,让他点菜。

    细谷真惊讶于这人选的店面和位置如此合他心意,便在等菜的时候问了出来。

    太宰治勾起嘴角,做出有点骄傲的表情:“因为我是侦探呀。”

    他轻笑:“那你真的好厉害。”

    太宰治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即便自己处于刚刚失恋的伤心情绪,却还是会关注他。

    细谷真想。

    就是他真的蛮好奇,“饮食爱好”这种东西,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说起来……津岛修治今年好像跳槽去了一家侦探社。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联系了,但他还是会不自觉地因为某些点,猛地回想起对方。

    “真酱在想自己的恋人吗?”太宰治轻轻叩击桌面,随意地问了一句。

    细谷真一怔:“诶?为什么会这么想?”

    太宰治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是表情哦。”

    “表情?”

    “真酱的表情,像是在回忆自己的恋人。而且……”太宰治笑了笑,接过服务生端来的饮品,“你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吧?”

    细谷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太宰治的说法虽然和事实不符,但真要说起来,倒也什么错。

    他和津岛修治的关系,讲起来实在有些复杂,再加上,既然已经决定挥别,他也不太好再提起这些。

    犹豫半晌,他含糊地应了一声,没做进一步的解释。

    太宰治轻笑,起开瓶盖:“如果你对他真的有感情的话,一定要尽快见到他,然后亲口对他说出来哦。”

    “嗯,我会的。”细谷真一边回应他,一边按住了他举着瓶子伸过来的手,“抱歉,我不喝酒。”

    他对津岛修治确实有感情,不过不是太宰治说的那种。

    顶多算是……对恩人的感谢吧。

    太宰治眨了下眼,悻悻地收回手,给自己倒满:“哦。”

    细谷真迟疑了一下,没有出声。

    他本来是想问太宰治喝酒没问题吗,但转念一想,当代年轻人在外面吃饭,喝点酒好像也很平常,他这么问,反倒显得有些奇怪。

    而且,失恋之后借酒消愁,也是常有的事情。

    大不了喝醉了把人带回去,日用品随时都能买,也不急这一时。

    说到底,现在的情况就是,天大地大,失恋最大。

    可是他没想到,太宰治的酒品不好。

    说是请客,但最后的钱还是细谷真付了。

    期间,太宰治一直嘟嘟囔囔说要刷他的卡,还说卡的密码真酱一定知道。

    细谷真敷衍地说“刷你的刷你的”、“知道知道”,然后半拖半拽地把人拉了出去。

    店里的服务生凑上来想帮忙,可太宰治死死地抱着他,一边挣扎一边说自己要被抓回家了。

    服务生无奈后退,尴尬地说你们感情真好,眼里满是疑惑。

    估计多半是把他们当成了什么私奔的小情侣。

    细谷真更尴尬,只能挂着僵硬的笑容把太宰治往外拽。

    太宰治像是把他认成了那个网恋负心汉,抱着他的腰哭诉自己找他找得有多辛苦,见不到他有多害怕,觉得自己被骗了之后有多难受。

    从商场顶层一直说到十字路口。

    细谷真一边安慰他,一边庆幸这里人不多,只是偶尔有那么几个路人好奇地驻足张望。

    不然,他怕是要尴尬死。

    网恋实在太可怕。

    他心惊胆战地把太宰治拖到马路对面,想带他打车回家。

    可一直喊着说“只要你不离开我,要我怎么样都行”的太宰治突然就不干了。

    他说什么也不上车,非要走着回家,蹲在马路边上,抱着他的大腿,一哭二闹,幸亏还没上吊。

    司机逐渐等的不耐烦,细谷真无奈,只好道了句歉,先让他走了。

    细谷真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懂得了一个道理——

    你永远不能跟一个醉汉讲逻辑。

    太宰治靠在他身上,脚步虚浮地往前飘,竟然还认对了回公寓的方向。

    细谷真在心中赞叹一句,然后把即将撞上电线杆的某人拽回来。

    兜里的手机十分不合时宜地响起,他半抱着太宰治,接起电话。

    室友在电话那端,支支吾吾地说有事求他。

    太宰治同时踉跄一下,往前跌去。

    被拽着向前两步,他眼疾手快地把人捞起来,皱眉催室友快说。

    “我和我女朋友,想在咱这儿住两天。你放心,我们这个月肯定能找好新地方,也就……也就一周,今天新搬来那个不是还没室友吗,你和他住一段时间呗?”

    太宰治歪着头,眯起眼盯他,盯着盯着,突然在他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猛地松开他,跌跌撞撞地往旁边跑。

    那边有条护城河,护栏挺高,倒也不至于失足,细谷真跟在他身后,提防着他突然摔倒,一边回室友的话。

    “我得问他同不同意。”

    他是真没想到室友会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虽然就是在对门,搬过去倒也方便,但毕竟是和一个刚认识的人一起住,他心里总会觉得有些别扭。

    “我知道你不愿和生人打交道,和他住一起可能挺不舒服的。但……那不就一周吗?而且,你今天不还去了他那边?”室友恳求,“他就一个人住,肯定会答应你的。”

    太宰治一把抓住护栏,抬脚想往上迈。

    细谷真吓了一跳,立刻赶上去抓住他的手腕,低声对他说:“别闹。”

    “我没闹,我认真的,这不是我女朋友的要求吗。”室友在电话那边说。

    细谷真沉默片刻:“没说你。”

    太宰治在他的视觉盲区里勾了勾嘴角,突然向后仰去,嘴里高声喊着“殉情”。

    “知道了我去他那儿住。我还有事,先挂了。”细谷真加快语速,话音落下的瞬间便挂掉电话扔到兜里,伸手揽住太宰治的腰,强行把人从护栏上拽了下来。

    他听到了太宰治喊的那声殉情,把人按在怀里,叹了口气,柔声道:“那种人,不值得。”

    太宰治在他怀里蹭了蹭,两腿发软想要往下坐,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字:“真酱——殉情!”

    细谷真:“……”

    真酱?殉情?

    有一说一,他突然觉得,太宰治在某些方面,和津岛修治极像。

    除了……

    据修治本人说,他酒量特别好,酒品也特别好。

    “真酱!殉情!”

    太宰治又喊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