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4. 第 4 章
    殉情是肯定不可能真殉成的,太宰治在河边嚎了没多久,就抱着他睡了过去。

    他叫了车带两个人回公寓,把太宰治安顿好,再把送过来的家具安排好,忙忙碌碌一直到快黑天。

    这公寓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对门间或传来叫声,搞得他一阵尴尬。

    但好在,或许是一整天的忙乱导致身心处于极度疲惫状态,他进了另一间卧室收拾完毕后,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被来电铃声吵醒时,细谷真还有点懵。

    他认床,很难在新的床上睡着,刚搬到这座公寓住的时候,他失眠了好几天,后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睡不安生。

    可是昨天晚上,在这个地方,他意外地睡了个好觉,入眠迅速,一夜无梦。

    电话响的时候,他难得处于刚醒来的懵懂状态。

    “真啊,我昨天晚上招到了一个新店员,这小孩儿长得标致,还是个会玩魔术的呢。”电话那端的人开门见山,“你今天下午有时间没?你俩见个面,认识认识?”

    打来电话的是咖啡店老板,两人在这人决定开咖啡店之前就已经认识,彼此也算熟悉,之前聊天的时候,他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喜欢魔术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记了这么久。

    喜欢上魔术,也是大学期间的事情,那时候他和四个“网恋对象”之一的红色鲱鱼聊得很投机,对方自我介绍说是魔术师,他这才对这些东西产生了兴趣。

    红色鲱鱼总说将来有机会见面,要给他表演一个精心准备的魔术,不过可惜,现在想来,恐怕是不会有机会了。

    “好,没问题。下午什么时候?”

    “三点吧,正好一块儿喝个下午茶。”老板说,“来店里就行,昨天晚上已经装修完了。”

    细谷真应声,微微翘起嘴角。

    怪不得老板这么急着介绍他们认识。他开始还觉得有点奇怪,现在看来,恐怕是想让他提前工作啊。

    “好,那我下午过去。”

    “要去哪儿?”他话音刚落,身后就有人问了一句。

    他吓了一跳,猛地窜下了床,扭头去看说话的人。

    太宰治半跪在床上,发梢带着水汽,浴袍松松垮垮,脖子上绷带缠了一半,末端垂至若隐若现的胸膛。

    细谷真下意识移开视线,又缓缓移了回来。

    他总觉得这浴袍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太宰治扯了扯衣领,仔仔细细地把剩下的绷带缠好,自然道:“这个浴袍,是真酱的哦。”

    细谷真:“?”

    太宰治指了指门口,一脸无辜:“是真酱的室友送过来的,我实在没有其他衣服,所以只能借用真酱的了。”

    细谷真愣了一下。

    “是真的哦,他好像把真酱的东西都搬过来了。”太宰治爬上床,朝他的方向挪了挪,领口垂下,他身上此时并未缠绷带,内里风光彻底暴露在细谷真的眼前,“真酱——”

    太宰治撩起眼皮看他,眼角带了点媚意,声音软腻:“你要和我一起睡了吗?”

    刚出浴的美男子,皮肤被热气蒸得有些泛红,跪趴在床上,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人。

    这是一幅诱惑力十足的画面。

    然而细谷真完全不为所动。

    他神色未变,伸出手,握住太宰治的衣领向上一提,把人捂了个严实。

    太宰治顺势握住他的手,张了张嘴,仍想说些什么,却被他一句话憋了回去。

    “哪怕被人玩弄了感情,你也不能去学那个人。”细谷真神情严肃,“我知道你很难受,但一切都会过去的。”

    太宰治:“……”

    “不是那样的,我……”他紧紧地抓着细谷真的手,企图挽救。

    细谷真挣开他,食指虚挡在他唇边:“走出一段感情是需要时间的,没关系,慢慢来。”

    太宰治:“……”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人竟如此擅长固执的脑补。

    细谷真见他不再说话,满意地收回手:“我知道你没有衣服,我那里应该有几件大一号的,你看看合不合适。今天带你去买点衣服?”

    太宰治眼睛亮了一下,跑出房间,蹲到客厅挑挑拣拣。

    细谷真的室友直接把他的东西都堆在了客厅,看上去有些凌乱。

    太宰治坐在衣服之间,拿起一件就往身上比。

    “不用不用,我穿真酱的就可以。”捡到了一件合适的米黄色衬衫,他直接脱了浴袍,把衬衫套到身上,仰起头笑道:“真酱要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吧?那这些就当租金咯。”

    细谷真无奈,看这人一脸期待的样子,只好点了点头:“不过,内衣内裤总要买。”

    太宰治纠结一下,点头,但仍是说:“可我今天想和真酱一起去找工作。”

    “找工作?”细谷真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茫然地回头看他。

    “对啊,”太宰治把裤子穿好,站起身跳了两下,“为了早点从阴影中走出来,我得找点其他事情做嘛。”

    细谷真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太宰治不愿去网上找侦探事务所,也不想费力做简历。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遇到了自己中意的事务所,他就一定能顺利入职。据他本人说,他的业务能力仅次于上一家公司资历最老的那位侦探。

    抓捕重金悬赏的犯人、和黑/手/党勾心斗角、打击国外犯罪组织……

    这些都是他曾经的工作。

    细谷真听着,总觉得有些不靠谱,甚至怀疑他们做侦探的是不是都这么吹嘘自己。

    毕竟,津岛修治介绍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也用了其中一部分说法,一模一样的说法。

    这就显得非常可疑了。

    不过太宰治都这么夸耀了,他也没法说什么,只能微笑着点头,答应带她去找事务所。

    他是抱着“陪孩子玩儿”的心态去的,也做足了被事务所骂出来的准备。

    可事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太宰治好像真的蛮厉害的,他们上午跑了周边的五个事务所,太宰治竟然都是被请出来的。

    不是嘲讽,是真的恭送。

    太宰治每次都是神神秘秘地进去和他们谈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在对方“请您有机会再来”或者是“请您再考虑一下我们”的声音中离开。

    而他刚推门进去的时候,社长们的表情总是十分不耐烦的。

    细谷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只能看到对方前后态度的巨大反差。

    慢慢地,他的心态开始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陪着孩子玩,而是真心实意地想帮太宰找到一个满意的事务所。

    他能猜到,太宰治在侦探这项工作上,恐怕确实有着很强的实力。

    他逐渐开始佩服这个青年。

    能够成为一位出色的侦探,一定有着过人的头脑和极其敏锐的观察力,这是太宰治身上的闪光点。

    虽然,他也因此更疑惑太宰治究竟为什么网恋会被骗的那么惨。

    侦探的直觉本不该让他中计。

    他仰起头,看着太宰治站在二楼办公室门口,和又一位社长谈笑风生的模样,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所以说,谈恋爱真的害人不浅啊。

    太宰治关上门,扒着栏杆朝他招手。

    他走上楼,问:“怎么了?”

    “这家还不错哦!”太宰治说,“社长想请我们喝下午茶。”

    细谷真说:“抱歉,我下午有其他安排了。”

    太宰治:“诶?”

    细谷真:“要去工作的地方见同事,定在了下午三点。”

    太宰治偏过头,透过窗户看了眼表:“诶——那不是就快到时间了嘛……”

    “抱歉,已经约定好了。”细谷真无奈笑笑,摸了摸太宰治的头发,“我明天再接着陪你找,顺便买些其他需要的东西。”

    太宰治微微撅起嘴:“那真酱在开始工作之前要天天陪我出来哦。”

    “好。”细谷真应声,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他顿了顿,犹豫着开口:“那你接下来……”

    “我自己随便逛逛,真酱不用管我啦。”太宰治在他肩上拍了两下,“要和新同事好好相处哦。”

    他越过细谷真,轻声唱着歌下了楼。

    “一个人殉情是不行的……”

    被留在后面的细谷真眨了下眼。

    是他……听错了吧?

    不管太宰治唱的到底是什么,这件事也只能暂且抛到脑后,当务之急是赶去咖啡店。

    由于太宰治在最后这一家耗时比较久,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给新同事准备见面礼了,只能等到正式工作后再见面的时候。

    几乎是踩着点到达咖啡厅,他一推开门,迎面就是一捧满天星。

    猝不及防被吓了一下,他后退一步,抬手去挡。

    满天星往旁边一斜,后面露出个人来。

    褐色短发的青年扬起一个爽朗的笑容:“你好,我是黑羽快斗。”

    他单手抱着满天星,打了个响指,蓝紫色的花在柔和的灯光下化成白鸽,在空中飞舞半圈,轻轻落到他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