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5. 第 5 章
    白鸽在黑羽快斗肩上跳了一下,歪着小脑袋看他。

    “好厉害,魔术师先生。”视线从白鸽移到青年身上,细谷真笑着鼓掌,“非常令人惊喜。”

    “你喜欢就好了。”黑羽快斗弯下腰,执起他的手,落下轻盈的一吻。

    绅士得体,又很容易令人心动。

    他直起身,将那只白鸽引到指节,递到细谷真的面前:“如果喜欢的话,你可以带回去养。”

    细谷真怔了一下,连忙摆手。

    他哪有精力养鸽子,再说了,即便他有那个精力,同居的室友也未必愿意。

    想到这里,他突然记起,自己该找个新的室友了。

    还剩五天的时间,也不知道在下个月前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今晚回去之后,先尽快发布信息吧。

    “它很好养的,”黑羽快斗顺了顺白鸽的毛,“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了。”

    “真的不用,我不是很方便养宠物,”细谷真无奈,寻求借口拒绝,“而且,你们之间应该也是有感情的吧,这样给我……”

    “我养了很多只,也不差这一个啦。”黑羽快斗笑,双手捧起那只鸽子,小白鸽在他掌心跳着转了个圈,“你每天给它点吃的就行。”

    他双手轻轻一抖,小白鸽扑腾了一下翅膀,从他掌心离开,绕着细谷真飞。

    青年表情实在真诚,盛情难却,他只好答应下来,决定先养一段时间试试。

    白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在他肩头落下,偏头顺了顺自己的羽毛。

    肩上陡然多了点重量,他侧头去看,白鸽清脆地叫了一声,珍珠般的黑色眼睛快速地眨了一下,像是在朝他卖萌。

    “魔术师养的鸽子都那么特别吗?”细谷真轻笑,摸了摸它的头。

    “因为我是很厉害的魔术师嘛。”黑羽快斗倒也不谦虚,一边笑着回应他,一边拉开了旁边的椅子,请他就坐。

    他点头道谢的同时,桌上突然出现了两杯茶水,杯口还香上飘着细长的热气。

    “还有什么想要的吗?”坐下后,黑羽快斗晃了晃食指,翻转手腕打出响指,“我都可以给你变出来哦。”

    氛围太过和谐,细谷真突然就觉得有点局促,他捻了捻指尖,盯着杯中竖起的茶梗:“不用那么麻烦你的。”

    茶梗在杯中摇了两下,像是被他的声音震到了。

    “我也该表示什么的。”他抬起头,犹豫片刻,道,“也没什么可以展示的,不如,给你做点甜点?”

    黑羽快斗欣然答应,眼中写满期待。

    “有什么想要的吗?”

    “什么都好,只要是你做的,”黑羽快斗顿了顿,捧住微微发烫的杯壁,“一定都很好吃。”

    细谷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尴尬地笑了笑,去后厨寻找食材和用具。

    老板既然是希望提前开店,那这些东西应该也都准备好了才对。

    果然不出他所料,台子上整整齐齐地码着他需要的东西。

    黑羽快斗跟他进来转了一圈,笑着说自己在外面等,要给甜点师先生留足发挥的空间。

    他回到外面坐下没多久,咖啡店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站起身时,门已经被外面的人推开,风铃清脆作响,伴随着来人的声音:“打扰啦。”

    黑羽快斗和那人对视。

    “啊,今天就已经开始营业了吗?”来人惊讶地问了一句,径直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放到了桌上。

    “抱歉,这里已经……”黑羽快斗扫了眼那袋东西,不动声色地皱眉。

    “我就是来看他的。”来人把那袋东西向前推,越过中线,推到了黑羽快斗面前。

    袋子冷不丁自己动了一下。

    黑羽快斗向后挪了几寸,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看他?”

    “是哦,我是太宰治,他的室友。”

    室友?

    黑羽快斗按在椅子上的手向内一扣,力道加重几分。

    他本来还想……

    “这是替真酱送给你的见面礼,打开看看吗?”太宰治笑着端起茶杯,轻轻一抿,接着道,“真酱刚才走的匆忙,忘记准备,所以我就送过来啦。”

    袋子又动了一下,这回幅度还大了点。

    黑羽快斗扯了扯嘴角,伸出手拎起那个袋子,猛地一系,扔到桌角:“谢谢你的鱼。”

    “不用谢。”太宰治勾唇,看着黑羽快斗,“我也不知道该带什么,只好买了真酱最喜欢的食物。”

    黑羽快斗:“……挺好的,我也很喜欢,谢谢。”

    他猛地喝下一口茶,然后将茶杯放到一边,道:“既然这样,那我也送你个见面礼吧。毕竟你们也只是室友。”

    太宰治略微眯了下眼,表情愉快地点头。

    黑羽快斗摊开两只手,在太宰治面前展示几秒,然后将手按在桌子上,片刻后抬起,屈指在刚才按过的地方轻轻敲了两下。

    桌下响起一声欢快的狗叫。

    太宰治神色一变,猛地低下头。

    一只小小的柯基犬,竖着浅褐色的耳朵,一口咬住他的裤脚。

    他一推桌子,猛地站起身,椅子向后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小柯基吓了一跳,松开口,呜咽着蹲到黑羽快斗脚边,尾巴紧紧地夹在后腿之间。

    太宰治嫌弃地看了那条狗一眼,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他喊这一声的时候,后厨的细谷真正在切饼干,握刀的手一颤,规规矩矩的正方形,切成了个直角梯形。

    他隐约辨认出了那是太宰治的声音,心下疑惑,来不及收拾,扔下刀便冲了出去。

    黑羽快斗怀里抱着只柯基,有些惊慌地看着他。

    小柯基扒着黑羽快斗的手臂,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瞅他。

    他视线越过一人一狗,向后望去。

    太宰治单手撑着桌子,眼中还带着尚未褪去的惊恐。

    “怎么了?”细谷真问他。

    太宰治咬住下唇,颤巍巍地抬起手,指向黑羽快斗怀中的东西。

    细谷真微怔。

    小柯基扭头去看太宰治,快快乐乐地叫了一声。

    太宰治浑身一颤,向后退了一步,踩在了椅子腿上,脚下一歪,跌坐在地。

    细谷真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细声细语地问:“你怕狗?”

    “我讨厌狗。”太宰治皱了皱鼻子,咬住下唇。

    跟过来的黑羽快斗挑眉。

    讨厌和害怕,可完全不是一回事。

    然而细谷真并没有在意那么多。

    他回头去看黑羽快斗:“不好意思,这只狗……”

    “抱歉,我不知道太宰先生讨厌狗。”黑羽快斗立刻真诚道歉,只是暗自重读了“讨厌”二字。

    可惜细谷真并未领会他的深意。

    “没事没事,先把他放到员工休息室好了。”他顿了顿,问,“是你养的吗?”

    “不是啦,”黑羽快斗摇摇头,颠了颠怀中的柯基,“是我今天早上捡到的,带他去打了个疫苗,做了个清洁。”

    “本来想当作见面礼送给太宰先生的,”他叹了口气,露出弄巧成拙的尴尬苦笑,“结果谁知道,太宰先生‘讨厌’狗。”

    “见面礼?”细谷真有些意外。

    “是啊,”黑羽快斗朝桌边的黑塑料袋扬了扬下巴,“毕竟太宰先生都送给我礼物了,我总要有个回礼嘛。”

    细谷真看向太宰治。

    太宰治还没站起来,仰着头看他,攥住他的衣摆:“我带了一袋活鱼。”

    “活鱼?”

    这种东西,怎么会想到当作见面礼的?

    而且,太宰治会出现在这里,也很奇怪。

    太宰治神情沮丧:“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但是我发现黑羽先生好像也很喜欢鱼……”

    细谷真慢了半拍反应过来,有些无奈。

    太宰治恐怕是一路跟在他身后,确定了咖啡店大概的地方之后,又拐去买了鱼。

    该夸他不愧是侦探吗?

    他叹了口气,把太宰治从地上拉起来:“我不需要什么惊喜的。何况,你这是给了我个惊吓啊。”

    太宰治低着头,瞟了一眼黑羽快斗:“我哪能想到咖啡店有狗嘛。”

    确实如此,大多数的咖啡店,都是禁止携带宠物入内的。

    黑羽快斗见细谷真看向他,无奈地垮下肩:“我也只是暂时在这里放一放,准备这两天帮他找个主人呢。结果……”

    细谷真略一犹豫,问他:“你没法养吗?”

    黑羽快斗点头:“我昨天才刚到这座城市,找到这份工作,多亏店长人好,允许我晚上住在店里。”

    细谷真蹙眉,看看黑羽快斗,又看看太宰治。

    “我……想想办法吧。”

    本来在对视的两个人同时扭头看他。

    “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养这只狗。”

    希望他的新室友会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

    黑羽快斗眼睛亮起来,连连道谢。

    细谷真摇了摇头,正准备说什么,电话突然响起。

    他顿了顿,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表情瞬间凝重下来。

    “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他垂下眼睑,把手机捏在手里,与太宰治擦肩而过。

    “真酱?”太宰治茫然地叫了他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复。

    细谷真推门而出,身形消失在咖啡色门后。

    太宰治转回头,和黑羽快斗对视,片刻后,两人同时移开视线,一个看向桌子,一个看向后厨。

    咖啡店的门打开,细谷真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临时有事要出去一趟。”他抬起头,看向面前二人。“你们……”

    黑羽快斗:“没事,你去吧,我们开始营业后有的是在一起的时间呢。”

    太宰治和他恰巧相反,他立刻窜到细谷真的身边,低头看他:“真酱去哪里?我也要去。”

    细谷真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向黑羽快斗道别,带着太宰治离开。

    “去哪里?”出门时,太宰治不依不挠地问。

    细谷真:“银行,我去给别人转点钱。”

    太宰治眯起眼。

    两个人离开,徒留黑羽快斗和一条狗大眼瞪小眼,桌角扔着的活鱼竟然还没死透,挣扎着扑腾了最后一下,袋子发出声响。

    他抱着柯基往旁边一缩,脸上失去笑容,不爽地撇了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