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6. 第 6 章
    当天晚上,细谷真收到了老板的消息,让他下周一开始工作——也就是后天。

    在老板找到其他员工之前,他在咖啡店的工作是朝九晚五,全年无休,虽然可以请假,但总不好刚一开始就这样。所以周天,趁还没开始工作,他又陪太宰治出去逛了一天,买齐了他需要的日用品和换洗衣物,顺便带他买了部手机。

    在太宰治的强烈要求下,他给人买了部和自己同一款式的手机,一黑一白,看上去像极了情侣款。

    回到公寓之后,室友跟他说已经找好了住处,这周三搬走,于是他在网上发布了合租信息,特地标明了需要室友接受他养宠物。

    一只鸽子、一条狗。

    那条狗现在还待在咖啡店休息室,陪黑羽快斗度过孤独的漫漫长夜。而那只鸽子,他已经带了回来,放在自己暂住的那间屋里养着。

    带回鸽子的第一个晚上,太宰治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把那鸽子折腾了一个遍,好好的羽毛变得乱糟糟,甚至有几块都是一副快要被他薅秃了的样子。

    他窝在沙发里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鸽子,然后大概是觉得无聊了,随手把快咽气的小白鸽往客厅的空垃圾桶里一扔,溜进了自己的卧室。

    细谷真洗漱完之后,在自己房间找了半天,后来又去客厅翻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找到这只睡在垃圾桶里的白鸽,然后他才知道,原来还有哒宰搞鸽这么一出。

    他把白鸽安顿好,有些生气地去卧室找太宰治。

    进门的时候,太宰治正缩在床上背对着他,静悄悄地透过窗帘的缝隙盯着窗外,他本想质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结果一低头,看见了对方手上被白鸽啄出来的一圈伤口。

    白鸽温顺,一般是不会啄人的,也不知道太宰治干了什么,能让它啄得那么狠。

    再有白天那只小柯基。

    他像是天生和动物不对盘。

    细谷真叹了口气,转身出去拿药箱。

    养动物这种事儿,还是得慢慢来,说不定太宰治哪天就遇上了个特别合得来的小动物。

    帮太宰治处理好伤口,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简单给小白鸽做了个临时窝,然后上网去给他买鸟笼和食物。

    太宰治和鸽子不能共处一室,这是他在这里借宿的铁则,否则必然两败俱伤。

    可即便是这样,周一早上起来去看,那只小白鸽的状态还是有些差,不像第一天见面时那么活泼,而是有种有气无力、没什么精神的感觉。

    太宰治从门后探出个脑袋,小白鸽立刻精神了起来,扑棱着翅膀往笼子边缘撞,挤着脑袋想要去啄他。

    太宰治远远地朝那白鸽吐舌,一副小孩子模样,幼稚得可爱。

    细谷真盯着一人一鸟犹豫片刻,最终决定带着白鸽一起去咖啡馆。

    把这两个小家伙分开,他心里也放心。

    再者,黑羽快斗是养鸽大师,一定知道这小家伙出了什么状况。

    他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却一直没什么机会养,现在好不容易能养了,还是朋友送给他的,总不能只养上几天就给养死了。

    黑羽快斗就住在休息室,一大早就打开了咖啡店的门,等他拎着鸽笼到的时候,店里已经三三两两坐了不少小姑娘,各个都悄悄往吧台那边看。

    穿着执事装的黑羽快斗正在那里调着咖啡,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神情专注。

    他环顾一圈,不自觉地轻笑。

    这帮小姑娘,恐怕都是奔着黑羽的颜来的吧。

    白鸽咕咕地叫了两声,看上去精神了点儿,黑羽快斗听到声音抬起头,向他这边看过来,放下手中的东西,朝他招了招手。

    他遥遥地和黑羽快斗打了个招呼,绕去休息室换衣服。

    店长打算把这里打造成一个主题咖啡厅,每周都会更换新的主题。

    看黑羽快斗的着装,这周应该就是这个了。

    由于人手不足,他是甜点师,但也是服务员。

    衣服是店长准备的,他的是一身白色燕尾服,刚好和黑羽快斗形成对比。

    白鸽还没恢复平日的状态,但也比在公寓时好了不少,安安静静地立在他的左肩。

    黑羽快斗进来,递给他几张单子,说是外面的姑娘们刚点的。

    他接过来,无奈地摇了摇头:“黑羽先生魅力好大啊。”

    “明明是你魅力大。”黑羽快斗摸了摸他肩上的白鸽,“她们这些小甜点可都是冲着你点的。”

    细谷真见他盯鸽子打量,就借机说:“它好像有点问题……你能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吗?”

    黑羽快斗松开手,摇了摇头,神情落寞。

    他心里一紧,担心是白鸽出了什么大问题。

    “是环境问题。”黑羽快斗说,“它这两天待的地方,恐怕有什么和它相性不合的人。”

    细谷真沉默了一下。

    相性不合啊……

    “上次来看你的那个……”黑羽快斗欲言又止。

    细谷真意会:“太宰治。”

    黑羽快斗说:“我听他说……你们是室友?”

    细谷真:“是临时的,这周三就分开了。”

    黑羽快斗瞬间明白过来。

    他被太宰治摆了一道。

    如果那天这人没说他们是室友关系,他肯定就要向细谷真提出合租的邀请了。

    他本来以为是太宰治捷足先登,结果……这人原来是想搞个两败俱伤,打平衡战。

    就是不知道那个得利的“渔翁”会是哪一位了。

    瞬间就觉得有点不爽。

    “怎么了?”细谷真看他不说话,轻声询问。

    黑羽快斗回过神来,短促地笑了一下,戳了戳小白鸽:“那我就不用担心了,你们不住一起的话,它就不会受到那么大的影响了。”

    细谷真点了点头,觉得这些小动物太通人性了。

    “毕竟是魔术师养出来的动物嘛,肯定有独特之处的。”黑羽快斗眨了眨眼,手腕一翻,手里突然多了束玫瑰,自然的递给他。

    细谷真接过玫瑰,摇了摇头:“你该送给外面的小姑娘们的,送给我——算是浪费了。”

    “怎么会。”黑羽快斗弯起眼睛,露出两颗小虎牙,“送给你才是最合适的。”

    细谷真失笑。

    他怎么觉得最近遇到的这两个人,都总时不时地想撩他一下?

    把手里的玫瑰花递还给黑羽快斗,细谷真一边说着“既然是送我的,那就麻烦你找个地方把它养起来吧”,一边走出了休息室。

    从休息室到后厨,要经过外面的客人。

    一声软软的“小哥哥”叫住了他。

    本着客人就是上帝的原则,他停下脚步,走向叫他的那一桌。

    两个姑娘笑嘻嘻地仰头看他,好奇地问:“小哥哥,你和那个小哥哥是情侣吗?”

    她们问着,视线移向他的身后。

    细谷真跟着回头,黑羽快斗正向这边走过来。

    “不是,你误会了,”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解释,“我们只是同事而已。”

    “诶……”问话的小姑娘撇了撇嘴,一脸失落。

    细谷真仓促道:“那你们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去给你们做甜点了。”

    跟在他后面的黑羽快斗把这话听了个完整,在他走后非但没有离开,反而凑到了两个姑娘那桌旁边,弯下腰,压低声音:“虽然现在不是,但我有在努力哦。”

    他朝两个人眨了眨眼,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嘴边。

    小姑娘眼睛亮了亮,意会地点了点头。

    细谷真做完点心送出来的时候,两个小姑娘看他的表情都不对了。

    他觉得有点别扭,但又不好问,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假装没看见,尴尬地转身离去,步伐有些僵硬。

    他不是很习惯被陌生人长时间注视的感觉,尤其是对方的眼神还很奇怪。

    黑羽快斗往旁边站了站,挡住了两个姑娘的视线。

    细谷真感觉到变化,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营业第一天,店里会有宣传和折扣活动,来的客人很多,早上刚开门,没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偶尔还能和顾客聊上几句,但后来人渐渐多了起来,也就只有忙碌的份了。过了中午,有大学生来做兼职服务生,他们才好不容易能稍微放松一些。

    店里的活动要举办三天,他们恐怕就得像这样忙三天,不过好在店长仍旧有在招聘,员工会逐渐多起来,不至于什么事儿都是他们来做。

    新店刚开始,总是会比较艰难的。

    细谷真把刚刚做好的小蛋糕摆到柜台里,长出了口气。

    客人终于逐渐少了下来,几个兼职的服务生也越来越熟练。

    而他,就快要下班了。

    虽然咖啡店营业到晚上十点,但他却能够提前五个小时下班,在走之前多做出来一些甜品留到柜台里,供晚上来的客人享用就足够了。店长那边也正在找晚上五点之后的甜点师。

    前方有人敲了敲柜台,细谷真抬起头,不期然看到了太宰治。

    “你怎么来了?”他随手取出一块蛋糕放到柜台上。

    太宰治向前倾身,轻轻压在柜台边缘,举起那块蛋糕,凑到鼻尖嗅了嗅,夸赞:“好香,一闻就很好吃。”

    他抬起头,自然笑道:“我来接真酱下班回家呀。”

    细谷真愣了一下。

    接他回家?

    他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

    眼神不自觉地愈发温柔,他摸了摸眼前青年的头发,道:“我收拾一下就可以走了,你先去找个地方坐下来等等吧。”

    “我可以去休息室吗?”太宰治问。

    细谷真纠结一下,摇了摇头:“那只柯基还在休息室里待着。”

    太宰治不开心地拉下嘴角。

    黑羽快斗走过来,敲了敲柜台:“不好意思,请去那边结账。”

    细谷真抢在太宰治之前开口:“从我的工资扣吧。”

    黑羽快斗应了一声,拍了拍太宰治:“带你去找空位。”

    太宰治抬眼去看细谷真。

    细谷真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跟过去。

    黑羽快斗把太宰治带去了个远离柜台的偏僻角落,兀自拉开椅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聊聊?”

    ……

    于是细谷真收拾完东西去找他们的时候,两个人聊得正欢。

    太宰治背对着他,低下头咬了一小口蛋糕。

    黑羽快斗正问着:“你每次都往这儿跑,是没有工作吗?”

    细谷真隔着几米听了这话,心底多了几分歉意,是他没能带太宰治找到心仪的侦探社。

    太宰治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直起腰,轻笑,启唇:“事实上,我最近正在准备一本新书,名字叫‘我和我的异次元男友’。”

    黑羽快斗和细谷真同时挑眉。

    太宰治继续道:“我最近一直在为这部作品收集素材。”

    细谷真眯了眯眼,上前两步,屈指敲了敲桌面:“你不是说……自己是侦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