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8. 第 8 章
    细谷真稍作沉默,又拿了一块寿司放到他的嘴边,问:“听说过这个名字?”

    “没有,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太宰治咬住寿司,舌尖蹭过他的指节,**着向前走。

    “……是有点奇怪。”他表示赞同,把第三块寿司送入自己口中,拽了一下身前人的手腕,“这儿人太多了,你小心一点,别撞……”

    他话还没说完,街角突然冲出一人,擦着太宰治的肩,逆着人流往回挤,太宰治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那人一头张扬的白发,装上太宰治的时候,似乎还叫了一声……

    津岛?

    细谷真低头去看几乎摔在他怀里的人,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

    太宰治握着他的手臂站起身,不满地嘟囔:“那什么人啊,在这种地方还跑这么快。”

    他一边说一边揉肩,表情有些痛苦。

    细谷真轻轻抿唇,暂时把疑问憋了回去。

    “撞得很疼?”

    “疼——”太宰治拖着长音,尾音还有些发颤,“我超怕疼的。”

    细谷真纠结片刻,问:“需不需要去医院?”

    太宰治愣了一下,连忙摇头:“不要!我讨厌医院的味道!”

    “……那就不去了。”他没打算接着劝,太宰治却奇怪了,凑到他身边问为什么不接着劝他。

    “你不愿去,**嘛还要逼你。”细谷真叹了口气,往他嘴里塞了块寿司,转身往前走,“都那么大人了,自己应该有数。”

    他嘴上应付着太宰治,心里却在犯嘀咕。

    又是一个“太宰治”和“津岛修治”的相似点。

    可如果太宰治真的是津岛修治,为了某种目的来到他身边,他会那么蠢地把自己暴露的这么彻底吗?

    细谷真推了推眼镜,不自觉地皱起眉。

    “真酱……”太宰治跟上他,从后面拉住他的手,“你刚才突然特别像个家长。”

    细谷真脚步微顿,回头看他,略一挑眉:“家长?”

    太宰治理所当然地点头,甚至还问他有没有考虑过将来**的事情。

    “没有。”细谷真瞥了他一眼,“我怎么就不可能自己要一个了?”

    太宰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摊手:“因为真酱对结婚没兴趣嘛。”

    细谷真侧头看他。

    身边的青年自豪地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头:“我是侦探哦。”

    细谷真胡乱应了一声,吃掉最后一块寿司。

    津岛修治不喜欢小孩子。

    是刻意为之?

    还是……只是他多虑了?

    “还有什么想吃的吗?”他问太宰治。

    太宰治接过他手里的空盒,扔入路过的垃圾桶,晃着手里的钱包说:“明明是我请真酱,那就该真酱来选呀。”

    看样子,太宰治今天是真的打算让他来决定了。

    细谷真打量一圈,随便选了家饭店。

    算了,反正以后试探的时间还会有很多。

    他虽然不知道太宰治是为什么来的,但直觉告诉他,短时间内,对方不会离开。

    走一步看一部就是了。

    他选好饭店,点好菜,而太宰治好像真的只是来付钱的,甚至连桌上的菜都没动几口。

    据他本人称,是吃真酱的蛋糕吃饱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细谷真收到了短信提示,最近完成的设计任务的尾款到账了。

    恰好预算最近还算够用,他加快进食速度,饭后去了附近的银行。

    给那四位玩家的钱,还是要尽快还清,早点还清,就能早点和他们彻底撇清关系。

    进银行之前,细谷真扫了一眼等在一旁的太宰治。

    太宰治双手抄在口袋里,靠墙而立,注意到他的视线,勾唇一笑。

    看到这个笑容的瞬间,细谷真突然恍惚了一下。

    把那些钱还清之后,他真的就能和他们彻底撇清吗?

    心里的不安感好像越来越强烈了。

    他叹了口气,把新打来的钱全部转到留给策划的那张卡里。

    交易完成的提示音响起时,他猛然间想起黑羽快斗送的那只鸽子。

    虽然确实是他落下了,但是考虑到自己还有两个晚上要和太宰治一起度过,暂且把鸽子留在店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那只小可怜还指不定要被太宰治折腾成什么样子。

    室友周三离开,奇犽周五才来,宠物现在不需要养,仔细一算,他竟然还能享受一天的独居生活。

    可喜可贺。

    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给黑羽快斗发着短信,推开门走出银行。

    太宰治站在台阶下面,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仰头看他,轻声道:“突然想起来,真酱最开始在埋怨我骗你。”

    细谷真刚迈下一只脚,便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逼停了步伐。

    暖色的夕阳映在天边,落在太宰治的身上,却落不尽他的眼睛。

    “可是真酱,你明明也有很多事情在瞒着我。”

    细谷真愣了一下,盯着他出神。

    “我……”

    太宰治弯起眼睛,表情瞬间柔和下来,走上台阶,拍了拍他的头,道:“不过没关系哦,我等以后真酱主动告诉我。”

    那他大概是等不到了。

    细谷真偏头躲过他的手,想。

    有一些事情,他永远不会向别人提起,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人从他们身边经过,他背有些驼,走路一瘸一拐,咳嗽声沙哑无力。

    细谷真身体一僵。

    “怎么了?”太宰治问。

    细谷真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拉着他走下台阶。

    刚才那个男人,让他想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令人作呕的人。

    上衣口袋中,捏住银行卡的手不自觉用力,指尖泛起白色。

    太宰治回头看向正在缓缓关闭的自动门。

    男人佝偻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他半眯起眼定了片刻,而后嘴角突然一勾。

    ——都说过我在侦探社工作过了嘛,真酱。

    细谷真走在前面,轻轻拽了他一下,他收回视线,跟上身前的人。

    天色已晚,接下来也没有其他安排,两人直接回了公寓。

    太宰治去洗澡,细谷真在卧室处理自己的事情,冷不丁身后传来对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兴趣:“配音?”

    他吓了一跳,身体一抖,回头去看身后的人。

    太宰治身上还蒸着热气,发梢和睫毛上挂着细小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落下,像晶莹剔透的水晶钻石。

    他真的很好看。

    细谷真放松下来,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一番。

    黄金比例随处可见,五官身材具有自己独特的美感,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体模特。

    将来有机会的话,他还是很想画一画这个青年的。

    他在盯着对方出神,可被他盯着的人,却没有愣住。

    “真酱这样看我,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的,而且……还想吃掉我。”太宰治轻笑,向前俯身,擦着他的肩去够桌上的鼠标,轻轻点了一下。

    聊天窗口里,对方发来的是一条语音消息。

    小姑娘声音活泼激昂,带着十足的恳切意味,接连发来几条语音。

    “我可以听吧?”太宰治歪头问他,呼吸洒在他的脸上。

    “嗯。”细谷真向后倚去,不自然地盖住有些发红的面颊。

    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听自然是没关系。

    可是,他始终不习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小姑娘的语音一条接一条地放出来,细谷真在一旁听着,不时瞄一眼太宰治的表情,逐渐有些后悔。

    对方发了很多话,大多数都是反复央求他的,剩下解释事情的语音,篇幅倒也不长。

    简单来说就是,她这段时间策划的那部广播剧,其他全都准备好了,就差两位主役的干音。结果配攻的声优至今没有找到,配受的那位呢,三次突然有事,没法继续参与。

    这广播剧有些带颜色的内容,现在这个时候,没太多人敢接。那些真敢接的呢,试音又不过关。她是实在没了办法,才决定来找细谷真。

    太宰治听完,眼睛亮亮的,撒娇一般道:“我想试试诶,我们一起吧,真酱。”

    细谷真抿唇,低下头盯着键盘装聋。

    小姑娘之前帮过他不少忙,他确实是打算接这个活,权当是还个人情。

    对方也确实希望他能帮忙找到给攻配音的声优。

    可是太宰治……

    首先,**他的配音能力是否达标;其次,他也不知道他的声线是否符合预期;最后,和太宰治一起配那些带颜色的内容……直觉告诉他,会出事。

    “你可能不合适,我找别人看看吧。”他在太宰治的注释中摇了下头,轻声拒绝。

    太宰治说:“让我试试嘛。”

    他声音确实好听,可声音好听,并不能让他成为这个角色的声优。

    细谷真犹豫片刻,说:“我帮你要试音词,你自己试一下吧。”

    虽然根据他的经验,太宰治基本是不可能过。

    不过,他总不能那么生硬地磨去人的兴趣不是?

    机会还是要给的,做做样子嘛,不然太宰会不高兴的。

    至于真的给剧组找的攻要去试着请哪一位……

    细谷真滑动鼠标滚轮,浏览着剧本里关于攻的介绍。

    感谢太宰治的主动**,他大概……有了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