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了恋爱游戏后 > 9. 第 9 章
    黑羽快斗。

    这个广播剧的主役攻,他打算去问黑羽快斗是否愿意接受。

    说实话,他在配音圈认识的声优并不多,基本上还都是那个策划小姑娘介绍给他的,所以如果她的人际网里都没有找到其他合适的人,只能迫不得已来求他帮忙,那他就更不可能在圈里找到合适的声优了。

    如果考虑圈外的人,他朋友不多,想来想去,能够去问一问试试的,也就只有太宰治和黑羽快斗。

    而太宰治虽然毛遂自荐了,但声线又确实不是很搭。

    他们需要的是干净清爽的少年音,听上去就让人觉得像是涉世未深的学生。

    可太宰治的声音里……总像是藏着太多的故事,带着一种成年人独有的磁性和魅力。

    他声音固然好听,但确实不适合这个角色。

    相比起来,黑羽快斗要比他合适太多。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他感觉黑羽快斗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毕竟这部剧里有不可说的情节,他担心黑羽会觉得尴尬。

    可是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他的直觉又告诉他,黑羽快斗不会在意这些,而且会对配音这件事颇感兴趣。

    魔术师,本身就是好奇心很强的一类人,而作为一位出色的魔术师的黑羽快斗,刚刚离开大学,比起其他魔术师来,他的好奇心程度,只增不减。

    年轻人在同性面前,又往往不会很在意聊起那种话题。

    提前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细谷真把刚做好的小饼干摆到柜台上,轻轻敲响休息室的门。

    他今天来得比前两天早了不少,进门的时候黑羽快斗好像还在睡觉,休息室里没什么动静。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工作时间,他估计黑羽快斗大概率已经醒了,这才过来敲了门。

    等了片刻后,里面的人“嘭”地一声把门拽开。

    黑羽快斗上衣扣子系了一半,脑袋左侧悄悄翘起一撮头发。

    细谷真握着门把手,呆呆地眨了下眼。

    这还真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当代大学生的生活状态,原来是这样的吗。

    被他落在这里的那只小白鸽“咕咕”两声,飞到空中,落在黑羽快斗肩头,扑腾一下翅膀,对着他翘起的头发,又快又准地一口咬下。

    遭到太宰治的极度厌恶的小柯基也叫着蹦过来,在他俩身边摇着尾巴转圈圈。

    黑羽快斗在两只小动物叫完之后,也叫了一声,表情扭曲地喊着疼,把小白鸽从自己头发上揪了下来。

    然后他才看向站在门口的细谷真,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埋下头把衬衫的扣子一气儿系到顶,紧紧地卡着脖子,然后狼狈地捂住乱糟糟的头发。

    像极了一个纯情的少年。

    小白鸽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撒气一般在他手背上啄了一下,高傲地一拍翅膀,从半开的窗户里飞走。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不要意思,我不小心睡过了。”

    “抱歉……我以为你已经醒了。”

    然后又是一句不约而同的“没关系”,中间夹杂着一声狗叫。

    小柯基不明就里地兀自开心,从细谷真脚边钻出去溜到了外面。

    细谷真回头看了一眼,也就任它去了。

    现在还没正式开门,不会进来客人,让它出去玩一会儿倒也无妨,恰好他还有事要说。

    黑羽快斗向旁边让了让,两人一起在休息室内就坐。

    时间不多了,细谷真打算速战速决。

    没再说什么客套话,他开门见山:“我想麻烦你帮个忙——你了解配音吗?”

    黑羽快斗喉结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轻轻点头。

    “我有个朋友最近在制作一部**向的广播剧,现在就差攻的声优了,我觉得你声音比较合适,所以想问一下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他从背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把广播剧的试音词和人物介绍发给黑羽快斗,着重向他提了一下里面会出现某些情节的事情。

    黑羽快斗浏览着文件,时不时应两声表示自己在听他说话,然后待细谷真解释完之后,合上电脑,清了清嗓子。

    “如果有一天,你决定要结婚了……”他声音中带着隐忍的落寞,声线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听上去更加贴合剧里的人设。

    这点变化实在不大,却又着实关键,他让剧里的那个角色立刻变得活灵活现,而黑羽快斗的影子,却无处可寻。

    细谷真惊讶地睁大眼,下意识鼓掌。

    “好强,你之前接触过这些?”

    黑羽快斗笑着摇头:“我就是因为工作需要,所以能够熟练掌握伪音的技巧。至于广播剧,这还真是第一次。”

    细谷真:“工作需要?”

    “是啊。”黑羽快斗摊手,“魔术师可不是默剧表演师,我们变魔术,也是需要靠嘴的嘛。”

    细谷真恍然大悟,同时有些惊讶。

    原来魔术师也是这么多才多艺的一个职业吗?

    竟然还需要学习伪音。

    他之前完全没听说过。

    黑羽快斗看着他全然信任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和歉意。

    ——因为魔术师根本就不需要学这些,所以他才会不知道。

    细谷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又犹犹豫豫地开口:“那,那些内容……”

    黑羽快斗自然知道他在指什么,扬起笑容:“如果另一位主役是你的话,我不但完全不介意,甚至还会特别期待的!所以……是你吗?”

    细谷真愣了一下,说:“是我。”

    “我很喜欢你的声音,它能带给我我曾经失去过的温暖。”黑羽快斗看着他的眼睛,上身略微前倾,声音温柔而富有磁性,宛若在深情告白。

    细谷真顿时就有点坐立不安的感觉。

    黑羽快斗夸他声音好听,他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但他的表情却总让他觉得有一些……

    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带给他……他曾经失去过的温暖?

    黑羽快斗自然也发现了他的不适,于是见好就收,向后靠了靠,重新拉远两人之间的距离。

    “所以,我非常期待和你一起完成这部广播剧。”他以一句极其官方的说法结束交谈,站起身,拍了拍细谷真的肩,走向门口。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就被拉到一个就现在而言很合适的程度,细谷真放松下来。

    黑羽快斗伸了个懒腰:“该营业啦。详细的事情有空再谈?你们急吗?”

    细谷真沉吟片刻:“比较急,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今晚能一起对一下戏,然后直接录出来。”

    黑羽快斗开门的动作一顿,猛地回头看他,本就不小的眼睛又大了一圈:“今晚!?”

    细谷真吓了一跳,小心问道:“不方便吗?”

    黑羽快斗当即摇头:“没有没有,我很方便。就是……你不回去吗?”

    “我在哪里都一样啦。”细谷真笑着解释,“而且录干音的话,我们两个一起,效果会更好。”

    他没说出口的是,如果他回公寓录音的话,知道自己期盼的角色被黑羽快斗抢了的太宰治,恐怕是会不遗余力地添乱的。

    那还不如干脆就不回去,直接在这里把事情处理完。

    休息室很大,他们两个人睡在这里绰绰有余。

    至于认床的问题……

    那不重要。

    他总得先还人情,大不了失眠一晚就是了。

    以前又没少干过这种事儿。

    “那那个太宰治会不会……”黑羽快斗有些担忧。

    “他不会怎么样的,”细谷真失笑,“再说明天我就该搬回去了,这样顶多算是提前一天吧。”

    “那就好。我是怕你不在,他会闹别扭。”黑羽快斗耸肩。

    “他好像确实有些像小孩子,不过也不至于这样啦,我们认识也没几天。”

    细谷真一边说着,一边觉得有些好笑。

    实际年龄小、长得也更显小的黑羽快斗,表现得却比太宰治成熟不少。

    这两个人之间有着极其明显的反差。

    他虽然并不讨厌小孩子,但果然还是更喜欢和成熟的人相处。

    和黑羽快斗在一起会让他有一种舒适感,那是和太宰治在一起所体会不到的。

    不管是工作还是交谈,他和快斗都很合得来。

    甚至包括饮食。

    他记得太宰治第一次见到黑羽快斗的那天说过,快斗也蛮喜欢鱼的。

    那一袋本来是买给他的活鱼,还特地当成见面礼,送给了黑羽快斗。

    细谷真在后厨做着曲奇,心里有点开心——以后可以有人和他一起享受海产品了。

    在吧台的黑羽快斗莫名其妙感觉到一丝冷意,手一抖,咖啡险些洒出。

    黑羽快斗将来有没有机会吃到全鱼宴先暂且不提,反正太宰治是真的好好体验了一回为别人做嫁衣的感觉。

    细谷真抽空回家搬了趟设备,进门前他做足了准备,结果太宰治竟然刚好不在家。

    他瞬间就有点小庆幸。

    ——这可不是他没给人机会。

    不需要当面解释,事情就好解决多了。

    他在回咖啡店的路上给太宰治发了条短信,言辞恳切地解释了一番自己即将“夜不归宿”的原因。

    然后以接下来还有工作为由,立刻把手机调成静音。

    静音模式开启的那一瞬间,屏幕上蹦出了太宰治的来电显示。

    细谷真平静地收起手机。

    他觉得太宰治需要冷静下来的时间。

    而且,他现在在车上,不方便接电话。

    计划通。

    难得小小地捉弄别人一把,细谷真莫名觉得有点爽。

    ——下次还想。

    至于黑羽快斗能否得到剧组的认可,他是完全不担心的。

    如果快斗都不行,那就没有人能够做到了。

    而黑羽快斗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顺顺利利地通过了试音。

    下午的工作结束后,细谷真一点回公寓的打算都没有,直接跟在黑羽快斗身后进了休息室,准备开始对戏。

    黑羽快斗翻看着剧本,突然说:“真,你说太宰治会不会……突然找过来啊?”

    细谷真猛地愣住。

    太宰治?

    说到太宰治……

    好像自从调成静音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手机。

    咖啡店工作太忙,他是真的把这事儿忘了个彻底。

    细谷真推了推眼镜,僵硬地掩饰自己的心虚,吞了口唾沫,缓缓拿出手机。

    25个未接来电,31条未读信息。

    屏幕上跳出最后一条信息的内容。

    “真酱!我要自杀了!”

    来信时间,三分钟前。

    短信的最后还非常贴心地附上了定位。

    黑羽快斗坐在他身边,刚好能看到屏幕上的内容,他轻轻合上打印出来的剧本,看向细谷真。

    细谷真轻轻咬住下唇,沉默。

    “你要……去找他吗?”黑羽快斗问。

    细谷真:“……不。”

    黑羽快斗:“?”

    细谷真打开手机,看都不看,直接忽略掉所有来电和短信。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没有必要非得亲自过去。”

    黑羽快斗愣愣地看着他在拨号界面上按下“110”三个数字。

    实不相瞒,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点心疼太宰治。

    细谷真平静地打完这通电话,转向黑羽快斗,一推眼镜:“我们继续?”

    他也是会有小情绪的,太宰治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打扰他工作,他怎么会不生气?

    黑羽快斗:“……好。”

    是谁说真善良温柔好说话的?

    看看太宰治这个例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