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白兰和太宰治坐在桌子两端,听了他这话,同时沉默地望向他。

    奇犽后退一步,莫名感觉浑身一凉。

    片刻后,白兰淡然举起桌上茶杯,轻抿一口滚烫的茶水,说:“你误会了,我的目标始终是真真。”

    他将茶杯放下,环顾四周,最后视线落在太宰治身上:“我并不清楚这里的布置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太宰打算追我。”

    太宰治轻哼一声,不屑道:“别自恋了,这些都是我和真酱的!别碰我们的东西!”

    他撑着桌子向前俯身,把白兰面前的粉色茶杯拽到自己这边。

    “真可怜,你因为求而不得,已经患上癔症了吗?”白兰一脸疼惜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傻子。

    “明明是你精神失常。”太宰治抬手一指房间角落,“看到没,那里还有你昨晚打碎的水杯。”

    奇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一堆花花绿绿的碎玻璃凑成一撮,在灯下反着光。

    所以这两个人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些什么?

    他收回视线,暂且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说:“我对你们得了什么病没什么兴趣,我就是想问一下,真哥在哪儿?”

    太宰治睁大眼:“哇,看看你的表情!你不会觉得是我们把真酱藏起来了吧?”

    “不。”奇犽挑眉,环视一圈,“我觉得你们应该没那个能力。”

    白兰眯眼,问:“看不起我们?”

    奇犽摊手,语气夸张:“怎么会——我只是觉得真哥超强。”

    太宰治指着他说:“啊,出现了!真酱的脑残粉!”

    白兰帮腔:“都追到公寓来了,这是私生吧。”

    奇犽:“?”

    太宰治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刻意的怜悯:“对了,奇犽的世界都没有这些词呢。”

    白兰摆出和太宰治如出一辙的表情:“和真真有好大的隔阂呢,很难适应这边的生活吧。”

    两个人如此虚假的关切,听得奇犽心里好不舒服。

    他撇了撇嘴,双手环胸,说:“你们在这里这么可怜我,结果自己还不是连真哥都见不到。”

    他在两人的沉默中继续道:“看样子,住对门也根本没什么用嘛。”

    语气中满是嘲讽。

    “最起码也比一面都没见过的强嘛。”太宰治回击。

    然后三个人同时陷入沉默。

    他们明明同病相怜,却偏要五十步笑百步,互相捅刀,给自己找不痛快,何必呢?

    黑羽快斗说自己要和真睡觉了的那条消息还明晃晃地摆在群里,无声地炫耀着他的胜利。

    他现在和细谷真一起,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而他们却只能在这儿干瞪眼,说着毫无营养的话,争夺莫名其妙地优越感。

    何必呢?

    他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指不定黑羽快斗哪天一个开心,从细谷真手里要过这绳一抖,他们这三只小蚂蚱就得排着队地往下掉。

    奇犽坐在沙发上,抬手叫停,说:“我和你们可不在一根绳上。”

    太宰治笑:“是哦,奇犽小朋友现在都还没上绳呢。”

    奇犽张了张嘴,然后又立刻闭上。

    ……他们怎么又开始了?

    说好的统一战线、友好合作、搞掉快斗呢?

    奇犽双手撑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天花板。

    三个变化系……太难坦诚合作了。

    他眨几下眼,驱走盯一个地方盯久后的酸涩感。

    “变化系”念能力的性格特质——反复无常,心口不一,热衷骗人。

    这样的三个人凑到一起,能好好合作就有鬼了吧?

    哪怕是共同利益的驱使,他们也必然会对彼此怀有强烈的警惕,从而极大降低合作效率。

    甚至话有可能互相牵连,让黑羽快斗坐收渔翁之利。

    可不合作也不可能,他们谁都不想眼睁睁地看着黑羽快斗不费吹灰之力地带走细谷真。

    太宰治盯着杯沿,轻轻转动茶杯,看着竖起的茶叶晃晃悠悠地漂浮。

    他知道细谷真现在的想法还是要赶紧把他们送走,可这只是现在。

    黑羽快斗可一点也不傻,他很清楚该如何一步步把细谷真勾到手,然后直接带人离开。

    何况,和他们不同,黑羽快斗有着纯天然的优势——他生活的环境,和细谷真如出一辙。

    他就算把人拐回自己的世界,被拐的人都未必能察觉出不对。

    但是他们不一样。

    西西里岛是里世界的天堂,横滨是异能者的舞台。

    白兰来这里之前还被关在复仇者监狱,太宰治回去之后,又必然难与港黑和武侦撇清关系。

    细谷真很容易察觉不对,而且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在发现有问题的那一瞬间,立刻毅然与他们彻底割断关系。

    因为由两个世界之间的差异催生出的他们情感上的距离,会让细谷真拥有强烈的不安感。

    缺乏安全感的人,会很难接受这种差异和变化。

    至于奇犽,那就更是如此了。

    太宰治一开始说的没错。

    奇犽的原生世界和这里相差很大,他可以在短时间内适应甚至融入这个世界,可细谷真到了他的世界之后,未必能够,甚至未必愿意去做这些尝试。

    毕竟对细谷真而言,他们现在充其量就只是普通的朋友。

    甚至连朋友都未必是。

    只有在他心里占据到足够分量的地位后,他们才敢把细谷真带去自己的世界。

    可是现在。

    黑羽快斗强势地包揽了细谷真所有的白天,甚至黑夜。

    白天有工作暂且不提,现在真酱连晚上都不回来,干脆直接住在了店里。

    他们甚至都找不到可乘之机。

    所以现阶段,必须合作,只能合作。

    虽然奇犽尚且不知道,他的“室友”身份暂且没什么用处,但他也能明白,他们三个人需要合作。

    因为,黑羽快斗和他们不同,他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气息。

    他们三个都来自黑暗,哪怕掩饰的再好,身上还是会刻着属于那些地方的气息。

    可黑羽快斗太干净了,他生于光明,长于光明。

    哪怕是“怪盗基德”这个大名鼎鼎的**的身份,也有他属于正义的原则的坚守。

    他不贩卖偷盗的东西,更不会去伤人,他非但不属于黑暗,甚至与黑暗为敌。

    之前,太宰治获取到他那边的信息之后,曾经在群里嘲讽过——

    小偷先生**心要做正义的伙伴,这还真是世间罕有的笑话。

    可现在,他的那句嘲讽反倒成了笑话,可以被黑羽快斗拿来嘲讽他。

    因为细谷真的直觉太可怕了。

    他会下意识地觉得他们危险,会不自觉地和他们保持距离。

    所以当他们四个人凑到一起时,细谷真会在对比之中毫不犹豫地亲近黑羽快斗,疏远他们。

    现在他们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

    白兰清了清嗓子,抬起手。

    其余两人同时看他。

    他自若地指了指太宰治的身边,说:“麻烦帮我递一下那袋棉花糖。”

    太宰治&奇犽:“……”

    是他们想多了,不该对这个棉花糖精有什么过多期待的。

    白兰耸肩:“干嘛这个表情?不是说好了合作吗?我吃完干活就是啦。”

    他从奇犽手里捞过棉花糖,撕开封口抱在怀里,看着默不作声的两位,略一挑眉:“不会还要我给你们分配任务吧?又不是真的合作。”

    “你们智商都在来的路上掉没了?”

    他一脸狐疑地盯着二人。

    三人互相对视良久。

    太宰治率先做出反应。

    他轻笑一声,站起身:“那就合作愉快咯?”

    奇犽双手叠在脑后,靠在沙发上:“合作愉快。”

    只是针对“黑羽快斗”的合作而已,确实没必要考虑那么多。

    三个臭皮匠都能顶一个诸葛亮。

    何况……他们再怎么样,也该算是三个诸葛亮吧?

    “所以……你和真真约好了今天来,但他完全没理你?”白兰扭头问奇犽,竟然像是真的打算开始“干活”了。

    奇犽说:“我提前一天过来,但已经给他发过消息了。”

    太宰治摊手:“那白搭,真酱工作时间从来不看手机。”

    “所以……我们只好亲自去找他咯。”

    “说起来,”奇犽跟着两人往外走,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你们昨天晚上说的那个惊喜,是什么?”

    太宰治拍了拍他,说:“别着急,你很快就知道了。”

    奇犽看着他的笑容,愈发觉得有些不妙。

    而他的这一预感在见到细谷真之后,成真了。

    细谷真确实如他想象的一样,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容,藏在镜片后的眼镜轻轻弯着,眼尾略微上翘,说不出的勾人。

    他端了一块巧克力蛋糕过来,恭敬欠身,说了声“请用”。

    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奇犽眼巴巴地望着他,等着他再说点什么,然而半晌后,无果。

    细谷真看小孩儿等得实在可怜,无奈推了推眼镜,问:“是奇犽吗?”

    奇犽眼睛一亮,点头:“是!我提前一天来了,给你发了信息,你好像没看到。”

    “不好意思,我工作时间不看手机。”细谷真道歉,然后指了指吧台的黑羽快斗,“认识吗?”

    奇犽一愣,不解地点头。

    “那就好说了。”细谷真点头。

    太宰治垂眸搅动咖啡,杯勺碰撞发出声响。

    细谷真看了他一眼,说:“我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在公寓住。”

    奇犽:“?”

    “为了适应你们的到来,我需要在这边住一段时间。”

    奇犽茫然地扭头去看太宰治和白兰。

    他猜到黑羽快斗会在这三个人的竞争中占据优势,但他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大的优势。

    这不就是相当于,除非来这家咖啡店,否则他们连真哥的人都见不到吗?

    原来天平已经倾斜到如此程度,怪不得这两位如此积极得非要促成合作。

    黑羽快斗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抬起头来,遥遥地朝他们打了个招呼。

    那笑容干净爽朗,看得太宰治和白兰心里一阵难受。

    “那我先去后面忙了。”细谷真说着,转身离去。

    太宰治幽幽叹息,屈起手肘戳了戳奇犽,说:“惊不惊喜?你现在连窝边草都没机会吃了。”

    奇犽愤愤地低下头,插了一小块蛋糕塞到嘴里。

    怪谁哦?

    还不是某两位提前到的家伙非要搞事。

    细谷真突然脚步一顿,回头看他,沉吟片刻后,道,“不好意思,冒昧问一句,你今年多大?”

    奇犽微怔,如是回答:“十八。”

    “所以……你从十四就开始玩次元恋人游戏?”

    “对啊。”

    细谷真“哦”了一声,又问:“伊尔迷是谁?”

    奇犽吞咽着口中的蛋糕,含糊不清道:“我哥。”

    “你哥啊。”细谷真点头,拉出椅子,重新入座,平静地注视着他,“那你知不知道,未成年人玩游戏,会有防沉迷措施?”

    奇犽一脸茫然。

    那是什么东西?他还真是从未听说过。

    太宰治和白兰没忍住,同时笑出了声。

    毕竟世界不同嘛,奇犽小朋友当然不会知道啦。

    “你在这个游戏上投入了这么多,或许其中也有我的责任。”细谷真扫了偷笑的二人一眼,接着道,“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见一见你的……监护人?”

    他确实早就觉得奇犽的声音尚显稚嫩,也曾经犹豫过要不要问问对方的年龄之类的,但他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反而选择了听之任之。

    这是实时互动型的游戏,作为游戏的提供方,防范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本该算是他的责任。

    这是细谷真的逻辑。

    但是不是奇犽的。

    被他要求见监护人的青年只觉得十分摸不着头脑,一脸茫然地问:“什么?”

    细谷真屈指推了推眼镜,道:“那位‘伊尔迷’先生。”

    奇犽:“?……!”

    他想见大哥!?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