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不可以吗?”

    奇犽一脸纠结:“我觉得……大可不必。”

    细谷真警觉:“你是在瞒着他,花他的钱玩游戏?”

    奇犽睁大眼,争辩:“怎么可能!我花的钱全都是我自己赚的!”

    细谷真问:“怎么赚的?”

    “接……”奇犽话音一顿,“活”字在嘴边打了个转,出来时已经成了“打比赛”。

    他的世界和这里虽然差异很大,但“杀手”这种非正常职业不能随便说这一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他要是真说出来了,那他和这个世界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打比赛”嘛,那应该就无所谓了,比赛选手这种职业,多么正常,多么合理,甚至还会让人另眼相看。

    可是细谷真并未如奇犽预料的那边表现出什么惊叹的情绪,他只是问:“你是职业运动员?”

    奇犽微怔,不自然地摸着鼻子别开视线,点头。

    在天空竞技场二百层以上打比赛,那也算是“职业运动员”了吧?

    既“职业”,又“运动”,倒也没什么不对。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扬起嘴角。

    ——抓到小朋友的把柄了。

    骗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像他们这种大人,随便说点谎肯定不会怎么样。不过小朋友说谎话,将来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太宰治愉快地搅动咖啡,像是已经忘记了细谷真对自己信任全无的事情。

    白兰嚼着棉花糖,抽空瞟他一眼,神情中多了几分怜悯,像是忘了他们两个其实是一起失去细谷真的信任这件事。

    细谷真假装并未注意到桌上的诡异气氛,继续问奇犽:“那你现在来这边……是已经退役了?”

    “退役?”奇犽一时有点懵,听到他这说法,愣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说话还有点磕绊,“对,对,我已经……已经退役了。”

    细谷真轻轻“哦”了一声。

    他想这孩子大概是还没有彻底消化退役的带来的打击,所以才回应他的时候才会有些恍惚。

    只知道运动员职业寿命短,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短。

    从十四,到十八,仅仅四年的职业生涯。

    他才刚刚成年,才刚刚步入美好的青春,却已经不得不和自己热爱的职业赛场告别。

    细谷真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看上去还有些稚嫩的少年。

    如果奇犽知道他在脑补些什么,一定会偷偷再次说一句“大可不必”。

    毕竟他一点也不热爱他的职业,自己那破烂家族产业,他烦都快烦死了,巴不得早点脱离苦海。

    对,是“家族产业”。

    揍敌客家家族产业世代延续,工作技能薪火相传,数十年的辛勤积攒,这才在山上拥有了一套别墅。

    毕竟入乡随俗,他的说法也得跟着改变才行。

    比如如果将来提及小杰的“失踪专业户”父亲,那他的职业就应该是考古学家。

    高端大气上档次。听听这说法,他挚友的父亲是考古学家,多棒,一定会增加真哥的好感。

    可惜他现在并不知道他真哥在脑补些什么。

    所以他只能颇紧张地注视着细谷真的表情,试图在其中发现什么隐藏信息,以便及时做出应对,更好地把自己的话圆过去。

    不过很显然,他和他真哥的脑电波现在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细谷真遗憾他早早结束职业生涯,他却在担心细谷真察觉出来自己在叭瞎话。

    但是就是这样,明明根本不同频,他们却意外地能对接上。

    他越看细谷真的表情越摸不到头脑,所以就越发紧张。细谷真则觉得他的这副表情,是被戳破退役后的慌张和难过,于是对这个刚刚步入成年阶段的青年也就更多了一点疼惜。

    在一旁看透一切的太宰治和白兰沉默地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出点隐约的羡慕。

    凭什么他们都“坦诚”成那样了,却还是得不到丝毫信任。而奇犽撒谎撒得如此磕磕绊绊,细谷真却完全没有察觉,甚至还通过自我脑补帮他圆场?

    肯定不是他们的问题。

    白兰拿出棉花糖,太宰治端起咖啡杯,两个人在某一方面突然达成了一致。

    一定是小朋友年龄太小的缘故。

    将来掉马后看谁更惨。

    小朋友有小朋友的好处,不容易被怀疑,撒谎之后也会更容易被大人原谅,但是同样的,既然已经要做“小朋友”,那要是想再成为“大人”,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身份和关系的转变向来是一个很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细谷真而言。

    他既然已经打算把刚刚成年的奇犽当作弟弟来对待,那其实也就意味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奇犽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除非他有办法让细谷真完成从“把他当弟弟”到“把他当一个追求者”的转变。

    不过,只要有他们在,那他这个转变就一定完成不了。

    白兰微微眯眼,嘴角勾起。

    小朋友终归还是小朋友,总是有些天真的嘛。

    现在被护得有多好,将来掉马就会有多惨。

    比如太宰治,就是个鲜血淋漓的例子。

    看看一开始,细谷真多心疼他,结果现在呢,连个眼神都不给。

    啧啧啧。

    好好的一杯咖啡都让他给搅得凉透了。

    白兰莫名有点开心。

    他好歹还和细谷真对视过,这位干脆就直接被当成了背景板。

    看到太宰治不爽,他心里就爽了。

    于是他开口说:“真真不用担心,奇犽虽然已经退役了,但也不是就永远和那里无缘了哦。”

    细谷真一愣,看向他,问:“复出?”

    白兰沉吟片刻,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算是吧。”

    毕竟严格来讲,那不能叫“复出”,而该叫“回家”。

    奇犽怎么会听不懂他话里的含义,抬高声音反驳:“既然已经退役了,我就没有复出的打算了!”

    细谷真问:“不会觉得遗憾吗?付出了那么多,却没有得到期待的回报,何况你才刚刚成年,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奇犽摇头,漂亮的蓝眸闪烁微光的:“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而现在,我有其他想要追求的东西。”

    细谷真摸了摸他的头,轻叹一声:“你自己决定好了就好,只要能尽量不后悔就可以。”

    奇犽向前蹭了蹭,以便让他摸着更舒服,乖巧点头,自下而上抬眼看他,像极了一只乖巧的小猫。

    太宰治撇嘴,阴阳怪气道:“小朋友还真是厉害,话题完全被带跑了呢。”

    细谷真愣了一下,下意识去看他。

    太宰治笑眯眯地和他完成了今日的第一次对视。

    细谷真默默移开视线。

    本来没觉得怎么着,但知道了太宰治和津岛修治是一个人之后,他越看这种笑容,越想对方近来的举动,越觉得这位朋友现在的形象有点傻得可爱。

    津岛修治留给他的印象,虽然也带着几分跳脱,也偶尔会撒娇犯蠢,但绝对没有太宰治这几天塑造出来的这么……傻乎乎。

    他想象中的津岛修治,应该比面前这位成熟稳重很多才对,那是一个非常可靠的、让人心疼又让人心安的存在。

    不过,他现在说的倒也没错。话题确实跑偏了。

    “不管你有没有收入,未成年在一个游戏上耗费那么多时间和金钱,总是有些不合适的。”

    奇犽张了张嘴,似乎想辩驳什么,但半晌后,他垮下肩,垂着头应声:“我知道错了。”

    他声音又软又诚恳,细谷真不好对他说什么重话,只能叹口气,说一句“下次注意”。

    “你这四年花的钱,我收到的那些,会尽快都补给你的。”

    奇犽猛地抬头,连连摆手:“不用不用,那点儿钱……”

    他话音一顿,立刻闭上嘴。

    有一说一,那笔钱对一个未成年来说,不该是一个小数目。

    只是他挣得太多,花钱又向来大手大脚,根本没有钱多钱少的概念。如果不是说着说着,突然惊觉细谷真表情不对,他恐怕就直接继续说下去了。

    那就出大问题了。

    他立刻改口:“我的意思是,反正我要和你一起生活,那些钱,你直接拿着当我的房租和生活费就好了。”

    细谷真沉默。

    奇犽接着说:“反正,我才刚成年,又刚来这边,什么都不熟悉,肯定都要靠你嘛。我一点一点给你,还不如真哥你直接全拿着呢。”

    他说的好像也不无道理。

    细谷真犹豫。

    就是他总觉得这说法哪里有些奇怪。

    好在有人能够解答他的疑惑:“你现在都成年了,也不需要监护人吧?那么,你和真酱是什么关系?——嗯,好像什么关系也没有吧,那怎么可以把钱都交给他?成年人之间,一般可很少会这么做哦,小朋友。”

    奇犽一时哑口无言。

    他和细谷真现在的关系,确实不适合这样做。

    细谷真觉得太宰治说的有道理,于是点头。

    点着点着,他动作突然一顿,扭头直视太宰治,踌躇开口:“你……”

    太宰治笑着看他。

    他蹙眉思索,回忆了一下前两天和太宰治聊天时对方透露的信息。

    “你今年二十一。”他顿了顿。

    奇犽眼睛一亮,瞬间接话:“所以也就是说,玩游戏砸钱的时候,你也没成年啊。”

    太宰治笑容一僵。

    “那你的钱是哪里来的?”细谷真问。

    太宰治:“……”

    还真别说,他和奇犽不一样,他那些钱里,有好大一部分都不是他自己的。包括他现在用的这张卡里的钱,除了细谷真前几天拜托游戏策划打过来的那些之外,剩下的……倒也都不是他的。

    细谷真猜不到他的资金来源,只是话中带了几分揶揄,挑眉问:“你也打比赛?”

    奇犽:他总感觉细谷真的这句揶揄,话里有话。

    白兰:“噗。”

    细谷真视线转向他。

    白兰耸肩,眯起眼笑:“我今年二十三,比真真还大一岁哦。”

    他顿了顿,整个人翘起椅子,夸张地向后仰,抬手一指吧台,眼里带着几分狡黠:“不过,告诉你个小秘密,快斗和太宰同年同月。”

    细谷真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

    黑羽快斗警觉地抬起头,和细谷真对视,勺子轻抖两下,方糖掉出。

    这会儿生意不多,细谷真想了想,朝他招手。

    黑羽快斗放下手里的东西,乖乖走过来,神情有些局促。

    太宰治帮他搬了把椅子,然后坐回原位,双手交叠搭在桌上,看上去十分乖巧。

    “正好人全了,大家一起聊一聊。”细谷真说,“关于……你们开始玩游戏的时候还是未成年的问题?”

    倒也不是他非要小题大做,只是他们花的那笔钱实在太多。

    而且语音聊天的时候,他们的话题走向偶尔会很奇怪——包括第一年还不是很熟的时候。

    细谷真当初一直以为他们都是成年人,偶尔说几回那种话题,口头上的嗨一下,倒也无伤大雅。

    就好像,他也会在配那些情节的时候去找黑羽快斗。

    广播剧的策划前两天会找上他,其实也是觉得他有配那种情节的经验。而他那些经验是怎么来的?

    这四年,跟这四位练出来的啊。

    结果现在突然告诉他,玩游戏的头一年,不仅有三个是未成年,其中还有一个只有十四岁。

    那他……

    想想自己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细谷真抿起嘴,竭力克制住捂脸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