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带坏了未成年的,太宰和快斗先不提,就奇犽这个年龄,别说愧疚感了,他都快有罪恶感了。

    虽然摆出了一副严肃认真、“三堂会审”的架势,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应该被“审”的人。

    但不管该受审的人是谁,他总要把架势摆出来,不然就……太尴尬了。

    现在再回忆起自己当时为钱所迫说出的那些话,他仍旧会觉得有些羞耻。

    哪怕,事实上和奇犽聊天的时候,他们很少涉及到那种话题,但就算再少,总归也还是有的。

    细谷真盯着桌边三人,藏在桌下的手却悄悄攥紧。

    他突然又有点担心那位叫“伊尔迷”的监护人找上门来兴师问罪怎么办?

    “没关系的,我们完全不介意哦。”太宰治突然道。

    细谷真一愣,瞬间就更紧张了,他快速地扫了他一眼,又别开视线。

    所以他现在一直不想和太宰治有太多接触。

    这人太擅长洞察人心了。

    而他却有一些秘密,没有办法、也不想跟其他人说。

    可最近和太宰治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觉得迟早总有一天,那些他藏了很久的事情,会全都被这个人毫不留情地揭开,鲜血淋漓地摆在他们面前。

    不是他错做过什么事,只是……某些个人的过往实在让人难以启齿。

    上次和太宰治一起,在银行门口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这种感觉就格外强烈。

    就好像太宰治只是看到那个人,就已经知道了一切一样。

    “真酱?”

    太宰治见他没有回应,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细谷真握住他的手,按在桌子上,盯着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说:“这不是你们介不介意的问题。”

    “是哦,”白兰帮腔,一副悠闲看戏的模样,“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斥巨资什么的,这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不光出大问题,而且说不定还是要上新闻头条的。”他将袋中的最后一个棉花糖高高抛起,张嘴接住,含糊道,“所以你们三个都要反省的嘛,不要装着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细谷真:“……”

    照白兰这个说法,该是他们四个全都要反省吧。

    “虽然我们当时还没有成年,但其实十七岁……也已经不小了。而且,那也只是第一年。”黑羽快斗想了想,补充,“你应该了解我们,十七岁的时候,我们已经足够成熟了。”

    “那些都是我们的选择嘛,和真酱没什么关系的。”太宰治伸手,自然而然地揉了揉细谷真的头发,“所以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啦。”

    “毕竟太宰早熟的很。”白兰接过话,明目张胆地提醒细谷真,“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我听说他还蛮滥情的,说不定很早之前就已经……”

    太宰治眼疾手快,一勺子戳进他半张着的嘴里,笑道:“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题不好吧。”

    “再说了,我可是有认认真真地为真酱保留我的一切哦。倒是你——”他握住勺柄,左右转了两下,在白兰松口之后抽了出来,“好像这么多年一直只和一个小姑娘有来往诶。”

    白兰:“哪里,看样子,你的消息打探错了呢。我还是有不少有来往的男性朋友的,倒是太宰你……”

    他眨了眨眼,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据说特别有女人缘哦。”

    太宰治一脸无辜,叹息道:“怎么会,要是真的那样的话,我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找不到一个愿意和我殉情的小姐啊。”

    细谷真警觉,问:“你经常找愿意和你殉情的人?”

    太宰治:“……我不是我没有。”

    细谷真盯着他。

    太宰治一撇嘴,做出难过的样子:“那都是在遇到真酱之前的事情啦。遇到真酱之前,我的人生又惨又无聊,除了**,已经没有其他让我感兴趣的事情了。但是——”

    他话音一转,眼睛又亮了起来,反握住细谷真的手,说:“但是真酱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所以……”

    细谷真打断他:“你就来找我殉情了?”

    太宰治笑,回答得不假思索,毫不拖泥带水:“对!”

    细谷真默默抽回手。

    “我拒绝。”

    太宰治非常乐观:“没关系,真酱总有一天会同意的!”

    他稍作停顿,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说:“不过,现在总归还是有其他更要紧的事情的。”

    细谷真挑眉,有些意外。

    他还真没想到,太宰原来也是能干正事,能注意到关键问题的?

    太宰治:“要说女人缘!明明快斗才是在场女人缘最好的!”

    细谷真:“……这不是要紧的事吧?”

    是他天真了。

    莫名躺枪、被强行拉入战局的黑羽快斗:“?”

    “啊——确实,我有听说。”白兰瞬间和太宰治统一战线,“快斗特别喜欢撩小姑娘。”

    太宰治摆手:“不对不对,哪里是小姑娘——人家明明是下到三岁**,上到八十老妇……”

    黑羽快斗:“我那是工作需要!”

    细谷真毫不犹豫地点头,对黑羽快斗表示赞同:“确实。”

    太宰治:“?”

    白兰:“?”

    怎么,这就已经双标到这种程度了吗?

    黑羽快斗这个小妖精,到底给细谷真下了什么**药?

    然而他们觉得细谷真双标,可当事人却觉得自己只是就事论事。

    毕竟快斗也说过,魔术师嘛,就是需要和观众互动的。

    可是太宰和白兰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工作……

    细谷真抿唇,突然抬起头看向奇犽。

    ——说到工作,话题又回来了。

    奇犽冷不丁接收到他的视线,整个人瞬间坐直,像极了等待老师教育的小朋友。

    “他们十七,当时马上就快成年了,所以还好说。可是你只有十四。”细谷真说。

    太宰治和白兰不动声色地把话题扯远,他竟然到这时候才发现。

    奇犽沉默半晌,突然福至心灵:“我……我们家乡那边,法律规定的成年的年龄早。”

    细谷真并不信他,微笑着问:“多早?”

    奇犽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十二。”

    细谷真:“……你怎么不说十岁?还能凑个整。”

    奇犽:“……”

    十二岁,其实没毛病的。

    虽然这也不是他们那边认定的成年年龄。

    但是如果按照猎人这一职业来看,他们十二岁就已经被允许参加猎人执照的考试,而且拿到资格证,又学会了念能力的话,就可以开始进行工作,获得收入。

    那,他们也可以算是十二岁成年嘛。

    何况,他六岁在天空竞技场比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收入,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再加上**的工作,还有拿到猎人执照之后的委托……

    像他这么能赚钱的人,别说十四岁养活自己了,就是让他从那时候就开始一个人养真哥,他都完全能做到啊。

    相比其他三人,他的条件简直优渥得不得了好嘛。

    所以,十四岁又怎么了呢?成年了又怎么样呢?

    真正的成年和真正的成熟,看的从来都不是法律规定的年纪。

    可细谷真好像不这么想,他就是把他当小孩子。

    奇犽气鼓鼓地撅起嘴。

    他那么有钱,那么能赚钱,可他,不、能、说。

    他要是真的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地说出来,那就不是他真哥拿不拿他当小孩儿的问题了。

    那是他真哥拿不拿他当正常人的问题。

    细谷真看见他鼓起脸颊,轻叹一声,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不是要怪你的意思。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没有!”奇犽瞬间睁大眼,“你不要什么事情总往自己身上揽嘛。这件事明明谁都没错!”

    为什么真哥总是这样。什么事都不想跟别人说,有什么事还总想往自己身上揽。

    细谷:“……”

    虽然但是,在未成年人保**里,这件事儿还真有点问题。

    太宰治拍了拍手,吸引四人视线,道:“好啦,既然真酱觉得自己有责任的话,那你补偿我们三个不就好了?”

    细谷真眨了眨眼。

    “你补偿我们,这件事就一笔勾销。这样你心里没有负担了,我们也会很开心。”太宰治指了指自己三人,歪头,“怎么样?我们三个哦。”

    他挨个点过三人,指尖愉快地越过身侧的某成年的白发男性。

    白兰盯着那手指在他眼前划出一道扎眼的弧线,默默翻了个百白眼:说好的合作呢?

    原来我们的结盟关系真的如此不堪一击。

    太宰治弯起眼睛笑,背在身后的手在手机上轻轻点了几下。

    黑羽快斗和奇犽的手机同时传来震动声。

    细谷真察觉不到,但凭白兰的五感,不可能对此没有感觉。相反,他对太宰治的小动作和这两声同时响起的震动,分辨得极其清楚。

    白兰心道:这脆弱的合作关系,原来是一个三人小群就足以打破的。

    细谷真问:“你要我怎么补偿你们?”

    太宰治答得干脆:“真酱下周末陪我去工作吧!”

    他一边提议,一边继续在手机上敲字。

    白兰警觉,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有一条来自“预备男友团和白兰叔叔”的群的消息。

    太宰治:小朋友说话大人不要随便插嘴哦

    白兰:那下次大人说话,你们这些小朋友也不要随便插嘴[系统自带微笑.jpg]

    太宰治:[谁管你.jpg]

    奇犽:大人说话小孩儿一定会插嘴难道不是定律吗

    白兰:……

    他好气哦,将来早晚有一天要让这些“小朋友”体会一下“大人”的威力。

    一次补偿而已,他们难道还想靠这个去改变什么吗?

    他不酸,他一点都不酸。

    太宰治眼角的余光瞟到他的表情,轻轻勾唇。

    怎么不可以改变什么?

    当然可以的。

    毕竟,他所需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可是细谷真听了他的要求,却皱起了眉:“我还有工作。”

    太宰治笑:“那可不一定——”

    他话音未落,细谷真的手机先响了起来。

    店长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找到了一位新的甜点师,和细谷真倒班。新的甜点师会在下周一开始正式工作,所以他们两个接下来都会是上一休一。

    下周一是对方的第一个工作日,也就是说,他下周末,显然会有休息时间。

    细谷真:“……”

    说这里面没鬼,鬼都不信。

    他抬起头,狐疑地望向太宰治。

    而他看着的人,此刻正笑吟吟地和黑羽快斗对视,眼神中满是炫耀和挑衅。

    黑羽快斗和细谷真的共处时间,就这样被砍掉一半。

    太宰治的视线重新移回细谷真身上,颇开心地问:“那么,真酱!现在可以陪我去去工作了吧?”

    细谷真:“……可以。”

    手机在指间旋转,太宰治看着他,嘴角含笑,道:“那就麻烦真酱——下周天和我一起去一趟地下赌场咯。”

    细谷真猛地睁大眼。

    太宰治他,果然已经知道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