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太宰治松开抬着他下巴的手,低下头,沉默地注视着他。

    他单手撑着墙壁,把细谷真圈在狭小的空间里。

    身体紧贴着墙壁,细谷真莫名有些难以呼吸,迫不得已微张开嘴,但并不说话,只是执着地回望他。

    他说不要说,那就是不要说。

    无论太宰治怎么逼迫,如果是他不想说的事情,他就坚决不会开口。

    何况,这些事情,都只是他个人的事情,没必要让他们牵扯进来。他从最开始,就是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的交集、产生太密切的关系的。不管是四年前,还是现在。

    隐瞒这些事情,对双方都好。他不知道太宰治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事弄得个水落石出。

    但不管怎么想,把这件事情摊开来讲,其实对他们双方都是没有任何益处的。

    从理性上来分析,怕麻烦的太宰治应该是对这种事情唯恐避之不及的。毕竟,这是一个连工作都懒得去做的人啊。

    但是……

    细谷真仰起头,看着那双鸢色的眼眸。

    他现在,为什么反而偏要牵扯近自己家里的这些破事儿呢?

    他眨了眨眼,移开视线。

    从太宰治的眼睛中,恐怕是永远也看不出真实的答案了。

    这个人太会伪装,看他的眼神里只有喜爱和疼惜。

    但很显然,这不该是太宰治会有的眼神。

    两个人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半晌,还是太宰治先叹了口气,无奈败下阵来,松开他后退一步,摆手道:“不说就不说嘛。没关系的。”

    他把细谷真拉到自己身前,拍去他衣服上的灰尘,再帮他整理衣领,全程眼带笑意:“我可以等的,等某一天,真酱主动把一切都告诉我。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细谷真躲开他的手,拉远两人间的距离。

    他没有回应太宰治,说什么“一定不会有那一天”,只是悄悄地在心里念叨一遍这句话。

    可以自己解决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去和其他人说。自己解决不了事情,他也并未觉得需要向什么人寻求帮助。他不想麻烦外人,从小到大,一向如此。

    说他独立自强也好,说他孤僻内向也罢。

    人生二十二年都未曾改变过的性格,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也不会因为突然冒出来的这些人而去尝试改变。

    相反,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样一个人生活,挺好的。

    “真酱,你知道吗,人类其实是群居动物哦。”太宰治突然说。

    细谷真一愣,歪头看他。

    太宰治耸肩,说:“只是突然想起来,就随口说了一句罢了,真酱不用太在意啦。”

    细谷真无言。

    如此突如其来,又如此有针对性的一句话,让他怎么可能不去在意。

    他太明显是在抱怨自己,暗示自己不应该这么独、这么封闭。

    太宰治转身,晃晃悠悠地走在前面,单薄风衣的下摆轻轻晃动。

    细谷真叹了口气,迈步追上,犹豫半晌,背在身后的手攥起拳,轻声道:“我会说的。”

    “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试着告诉你的。”他说。

    太宰治仍旧径自向前,并未回应。

    “我……”细谷真深呼吸,抬头看他,然后猛地顿住。

    太宰治戴着一副纯白的无线耳机,指示灯亮着微弱的蓝光。

    细谷真:……

    垃圾太宰治,死心吧,他绝对不会跟他说的。他跟谁讲都不会跟他讲的。

    太宰治一路听着歌,细谷真也没再说话,跟在他身后,两个人一起慢悠悠地晃回咖啡馆。

    太宰治今天的工作好像就只有去地下赌场打听消息这一项。

    细谷真上午跟着他闲逛了大半天,吃过午饭才去赌场,结果在里面还没待上多久,就马上又离开。然后他今天的工作,好像就已经全部完成了。

    下午的时间,他又在带着细谷真游荡,最后才在下班时间过后,把他送回咖啡馆。

    这一周以来,他一直都是在咖啡馆留宿。快斗本来也是想一直待在这里,结果却被另外三个人合力赶去公寓,现在住在他那间屋里。

    不过他们今天到的时候,黑羽快斗还没走。

    太宰治和细谷真一前一后走进咖啡馆,立刻就和黑羽快斗面对面。

    他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递给细谷真,像是已经等候多时。

    太宰治笑眯眯地伸出手,等着接另一杯咖啡。结果,只见黑羽快斗手一扬,头一抬,咖啡入了肚。

    末了,他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朝太宰治说了一句:“抱歉,我忘记还有你了。”

    太宰治撇嘴,低声吐槽:“看样子是和小朋友在一起待久了呢。”

    连心智都变得幼童化了。

    黑羽快斗挑眉。

    太宰治舔了舔嘴角,叹息:“真酱,我好渴……”

    细谷真喝咖啡的动作一顿,片刻后,那杯咖啡被递到太宰治面前:“要不要先喝这杯?”

    太宰治欣喜地接过咖啡,拿在手里转了半圈,像是找准了某个位置,低头轻抿。

    细谷真愣了一下,收回手,推了推眼镜,没说话。

    其实,他刚才好像,也就是随口客气一下来着。

    黑羽快斗看着太宰治炫耀的神情,沉默一下,心道:……没关系,太宰治也就只能靠这些寻求点心理安慰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喝完咖啡就回去吧。”他说。

    细谷真看向太宰治。

    太宰治专注抿咖啡,半晌后抬头,含含糊糊应了一声,问:“快斗和我一起?”

    黑羽快斗说:“不,我还有其他事情。”

    “那好吧。”太宰治放下咖啡,竟然答应得干脆,“那我就先走咯。”

    他朝细谷真挥了挥手,说:“明天见哦,真酱!”

    细谷真有些惊讶于他这回走得如此毫无留恋,迟钝地应了一声,看着他推门离去。

    黑羽快斗端来一杯新的咖啡给他,问:“今晚有什么安排?”

    他巧妙地避开了白天的话题,而那正巧是细谷真所不愿提及的。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对方一定会先问自己白天和太宰治一起工作的体验,但现在快斗刻意忽略,那只能是因为看出他情绪不高。

    黑羽快斗真的是一个温柔且心思细腻的人。

    细谷真捧着杯子,缩在柔软的沙发椅中,盯着咖啡上的拉花沉默片刻,缓缓开口:“直播……吧。”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偶尔会选择通过直播画画来疏解情绪。

    一边随便画点想画的东西,一边时不时看两眼弹幕,就当是在给自己减压。

    两年下来,倒也积攒了不少粉丝,再加上他并没有做账号的区分,所以广播剧那边的粉丝关注的,也是这个账号。

    昨天刚好发布新剧的预告,他今天晚上直播,正好也算是给剧做个宣传。

    “你之前聊天的时候提到过的那个?”黑羽快斗问。

    他这么一问,细谷真才想起来,他曾经确实是向黑羽快斗提起过这件事。他们会聊到那里的根源,还是太宰治当时换了他亲手画的游戏头像。

    “嗯。”细谷真点头,想了想,又问,“你今天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唔……”黑羽快斗挠了挠脸颊,支吾道,“其实,我今天晚上……不打算回去了。”

    “怎么了?你和奇犽吵架了?”细谷真问。

    “没有没有。”黑羽快斗连连摆手,“奇犽挺好的。就是……”

    “什么?你说就行。”

    “我觉得白兰和太宰,有点吵……”黑羽快斗说,“他们晚上睡得很晚,公寓那边的门隔音又不是很好……”

    细谷真了然,皱眉问:“怎么不直接跟他们说?”

    出现宿舍矛盾如果不尽快解决,可是很容易出大问题的。

    黑羽快斗摇头,说:“我说了也没有,只能用实际行动让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实际行动?

    细谷真沉吟片刻,突然问:“你要去揍他们?”

    黑羽快斗:“?”

    他先是愣了片刻,然后瞬间笑出声,亲昵地拍拍细谷真的头。

    “怎么会?我哪里会做那种事情。”黑羽快斗耸肩,“再说了,就算真揍,我也不可能揍得过他们嘛。”

    他和那三个人比,是“先天不足”。

    世界体系都不一样,他怎么可能有条件和他们打架。

    不过他自己也清楚,他的那些“先天不足”到了这边,就已经变成了他最大的优势。

    真以为他看不出来某三位背着他偷偷密谋要搞他吗?

    他今天晚上在这儿睡,就是要给他们提个醒,让他们看清楚,现在、此刻,到底谁才是最受宠的那一个。

    这才叫——实际行动。

    细谷真笑:“那可不一定。”

    白兰他可能确实打不过,但奇犽和太宰治,一个尚且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另一个则看上去瘦瘦弱弱,真要打起架来,快斗未必赢不过他们。

    黑羽快斗摆手,说:“你不能拿正常的逻辑去看他们。他们……”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然后便没了下文。

    细谷真疑惑,再问,黑羽快斗却岔开话题,不再说下去。

    “总之,我今天晚上其实没什么事。不知道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当然可以。不过……”细谷真勾唇,眼中透着狡黠,“我想收取一点‘利息’。”

    黑羽快斗:“?”

    虽然肯定不可能,但他还是激动了一瞬,想对方提出的“利息”会不会是他想的那种“利息”。

    “我今天晚上直播画画,顺便宣传一下新剧。麻烦快斗……”细谷真顿了顿,改口,“麻烦阿泽露个脸咯?”

    阿泽,是他们一起配的那部广播剧中,受对攻的称呼。

    黑羽快斗掌心轻覆在心口,略微欠身,然后用富有磁性和魅惑感的、属于“阿泽”的声音说:“我的荣幸。”

    绅士风度十足。

    细谷真扬起嘴角,赞叹:“你真的很适合做声优。”

    黑羽快斗眨眼:“可我只想要和你一起。”

    ……

    晚上九点,细谷真打开直播间。

    这个时间正是人多的时候,他一开播,就已经有粉丝刷起弹幕。

    大都是感慨“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之类的。

    为了营造充足的惊喜感,黑羽快斗并未在一开始就直接露面,而是打算在细谷真直播的途中“突然出现”。

    直播刚开始,细谷真先随便和弹幕聊了几句,经常给他打赏的那四位粉丝,有三位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出现,带着极其绚烂的入场特效,让他想不注意都不行。

    在此之前,细谷真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再一想……

    他恐怕知道这三位是谁了。

    细谷真无意识地转动手里的笔,一时有点惆怅。

    本来是想尽快和他们撇清关系的,怎么他现在反而越来越觉得……他们撇不清了。

    这些人在过去四年里,到底深入他的生活深入到了什么程度?

    一条巨大的炫彩弹幕滑过眼前,细谷真下意识地看了内容,笔尖点在画板上。

    他的金主爸爸“绷带先生”送他一个豪华游艇,并问他今天晚上要画什么。

    细谷真抿唇,沉默片刻,缓缓吐出一个字:“你。”

    画绷带,他擅长。

    一卷一卷又一卷,就像画鸡蛋,卷卷都不一样,绝对能让绷带先生满意。

    另一位金主爸爸“棉花糖”也送了他一座游艇,并留下弹幕——我也要。

    细谷真满口答应。

    棉花糖,更好画。

    他还能给它加根棍,让这棉花糖看起来更好吃。

    甚至,他还可以上个色。

    他又等了半晌,发现奇犽没什么动静,于是满意地低下头,开始画绷带。

    画画的时候,细谷真一向专注度极高,只会偶尔在抬头休息的时候,随意扫一眼弹幕。直播刚开始那会儿,他还记得黑羽快斗会中途进来。可是画着画着,这事儿就被他彻底忘到了脑后。

    所以黑羽快斗推门而入的时候,他是真的吓了一跳,笔一颤,棉花糖棍横穿绷带,拖着长长的尾巴甩出花纸。

    黑羽快斗进来的时候端了几块点心和一杯咖啡,轻手轻脚地放到桌上。

    “谢,谢谢。”细谷真一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黑羽快斗摇摇头,十分熟练地拉过椅子,在他身边坐下,“在画什么?”

    他一边问,一边已经低头去看画板。

    “绷带和棉花糖?”黑羽快斗挑眉,看着面前这副画,笑了出来。

    指尖缓缓捋过那根长棍,黑羽快斗评价:“画的不错。”

    “嗯。”细谷真声音中也带了些笑意,说,“粉丝要求的。”

    黑羽快斗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抬头去看弹幕,然后又一次笑出声。

    细谷真抬起头,跟着看向屏幕。

    弹幕已经炸开了花,五彩缤纷的颜色铺满整个屏幕,有惊叹新来的小哥哥长相帅气的,有说自己嗅到了恋爱的味道的,有以母亲的心态质问这人究竟是谁的……

    但即便如此,即便有如此繁多的弹幕,令人眼花缭乱,却也没法遮盖两位金主爸爸一连串的、极其巨大的感叹号,还是黑色加粗的那种。

    黑羽快斗弯下腰,头几乎贴到细谷真脸侧,亲昵地搂着他的肩。他像是在专注地看着弹幕,可嘴角勾起的弧度,却又透着十足的炫耀味。

    他轻轻点了点那两串感叹号,明知故问:“你的画,是给这两位画的?”

    细谷真:“嗯。”

    “那我也要。”黑羽快斗笑着看他,语气中带上隐隐约约撒娇的意味,“我人就在这里,我也想要你给我画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