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细谷真微微抬头,看着黑羽快斗眼含笑意的模样,跟着浮现出笑容,欣然答应他的要求,立刻就切掉了手头上没花完的棉花糖,新建一页空白。

    用户“棉花糖”用一连串的问号刷屏,强势地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画本人,只画棉花糖就算了,竟然还不给他画完。怎么,难道他的待遇都已经不如太宰治了吗?

    弹幕里瞬间就起了一片“哈哈哈”和“喜闻乐见”。他们的相处方式就是这么不同寻常,明明是金主爸爸,却常常被其他粉丝打趣,毕竟粉随正主,细谷真之前直播的时候,偶尔也喜欢和他们开几个玩笑。

    黑羽快斗歪头扫视弹幕,对着摄像头眨了眨眼,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不好意思了啊,这位……棉花糖先生。毕竟对阿秋来说,我好像要比棉花糖更重要呢。”

    他不再关注弹幕,而是稍微后退一些,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跷起二郎腿,略微低头,专注地看着细谷真,眸光似水。

    细谷真心里轻颤一下,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黑羽快斗的目光仿佛拥有魔力,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沉沦,希望那双好看的蓝眸能继续这样专注地注视着自己,久一些,更久一些。

    他轻咳一声,别开视线。

    气氛有些奇怪,细谷真抿唇,为了转移开自己的注意力,偏头去看弹幕。沉默片刻后,他笑着说了一句“你们可以猜猜这位是谁”,随后执起笔,低下头准备作画。

    笔尖点在画布上,停顿几秒,开始起形。

    只要画起画来,之前空气种那种尴尬焦灼的感觉便骤然减弱,细谷真深呼吸,斜过身子,用视线细细描摹黑羽快斗。

    说实话,虽然至今仍旧不想和他们牵扯太多,但他不得不承认,这四个人的身材气质长相,都是极为出众且富有个人特点的,不管哪一位,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里,都会是靠脸就能受尽偏爱的那种。

    而从一个画师的角度来看,他们四个都是非常优秀的模特,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细谷真想画他们很久了。

    用自己的笔呈现出眼中所见的美好,是每一个热爱绘画的人的愿望。

    今天恰巧有机会能画其中一位,他甚至觉得这是他今天最幸运的事情。

    可还没等他正式动笔,手机先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奇犽。

    细谷真停笔,盯着手机屏幕犹豫。

    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挂断太宰和白兰的电话——毕竟这两个人此时还在刷着弹幕,突然给他打电话,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事。

    但是奇犽的电话,他没法直接拒接。奇犽现在刚来这个城市不久,对一切都还不太熟悉,他担心对方是真的有要紧的事情。

    奇犽今天晚上很乖,没和太宰、白兰二人一起胡搞,随随便便花很多钱给他刷礼物,这点他还是颇满意的。

    真哥哥向来赏罚分明,奇犽那么乖,应该得到奖励才对的。

    他给黑羽快斗送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接起电话。

    奇犽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问他,为什么他和快斗今晚都不回去了。

    “抱歉,我拜托快斗帮我一起做个直播。”细谷真放柔语气,问,“怎么了?”

    奇犽那边静默片刻,传来一句耳语般的话:“我想和真哥一起住。”

    细谷真微怔,疑惑:“怎么现在突然提起这个了?”

    奇犽委屈:“我都来这边十天了。”

    细谷真一时没有回应,他便接着说下去:“我本来来这里就是想找真哥的,可是我现在几乎看不到你嘛。”

    “唔……抱歉。”

    其实本来按理来说,他应该在休班的时候回公寓住的,但是由于有了“适应期”的借口,他这段时间干脆直接心安理得地在这边“扎了根”,除了一开始回去拿过一两次东西,后来确实就再也没有回过公寓。

    他现在对回去住已经没有那么抵触了。何况一直住在这边,也确实有些不合适。先不提奇犽是为了找他才到公寓里去住,就是黑羽快斗,他的东西也全都在这边,每天下班后跑去那边睡觉,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这事确实是他考虑不周,他还得感谢奇犽提了出来呢。

    所以这个,就不能算是“奖励”了。

    细谷真转着笔,分神思考自己能给他什么奖励——满足他的一个愿望?

    “那真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住?”奇犽问。

    细谷真立即回应:“明天。我明天就回去,回去陪你一起住。”

    他在这边住得太久,能早一点回去,还是要早一点回去。

    奇犽开心,声调都扬了起来:“好!那我明天下午去接你哦!”

    细谷真说:“好。”

    他确实有不少东西需要往回搬,奇犽那么热情地说要帮忙,他也不好拒绝,所以暂且先答应下来。

    但毕竟他也算是个做哥哥的,总不能让对方为了他那么忙活。

    等奇犽明天过来,他打算给他准备些点心,让他随便看看就好,能搬点东西,随便搬一点就好。重点,还是让他过来吃点好吃的。

    细谷真挂断电话,在心里简单考虑了一下明天奇犽到后要给他准备的甜点,然后才再次拿起笔,看向黑羽快斗。

    “你明天要回去了吗?”黑羽快斗问,他姿势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太大变动,模特做的非常到位。

    细谷真点点头,说:“这样你也方便一些。”

    黑羽快斗说:“我其实睡哪里都无所谓的。”

    细谷真轻笑,心里正想着快斗真的很好说话,余光便无意间扫到一条弹幕。

    ——只要是和你睡,当然哪里都一样。

    细谷真无奈,抬笔在那条弹幕上虚点几下,说:“你们这都是些什么奇怪的想法啊?我们真只是朋友而已。”

    黑羽快斗这回不做模特了,好奇地凑上来,一边看弹幕,一边问:“什么奇怪的想法?”

    他没等细谷真解释,直接随口读出一句:“这是家里一个,外面还有一个的意思吗?阿秋厉害啊。”

    细谷真捂脸:“……别读了。”

    这弹幕说的话真的好奇怪。

    黑羽快斗偏不,他不但读弹幕,甚至还回应弹幕:“不是哦,我们家主播家里,除了我之外,其实还有三个人呢。”

    “嗯,对,他们都没我受宠。”

    “我们当然一起睡过啦。”

    “别瞎猜,我们这段时间几乎一直都待在一起的。”

    “是我的错。你们主播最近太累了,没时间直播。”

    “对,他不喜欢棉花糖和绷带的。一直都不喜欢。”

    “我为什么露面?是为了一个小惊喜。阿秋给你们准备的哦。”

    “什么惊喜?哈哈,你们猜猜看?”

    “别想了,你们就算猜对了我也不会把他送给你的,”黑羽快斗说着,指尖放到细谷真的黑发上,轻轻摸了两下,温柔道,“毕竟这是我的主播先生嘛。”

    他盯着那两条炫彩弹幕,说:“才不会让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