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xin9book.com 域名更换,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9book.com

    细谷真听出他这些话说的别有深意,也感觉出了他有些话说的有点过界,像是在刻意让人误会他们两人间地关系,有意地宣示他的主权。告诉直播间粉丝,甚至是告诉特定的某些人,现在拥有细谷真的人是他。

    但这毕竟只是在直播期间回应弹幕,为的都是直播效果。

    之前做游戏声优的那四年,他也是经常这样,说一些并不符合二人实际关系的亲昵话语之类。所以对于黑羽快斗现在的这些举动,他倒尚且可以接受,不会觉得很别扭。甚至偶尔,他还会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真的被撩到了。

    可他觉得这些可以接受,不代表某些人就也是这么想的。

    黑羽快斗回应弹幕回应得开心,太宰治和白兰就在弹幕里各种嘲讽他在做梦。

    黑羽快斗时不时回应他们两句,总能噎的对方一时噤声——毕竟他人就在细谷真旁边,有纯天然的“位置优势”。

    细谷真抽空瞟了两眼,觉得他们好像也嘲讽得蛮快乐。

    其他粉丝看着这三个人的隔空斗嘴,看得就更愉快了。

    本来,在这之前,他们在细谷真的直播间,其实也不少见到这种场面。不过,那些一般都是几位金主爸爸的线上battle,哪有现在还出现一个真人这样来得带感。

    ——如果是大家都在线下的修罗场,那就更刺激惹!

    有粉丝如是说。

    细谷真又看他们刷了一会儿,觉得也差不多了,避开摄像头,从下面拽了拽黑羽快斗的衣袖。

    “再不让我画你,一会儿就该下播了哦。”他悄声提醒。

    “稍等,速写以后再说——毕竟我们还有好多时间呢。”黑羽快斗反握住他的手,指了指某一条弹幕,歪头看他,说,“已经有人猜出我的身份了。”

    细谷真一愣,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

    “我怎么觉得这小哥哥的声音这么像阿秋新剧预告里的那个攻。”

    “阿秋”是细谷真的圈名,他当时懒得再想,就直接就用了“月见秋”的名。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人刻意为之,所有的“月见秋”和“细谷真”,都或多或少和快斗他们四个产生了联系。

    “我就是秋的新剧里的攻哦。”黑羽快斗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这就是我最开始说的‘惊喜’咯。”

    弹幕瞬间再次炸开。

    “本来听预告就超喜欢这部剧了!!!”

    “我说阿秋怎么这么久之后突然又配起了广播剧,原来是为了这个!!!”

    “剧里剧外!甜死我了!”

    “一人血书求两个小哥哥直播日常!”

    “都这样了,你们再说自己‘只是’普通朋友,那还能信吗?反正我不信了!”

    “我就想知道,两个小哥哥既然住在一起,那当时录干音的时候是一起录的吗?”

    黑羽快斗念了一遍这条弹幕,舌尖舔舐嘴角,露出小虎牙,像是在回味什么,稍作停顿,然后笑着回了句“当然是一起录的咯”。

    “天呐这个舔嘴角!这个笑!有亿点东西!”

    “一起录的!?真的是一起录的!?”

    “那那些不可描述的情节——”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有姐妹有时间回溯**吗?我想去看现场。”

    “小哥哥是怎么做到又帅又魅又可爱的!”

    “我满足了,本来以为自己是来看神仙老师深夜作画,结果竟然磕到了如此甜美的cp!”

    “我的笔在蠢蠢欲动,一万字的小作文已经准备就绪!”

    “上面的姐妹!我们某花卉网站见可以吗!”

    细谷真看着这些弹幕,悄悄抿唇,好看的眉毛逐渐拧到一起。

    适度刷一刷就罢了,刷的太多,不但他会觉得不妥,就连黑羽快斗也会不舒服的吧。

    他略微侧头,打量黑羽快斗的表情。

    对方虽然一直在笑着和弹幕打趣,但是……

    细谷真微不可察地轻叹。

    有时候,他会觉得他和快斗,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

    黑羽快斗虽然在和弹幕聊着,但也一直有在注意着他的反应,看他皱眉,立刻开口:“好了好了别闹了,你们再随便脑补,秋就该下播了。”

    他侧头与细谷真对视,眉眼含笑。

    他看着对方明显一怔,然后表情舒展,向他回以笑容。

    黑羽快斗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眨了眨眼,看着面前青年一瞬间晃神,眼中笑意更浓。

    好感是怎么刷起来的?

    就是这样。

    普通人没那么多轰轰烈烈,他们的心动往往都只在一些微小的瞬间,那些瞬间的心动汇聚在一起,才会勾勒出爱情。

    在过去的四年里,细谷真借着“月见秋”这个角色,让他体会到无数次这种不经意的心动,所以现在,他来到细谷真身边,便也想要给他这样的心动感。

    ——这才是追求细谷真的正确方法。

    他的优势,可不只是体现在世界的相似性上啊。

    黑羽快斗半眯起眼,舔了舔小虎牙。

    弹幕上已经没有人再刷刚才的话题,倒是他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

    他拿出来瞟了一眼,便将其调成振动模式,随手丢在桌上。

    短短几分钟,群消息就被三个人刷到99+,黑羽快斗对此见怪不怪,直接将他们彻底无视。

    这三个人的脆弱结盟,大概也就只有在大群里刷屏的时候才能派上点用场了。

    细谷真扫一眼亮着的手机,屏幕上仍旧不断有新的消息弹出。

    他稍作犹豫,问:“你不看看什么事吗?”

    黑羽快斗摆手,说:“不用,是我们四个的群,他们现在估计不会说什么正事。”

    他一边说,一边意有所指地点了点电脑屏幕。细谷真了然,重新拿起画笔,顿了片刻,再次沉默地望向他的手机。

    黑羽快斗已经摆好了姿势,见他再次停笔看向手机可是,疑惑道:“怎么?”

    细谷真用笔尖指了指他的手机,说:“现在好像是……有人在给你打电话。”

    这个时候会有人给他打电话?

    黑羽快斗有些奇怪,捞过手机看了一眼,神情瞬间凝重下来。

    细谷真担忧:“怎么了?”

    “没事。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黑羽快斗站起身,摸了摸他的头,“你先画点别的东西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按下了接通,往门外走去。

    细谷真本来一直在放着轻音乐,这会儿看到黑羽快斗出去接电话,却鬼使神差地按下暂停键。

    这是下意识的举动,做完之后,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困惑,盯着停掉的音乐播放界面,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休息室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关掉音乐后,外面的谈话声隐约能够透过门墙传进来。

    他明知道不该这样去探求别人的秘密,却还是不自觉地去听门外传来的声音。

    声音隔着门,听得并不真切,断断续续连不成句。甚至大多是时候,连具体是什么词都分不太清,但尽力去听,还是分辨出几个词句。

    “宝石。”

    “潘多拉。”

    “世界。”

    这三个词放到一起,会产生什么关系吗?

    细谷真回味着这三个词,感觉有些奇怪,不由皱起眉,食指指节抵在嘴边,低头思索。

    因此,他也就恰好错过低下头的那一瞬间,用户“绷带”发出的一条意味不明的弹幕。

    ——要开始了呢。

    五个字静悄悄地滑过屏幕。

    太宰治这次没有使用弹幕的文字特效,纯色的一行小字隐藏在弹幕海之中,转瞬间便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

    但是该开始的,确实已经悄然而至。